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_第27章(1 / 2)

越做越爱GL 晓暴 12951 字 2019-05-10

个女人受任何委屈。(m.bookBAO123.com书-包#网)

“啧啧,清菡好霸道,昨天晚上那么折腾人家,还不让人家休息。”蓝汧陌说着,伸手回抱住言清菡。随着她的动作,盖在身上的棉被彻底滑到了床上。只见那具嫩白完美的酮体上印满了红色的印记,有些在锁骨上,有些在胸部两边,更多的却是在小腹周围。

看着那些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作品”,言清菡不自在的挪开视线,一副非礼勿视的模样。“呵呵,清菡又在害羞,连耳根都红透了呢。又不是没见过,干嘛还要闹别扭呢?而且,我记得昨天你把这些印上来的时候,似乎很开心呢。”

蓝汧陌挑起言清菡的下巴,让她回头看自己。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对视,相比起言清菡的闪躲,蓝汧陌倒显得格外坦然。视线落在她赤/裸的酮体还有那张笑得格外灿烂的脸上。言清菡很疑惑,现在的情况,明明是蓝汧陌处于弱势,为什么她的气势还是能压过自己?难道,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言清菡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只是像她这种乖宝宝,就算知道了答案,恐怕也做不到。俗话说的好,对付流氓,就要比她更加流氓。对付厚脸皮,就要比她还死皮赖脸。像蓝汧陌这种又流氓又厚脸皮外加那么点猥琐的,言清菡遇到她,也就注定了被调戏的命运。

“好了,快起来吃东西,等会就要凉了。”言清菡说着,想要抱蓝汧陌起来,谁知对方竟是伸手拽住她衬衣的领子,极其暧昧的对自己笑着。这个笑除了一些小女人的幸福,还有些说不出的揶揄在里面。“清菡吵醒了人家的清梦,难道不该给我一个奖励吗?”

言清菡一直都认为,蓝汧陌是多变的。她可以冷酷如冰,忧郁如秋,也可以柔情似水,妩媚如妖。不论是哪一种姿态的她,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将自己牢牢吸引住,使得她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亲密。

现下,这个女人软若无骨的躺在自己怀里,那白皙的肌肤上满是自己因为太过冲动而印下的痕迹。想到她饱含情/欲的红眸,还有那一声声蚀骨的呻/吟和喘息,以及被自己送上顶峰时无比诱人的姿态。言清菡从没想到,自己也会对情/事如此着迷。

是蓝汧陌改变了她,让清心寡欲的自己有了欲望,只对她一个人的欲望。到这里,言清菡不再胡思乱想,而是缓缓低下头,轻吻住蓝汧陌的双唇。纵然这个人,这两片唇瓣她经尝过很多次,却还是...要不够。

一记早安吻结束,蓝汧陌终于肯乖乖的穿衣服起床,下来吃饭。坐在餐桌上,她看着摆在上面的三明治和牛奶,对言清菡竖起了大拇指。自从蓝汧陌出院以后,她们两个一直都是住在言清菡家里。

之所以住在这里,而没有去蓝汧陌家,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这里比那边要大很多。前段时间,因为言清菡顾忌莫霖,怕他发现自己和蓝汧陌的关系,所以才想要搬到对方家里。如今,她们的事已经暴露了,也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喵...”正当蓝汧陌把头靠在言清菡肩膀上吃三明治的时候,微弱的猫叫声从脚底传来。她低头一看,正是刚醒过来的咕咕在抱着自己的腿轻蹭。那蓝色的小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手中的三明治,明显是饿了。

“唔,清菡,你没有给咕咕喂饭吗?它好像饿了。”蓝汧陌说着,从桌上拿了一根青菜递给咕咕。谁知那小家伙竟是连闻都不闻,依然盯着自己手中三明治不肯挪眼。“咕咕和你一样,都是懒猫。我刚才是想给它喂饭的,结果叫它很久它都不起来,就和某人一样。”

“呃...原来是这样,那我喂它好了,你上班快迟到了吧?”蓝汧陌几下子把三明治塞进嘴里,起身去给咕咕准备猫粮。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言清菡皱起眉头,快步走过去把她紧紧抱住。“小陌,我忽然...不想去上班。”

“呵呵,没想到清菡也有这么任性的时候。”听过言清菡的话,蓝汧陌笑着说道。她回过身,将对方抱在怀里,用脸在她头上轻蹭着。“清菡乖了,你不去上班,谁来养我们母女呢?要知道,我可是正宗的无业游民哦。”

“嗯?你不是酒吧的老板吗?既然是老板的话,工资也应该不少吧?”言清菡轻声说着,言语间多了几分赖皮的意味。

“喂,就那个小酒吧哪里够养活咱们这一家子的?恐怕给咕咕买罐头的钱的都不够呢。所以,清菡就要辛苦你上班赚钱了哦,不然我们只能去睡马路了。”

“好吧,我先走了,你自己在家小心一点,不要搬重的东西,知道吗?”

“好好好,你放心吧,我又不是伤残人士。”蓝汧陌推着言清菡,把她赶出去,然后又赶紧跑到窗台上,看着她开车缓缓离开。清早的晨光很明艳,蓝汧陌躺在阳台上,由着暖暖的阳光照在自己身上,渐渐闭起双眼。

清菡,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美好。可越是平静,就让我觉得越不安。我的恐惧,你能感受到吗?

言清菡家里距离言氏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车程,她将车开进停车场,拿起自己的包朝办公室走去。自从回到公司以来,她每天都很忙,哪怕到现在,也是一样。她之所以忙,并不只有单纯的工作,同时还包括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那次车祸的调查报告已经到了她手上,上面显示,车子的性能之所以会忽然失灵,完全是因为主要零件的忽然崩坏,产生了连锁反应所致。听着这种明显是敷衍的结果,言清菡并没有深究,而是请了其他人来调差车祸的事。

毫无疑问,车子是被人动了手脚。不仅仅在刹车上做了功夫,就连最基本的安全气囊系统都被破坏的彻底。那天晚上,那些人先是利用灰色的车将自己逼上偏僻的道路,最后才用货车发动致命一击。

言清菡想,如果不是蓝汧陌救了自己,她很可能已经死了。

既然确定了车祸是人为事故,那现在最大的疑点就是,到底是谁想要置自己于死地。最开始,言清菡怀疑是莫森。可是根据资料显示,在自己出车祸之前他并没有见过什么异常的人或是做过什么事。这样,也就不得不把他从嫌疑人的范围内彻底排除。可,不是他,又会是谁?

言清菡边想边走,很快就到了办公室。谁知她刚坐下没有多久,前台小姐就打来电话说有位姓战的女士找她,并且没有预约。姓战?言清菡想了想,确定自己并没有认识哪些姓战的人。毕竟这个姓氏是很少见的,如果自己认识,就一定不会忘记。

思前想后,言清菡还是让前台小姐把女人请了上来。没过多久,随着办公室的门被缓缓推开,言清菡首先注意的并不是来人的长相,而是闻到一阵淡淡的薰衣草花香。

☆、第65章

闻着那股浓厚却并不让人反感的香气,言清菡这才抬眼去看那个朝自己缓缓走近的女人。她并不很高,似乎只有165左右,但因为穿了高跟鞋,使得她和自己将近持平。女人的年龄大概在三十至四十左右,却并没有太明显的皱纹,可见是保养的极好。

她穿着一袭纯白色的女式西装,全身都散发着浓厚的女强人气息。似是察觉到自己打量的目光,女人撩起她散着的褐色卷发,露出左耳上闪闪发亮的钻石耳钉,朝自己笑了笑。那茭白的皓齿搭配两片粉嫩的薄唇,张弛有度,并不给人失礼的感觉,又保持了女人特有的内敛。

言清菡并不躲避女人略显深意的目光,反而走上前和她握了握手。“这位小姐,你好,请问你是...”言清菡轻声问道,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样一个女人。那么,对方在这个时候不请自来,是为了什么?

“你好,言小姐,或者说,言经理。我是战氏集团的总裁,战戴璇。我过来这里,是想和你谈一笔生意。”听到女人的身份,言清菡挑起了眉头。虽然她才刚刚入行,却已经把有关于这个行业的相关知识和一些人了解个大概。

言氏是由自己的父亲言律所创办,它主要经营的业务是地产以及一些娱乐项目。在X市,言氏地产的根基牢固,后台强硬,但因为创办的年份不久,所以也只能排在前三之中。然而,同为地产公司,这个所谓的战氏集团却在A市一方独大,绝对是地产界的佼佼者。

战氏集团其实并不是由战戴璇所创建,而是她丈夫的产业。然而,就在几年前,战氏集团的前身,也就是蓝源集团的总裁蓝铭忽然中风,导致全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这蓝源集团也就轻而易举落入了战戴璇的手中。

表面看来,战戴璇在蓝铭中风的时候不离不弃,孤身替他撑起偌大的公司。其实,谁都知道,战戴璇这个女人绝不是泛泛之辈。毕竟,蓝铭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忽然中风这种事,想让人相信都难。再加上战戴璇上任之后马上就将蓝源集团大换血,甚至连一些老资历的员工都被无故辞退,换成她自己的人,其司马昭之心就更是路人皆知。

言清菡并不喜欢和这类人接触,她明白,商人多是无情。可不论怎样,终归是夫妻一场。像战戴璇这种将丈夫迫害至此,只为了夺得家产的人,言清菡终是不太待见。如果不是要保持最基本的礼仪,她也不会和战戴璇继续说下去。

“不知战小姐想要和我谈什么生意?”言清菡坐到沙发上,同时请战戴璇坐下,让秘书上了茶。“我想,这笔生意言小姐一定会同意,也一定会满意。相信言氏的消息这么灵通,言小姐一定知道,在最近,有一处商业圈周边的房产即将拍卖。我今天来,就是想和言小姐谈一谈这笔生意。我知道言氏的后台很强,只要言小姐你想拿下这块地,必然没人能争得过你。所以,我只是想找你分一杯羹。”

“战小姐倒是诚实,可是,既然你说我想要拿下那块地没有任何阻碍,我为什么不一家独揽,而要和你分食呢?”言清菡反问道,她脸上依然带着从容不迫的微笑,就好像她并不是在谈生意,而是在和闺蜜聊天。

“言小姐,恕我直言。我知道言氏有能力,也完全可以将这块地皮完整的承包下来。但这样做,却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安全,而要承担一部分风险。我知道言家家大业大,也知道您外公的实力。但是,言家在从商方面,却远远不及X市的另外两家巨头,黎氏和季氏。”

“论后台,你们三家可以称得上是三足鼎立,但言氏姓言,终究不是姓莫。言氏靠着您外公的支持将这块地皮承包下来并不是难事,若产生风险,只怕是远亲不如近邻。我想,您的外公应该不会放着莫氏不管,而来打理言氏。”

听了战戴璇的话,言清菡并不回答,而是安静的喝着桌上的茶。战戴璇说的没错,言氏是言律毕生的心血,却并不姓莫。当初,言氏也是靠着莫家的支持才能到达如今这个地位。莫家可以帮助言氏向上走,却无法在言氏摔下去的时候给予什么太大的帮助。

论后台,莫家的确和季黎两家持平。然而,季家由季牧染掌管,她名下的那些产业也全部姓季,黎家也是一样。再加上季黎两家是世交,而季牧染和黎亚蕾又是那样的关系。加在一起,自然要比言家和莫家要略胜一筹。

想及此处,言清菡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但她并不想这么快回应战戴璇,只好和她说下次再聊。“既然言小姐无法决断,那就请你再考虑几天。中午了,不如我们一同吃个饭如何?”

战戴璇已经发出了邀请,言清菡自然没办法拒绝。她拿出自己的包,用手机给蓝汧陌发了一条短信告诉她自己中午不回家吃饭,然后便跟着战戴璇一起朝外走去。“言小姐这么优秀,一定有男朋友了吧?”战戴璇把言清菡的举动看在眼里,发现对方发了短息给谁,笑着问道。

“我现在每天都忙着工作的事,并没有时间处理感情的问题。”言清菡不咸不淡的说着,无比官方的回答方式直接断绝了对方所有八卦的念头。

“哦?是吗?可是,我刚才似乎看到你有发短信给人报备。”

战戴璇的一再追问让言清菡皱起眉头,她并不喜欢别人过问自己的隐私,更何况还是战戴璇这种初次见面的人。她并不回答对方的话,而是率先走出电梯。看着她高挑的背影和那双笔直的腿,战戴璇笑了笑,紧跟着追上去。

“言小姐似乎对我刚才的问题有些不满?”战戴璇疑惑道,似乎根本没发现自己哪里有失礼的地方。“战小姐,关于我的私人生活,我并没有向你交代的义务。合作的事,我会考虑,希望你不要随意打探别人的隐私。”

言清菡头也不回的说着,话语里隐隐带了几分不满。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向脾气很好的她,为什么看到战戴璇就会有几分厌烦呢?

“好吧,言小姐,刚才的事是我不对。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既然你不喜欢谈论这方面的事,我们还是说说接下要吃什么吧。我知道有家西餐还不错,你应该会喜欢。”战戴璇这样说,言和的意思很明显。看她笑着的脸,言清菡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路开车到了战戴璇所说的西餐店,正如她的描述,这里看上去不错,就连在门口迎宾的员都是外国人。可见,这应该是一家外国人所开的西餐店。“言,看看你想吃什么?”两人一同入座,战戴璇将餐牌给了言清菡,自己则用英语和旁边的服务员直接点餐,看起来很熟悉的模样。只是,这人不应该一直住在A市吗?

“你似乎经常来这里?”点好菜,言清菡问道。她并没有追究战戴璇的对自己的称呼,只是很好奇这人为什么会对这家饭店如此熟悉。

“因为A市和X市距离比较近,所以我一有时间就会来这个饭店吃些东西。顺便...看一看我想见的人。”

听了战戴璇的话,言清菡点点头。的确,X市和A市的距离很近,开车只用50分钟就可以到达。只是,言清菡相信战戴璇并不会闲到浪费来回两个小时的车程只为了吃顿饭,最主要的,也许是想要见那个人而已。

“呵呵,我发现言小姐真的很有趣。一般人遇到这种话题,不应该很好奇的问一下那个人是谁吗?可是你只这样简单的回答,让我有些不知该如何接话。”

“也许这和我的性格有关系,我不太习惯多说话。”言清菡轻声说道,又再陷入沉默中。她忽然很想蓝汧陌,这个时间,那人应该会懒懒的躺在床上和咕咕玩吧?

“其实,我来这里是为了见一个我曾经伤过的人。她很爱我,为我付出了时间,青春,还有很多很多,到最后却变得一无所有,甚至成了疯子。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我很安心。因为,她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

毫无疑问,言清菡是很好的聆听者。眼见战戴璇的视线渐渐飘远,她知道对方是在回忆以前的事,也是想要和自己倾诉。虽然她觉得听别人的秘密并不是很礼貌,可既然战戴璇这个当事人不介意,那自己也不好去拒绝。

“我是个很固执的人,有件非做不可的事。纵然我知道当我成功的那一刻就会深深伤害到她,我还是没有丁点犹豫的做了。我以为我不喜欢她,可以不顾她的死活。可是,当她真的要从我的生命里消失,去到我无法触碰的位置,我还是有些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