分卷阅读_第16章(1 / 2)

越做越爱GL 晓暴 13359 字 2019-05-10

节,请勿购买!

“抱歉,路上有些事耽搁,来得晚了些,等很久吗?”晨曦,灿烂的阳光落在来人脸上,将她姣好的容颜照得有几分虚幻。[书@包$网txt下载www.bookbao123.com)凌龙看着从车上下来的言清菡,完全没了之前等待十多分钟的焦躁和急迫,整个心都跟着安静下来。

今天的言清菡如往常一样完美优雅,及膝的纯白色长裙,纤尘不染,干净的让人无法在她身上找到丁点瑕疵。本就高挑的身材搭配8八公分的水银色高跟鞋,几乎和自己的身高持平。光泽柔顺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两边,刘海并没有全部撩至头顶,而是斜斜的侧在右边,露出其下只着淡妆的脸。

凌龙注意到,当言清菡下车的那一刻,周围许多男女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聚集在她身上。看着这个女人对自己露出一抹浅笑,继而朝自己走来。凌龙能猜到会有多少男人会嫉妒自己,也知道有多少女人会羡慕他们这样一对金童玉女。

“言言,你今天很美。”凌龙发自内心的赞叹道,他强行压住自己心里的激动,恨不得现在就将言清菡抱进怀里,向所有人宣誓自己的主权。

“嗯,谢谢你。”言清菡笑着回答,然后便不再做声。她只是不知道该和凌龙说什么,而对方却以为她是在因为自己的夸赞而害羞。

想到言清菡这样一个女人为了见自己而特殊打扮,甚至还在镜子前面纠结好几个钟头只为了想今天要穿什么,凌龙便觉得无比荣幸。只是,如果让他知道言清菡来晚的原因是因为昨天晚上和蓝汧陌说了太久的电话以至于睡过了头,还不知他那时候会作何感想。

“那我们进去吧,言言。”

“好。”

看出凌龙想挽住自己的念头,言清菡随便应了句便赶紧朝展厅走去。并不是她觉得凌龙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只是想到整个展览会自己都要和这个男人近距离的站在一起,言清菡就觉得万分难受。如果不是怕两家的关系闹僵,她根本不会来赴约。

今天这场艺术品展览会是由来自于外省几个慈善家所举办,目地有二。其一是为了筹集善款,为贫困地区的孩子送去物资。其二则是想要广交朋友,进行一场简单的艺术交谈会。曾经参与过许多慈善展览会的言清菡对于流程十分清楚,她很快便被展厅中的一件件作品吸去了注意,连带着之前对凌龙的不耐烦也少了许多。

虽然出身于官商之家,但言清菡对艺术的热爱就好比舞蹈家忠于舞蹈,飞蛾执着于火焰,哪怕穷尽一生,也不愿放弃。艺术品对言清菡的意义并不只有它本身的价值那么简单,而是那件物品所隐藏的深意。她喜欢研究每件艺术品背后所衍生出的故事,更希望通过这些故事来揣测那个艺术家当时的想法。

“言言,你很喜欢这个?”见言清菡站在一个展品前许久不曾挪步,凌龙走过去轻声问道。其实他嘴上说对艺术品有研究,也不过是为了邀请言清菡出来的一个手段。凌家向来只在乎奢侈品的价值和它们的升值空间,至于它背后衍生出的念想,根本不在他们考虑的范畴之内。

“嗯,我觉得它很美,很特别。虽然构造简单,看上去没什么光点。但直觉告诉我,它背后定然有一个不同寻常的故事。”

“哦?是吗?那不如我买来送你如何?”凌龙听了言清菡的话,看了眼那件陈列在玻璃窗里的展品。

那是一个用木,纸,叶子三种材料所制造而成的物品。其中含有一个木屋,两个小人。整个作品的体积并不大,几乎只有一个平板电脑般大小,但做工却是格外精致。木屋整体采用质地极好的天然木,浅黄色的表面打磨的十分光滑,隐隐可见其中隐含的纹路。在木屋前,同样用木头雕刻而成的两个小人站在那里。

从身体特征可以看出两个都是女人,她们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各自手上则拿着用树叶和纸张折叠而成的奇怪图形。这件展品的作者叫零溪,一个奇怪的姓氏,很少听说,应该并不是什么名家。虽然整个物件工艺精湛,原料却并不昂贵。凌龙觉得它充其量只能称之为工艺品,距离那些价格成百上千万的艺术品

还差了许多。

这样一件展品在整个展厅应该算是最为便宜的东西,凌龙不明白言清菡为什么会对这个作品情有独钟,不过只要她喜欢,就是要这里最贵的东西,自己都会为她买来。“不必了。”这时,言清菡忽然低声说道,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开。凌龙自是察觉出她在不高兴,却不明白她是为什么而不满。

凌龙不懂言清菡心中所想,同样的,言清菡也不想管对方正在如何纠结。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很差,本来的愉悦因为凌龙刚才那一句“你喜欢我就买给你”而荡然无存。对于言清菡来说,一件物件背后的意义远高于它本身的价值。

刚才那个作品,其作者想要突出的根本不是那个木屋,而是房前的两个人以及她们手上的物件。如果凌龙再看的仔细一点,便能够发现小人手中的纸张其实有写着什么,而另一个小人的手上的树叶也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叶子,而是代表幸运和幸福并且极为罕见的四叶草。

不知是不是因为蓝汧陌的关系,言清菡总觉得那两个小人看彼此的眼神充满了不舍和爱意。明明是不存在任何感情的木头,却生生给了自己这种感觉。言清菡很想找到这个作品的主人,问问她为什么要拍卖掉这个物件,更想知道她做这个作品时在想些什么。

言清菡并不理身后叫自己的凌龙,而是径直出了展厅。不知为何,她现在很想蓝汧陌。想看一看那个女人笑着的脸,听听她带着痞气却又格外温柔的声音。明明只有几天没见,她却无法克制住心里那份如藤蔓般疯长的想念。

“言言,很抱歉,刚才是我失礼了。”凌龙从后面追了过来,见他一脸歉意的对自己说道,言清菡微微颔首,示意自己并不介意,只是心里对他的好感消失的一干二净。言清菡那么聪明,又怎么会看不出凌龙根本对艺术品没有一点研究?

其实,这人买的入场卷还有之前那一番说辞,只是为了请自己过来而已。而他刚刚用那么轻松的口吻说要将那个物品买给自己,虽然并不是什么大钱,却也可以从其中看出一些富家子弟的纨绔。

他,根本不配买下那个东西。就算自己想要,也该亲自去买。

“凌龙,我有些累了,你送我回去吧。”

“言言,是不是我刚才说错了什么?你别介意,我...”

“嗡嗡...”

就在凌龙还想说什么的时候,言清菡放在包里的手机发出响声。她看着来电显,心里闪过阵阵暖意。这份温暖随着心窝蔓延至脸上,让言清菡毫不自知的勾起了唇角。“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和凌龙打过招呼,她拿着电话走一旁。

“清菡,在做什么。”熟悉的声音通过听筒传入耳中,言清菡有些痴迷的想要再听一次。她从没觉得有谁说话可以像蓝汧陌这般好听,她叫自己清菡,不是言清菡,不是言言,而是清菡。

“在外面看艺术品展览。”

“哦,这样啊。你是自己一个人吗?还是和朋友?”

“不是一个人,和凌龙。”言清菡实话实说,并不打算隐瞒。

“恩,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也不知道,也许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那好,我要继续去睡觉了,你记得吃饭。”

“嗯。”

电话挂断,传来阵阵忙音。言清菡将蓝汧陌语气中的低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不见她的模样,但是只要想象一下就仿佛能看见她赖在床上撇着嘴一副不满的模样。如果这时候咕咕也在旁边,蓝汧陌可能又会抱着它撒娇,使得那只小猫学习到更多丰富多彩的表情和怪异的举动。

想到这里,言清菡笑出声来,那一人一猫,真的很可爱。如果能一直霸占下去,似乎是件不错的事。

“言言,是谁打来的电话?”听凌龙小心翼翼的口吻,言清菡隐去笑容,故作无谓的说是一个朋友。见她不愿多说,凌龙也知道今天的约会要泡汤,而更令他在意的便是言清菡刚刚接电话时露出的笑容。凌龙觉得电话那边的人对言清菡来说绝不一般,即使是对着自己,她也不曾露出那样幸福温柔的笑。

这样的认识让凌龙嫉妒的几欲发疯,恨不得现在就想要找出那个给言清菡打电话的人,让他从她身边消失,滚得越远越好。

“言言,那我送你回家吧。”凌龙说着,转身去开自己的车。见他如此积极,言清菡不好拒绝,只能打消让司机过来接自己的想法。随着车子缓缓离开展厅,言清菡给管家发了短信,让他到这个展览馆帮自己把那件作品买下来。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渐渐有雨滴砸在车窗上,紧接着便是漂泊大雨。言清菡的家距离展览馆并不远,却因为雨天路滑又赶上下班的时间而赌了车。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她到达小区门口已是七点多。而这场雨竟还淅淅沥沥的下着,丝毫不见要停的趋势。

“凌龙,麻烦你把车停在这里就好了。”见凌龙进了小区还想往里开,言清菡并不希望他知道自己的准确地址,于是出声制止道。“恩。”凌龙将车停下,替言清菡开了门,紧接着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言言,对于今天的事我很抱歉,还希望你不要因此而讨厌我。快些回去吧,以免着凉。”

“嗯,谢谢你,凌龙。”言清菡随口敷衍着,转身朝自己所住的楼栋走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她就看到一个模糊且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随着自己越走越近,那人的面容也就越发清晰。

一步,两步,三步。当两人四目相对,言清菡看着蓝汧陌身上有些潮sh的浅蓝色外套微微失神。难道,这个人在打过电话之后就冒雨来了这里?还站在门口等了她整整三个小时?

“你怎么来了?”言清菡呆呆的问着,心里的疼惜却是越发凶猛的涌上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一种表情,也不想管凌龙会不会看见自己和蓝汧陌的一举一动。她现在只想好好看看对方的脸,摸摸她清瘦的身子。

“呵...”蓝汧陌并不回答言清菡的问题,而是笑着将她身上的男士西装脱去,扔在地上。继而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拂在言清菡肩膀上。这一系列动作不带任何犹豫,仿佛它本来就该是这样。

“因为咕咕说想你了,所以我带它过来看你。”

蓝汧陌说完,伸出双手将言清菡拥入怀中。那力道轻柔到微不可察,就好好比将一根羽毛扔进毫无杀伤力的水中。她对她,那么呵护备至。

与此同时,咕咕叼着黄色小鸭子的玩偶从楼道里跑出来,仰着小脑袋直直看着拥抱在一起的她们。

“清菡,还有我,也很想你。”

☆、第40章

“咕咕别闹,再乱动就不给你洗澡了,不洗澡你就只能睡在外面,知道吗?”浴室里不断传来小猫的叫声和明显带着宠溺的斥责。言清菡坐在床上,怔怔的望着浴室门口的玻璃出神,就连被雨水淋sh的头发都忘了擦。

直到现在,她脑海中还满是蓝汧陌的笑容和她温柔的拥抱。言清菡从没想到有谁可以这样轻易的左右自己的情绪,更没料到只是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对蓝汧陌的态度就有了如此巨大的转变。

事到如今,她再也无法安慰自己说她对蓝汧陌的感情只有好奇和一点微薄的喜欢。最开始,自己只是纵容她的接近,并不拒绝。可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渐渐习惯了她的存在,她对自己的关心,呵护,体贴,想念。

本来的自欺欺人在今晚彻底崩坏,言清菡知道,她喜欢蓝汧陌,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也不知是为什么才喜欢上这样一个和自己同性别的女人。自己甚至对她背后的故事一无所知,却还是这样不由自主,情不自禁的喜欢了。

浴室的玻璃上显现出蓝汧陌为咕咕洗澡的身影,言清菡就这样看着,心里萌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这是她在结婚之后都不曾有过的感觉,也是莫言两家人从未带给她的体会。家,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一个家。而蓝汧陌和咕咕,是她的家人。

“清菡,麻烦你帮我拿条毛巾好吗?要大一些的。”听到蓝汧陌叫自己,言清菡这才回过神,抓起床边的一条毛巾走过去。只是她似乎忘记了,那是属于她自己的毛巾,而现在,蓝汧陌是要给咕咕擦身子。

“给你。”拉开浴室门,言清菡将毛巾递给蓝汧陌。只是对方并没有伸手来接,而是有些疑惑的站起身,直直盯着自己。“怎么了?”见蓝汧陌朝自己走来,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言清菡不知所措的低了低头。

“清菡总是这么笨笨的,怎么连自己的头发都没擦。”柔软的毛巾盖在头上,使得有些微凉的发丝与头皮接触,带来一阵冷意。言清菡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还没等她缓过来,身子已经被蓝汧陌轻轻抱住。

“虽然我身上也不热,只是我想,如果有我抱着清菡,你就不会冷了。”蓝汧陌柔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因为两人都穿着在家的平底拖鞋,也就导致言清菡比蓝汧陌矮了两公分。她缓缓抬起头,一眼就看到她正认真仔细的为自己擦着头发。

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蓝汧陌脸上的表情却好似在处理公务一般。

“清菡为何盯着我看呢?”察觉到言清菡过于专注的目光,蓝汧陌轻声问道。她伸手拂过对方不再滴水的头发,这才满意的笑了笑。“你...”一个你字吐出口,就再也说不出下文。言清菡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呐,清菡来帮我给咕咕洗澡吧,好吗?”听蓝汧陌这样说,言清菡点点头,把视线落在咕咕身上。这会,那只小猫正歪着身子用屁股支撑着身体坐在小小的绿色盆里,黑灰相间的毛还有身下的白毛sh哒哒的黏在一起,脸上隐约带着几分好似被忽略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