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_第42章(1 / 2)

越做越爱GL 晓暴 13043 字 2019-05-10

住,整个人又被迫跪在了木桌上。[书@包$网txt下载www.bookbao123.com)

“小陌,不要...”sh润的腿间被蓝汧陌用手掌来回抚摸,仿若毫无重点的触碰,却每一次都挑拨得自己无力抵抗,深深沦陷其中。言清菡不想再以这样羞人的姿势和蓝汧陌在饭桌上做这种事,可是以她现在的力气,别说从蓝汧陌怀里逃走,就连独自一个人站起来,都会有些困难。

“清菡,别走,也别拒绝我。让我再爱你,好不好?”一声与恳求相差无几的声音自身后响起,言清菡回过头,便对上了正凝望着自己的蓝汧陌,本来下好的决心就这样软下来。

在以前,每次和蓝汧陌做这种事,她们都是点到即止。不论是自己在下,还是蓝汧陌在下,一次,就已经是极限。如今,看着蓝汧陌深藏在眼底的欲望和渴求,言清菡不忍心再拒绝对方。她总觉得,要求被爱人否定掉,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想及此处,言清菡强行压住不断涌上来的疲惫,由着蓝汧陌对她为所欲为。当臀部被牙齿咬住,言清菡瞥见自己抖动的双臂,轻哼出声。她发现,在两个人的确立关系之后,身体也对蓝汧陌的触碰也越来越没有抵抗力。就像现在,对方只是轻易的施以挑拨,自己就又一次动了情。

“小陌...我...嗯...”有些话,言清菡说不出口,所以她嗯嗯我我了半天,最终也没有下文。身为合格的恋人,蓝汧陌自然能看出言清菡的欲求。看着面前那朵潮sh不堪的粉嫩色花瓣,她笑了笑,伸出自己的手指,缓缓推入其中。

身体被蓝汧陌修长的手指填满,期待已久压轴戏码终于上演。言清菡急促的喘息着,纤细的腰肢伴随蓝汧陌抽递的节奏来回起伏。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沉迷于情/事之中,而蓝汧陌的手指也不再是手指,而是变成掌控她所有机能的开关。

对方加速,她身体内的欲望也会跟着奔腾汹涌,让她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忘掉羞耻和矜持。对方减速,她的身体也会跟着衰败。那种饥渴,就好像枯萎的花朵,哪怕曾经盛开的多么鲜艳,如今也只是一片残黄。

“小陌...慢一些...我快受不住了。”膝盖和手上的力气被逐条抽走,言清菡无力的朝桌上倒去。察觉到她要跌倒,蓝汧陌急忙伸出手把言清菡抱住,再安稳的拥入怀中,让她的大半边身子趴伏在自己肩膀上。

有了支撑,言清菡彻底放松下来。她张开嘴,轻轻咬住蓝汧陌的衣领,以防止自己太过享受对方的占有而发出声音。她的身体就像被风吹断却又藕断丝连的枝叶,脆弱到不堪一击。听着言清菡在自己耳边发出的喘息和轻哼,蓝汧陌心疼的吻住她,用左手替她按摩着腰部的同时,将第二根手指送入其中。

第一次被两根手指共同侵占,言清菡狭窄的内里起初还有些不适应,到了后来,却是深深沦陷在如此强劲的攻势之下。抬头看着蓝汧陌带着薄汗的脸,言清菡伸出颤抖的双手,慢慢去临摹她的轮廓。

蓝汧陌的五官是那么好看,她给自己的爱又那么深沉。那张脸上,是自己熟悉的浅笑,那双红眸更是带着化不开的温柔。就好比承载万物的水,哪怕自己从数万米的高空坠落其中,也不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言清菡想,自己到底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分,才能在人生未曾误入歧途之前与这个女人相遇,相爱。如今,她在占有自己,用另一种方式与自己相连。那种被蓝汧陌填满的感觉让言清菡觉得美妙异常,拥挤到让人窒息,却又深深的为之着迷。

“小陌,爱我。”

蓝汧陌,若我此生只能为一人沉沦,那个人,只会是你。

☆、第96章

视线之前是绚烂白炽的灯光,哪怕照的眼睛生疼,言清菡也没有将目光挪开。这时,一双手轻轻覆上来,将眼睛遮住的同时,也把她飘远的神智拉了回来,再次坠回那无底的深渊之中。身体还在不停的被身上人进入,哪怕已经疲惫到不行,却还是会给出最为忠实的反应。

“小陌...不要...不要了。”腰被折腾的几欲断掉,而蓝汧陌手上的动作还在逐渐加快。言清菡低声恳求道,用力甩着头想要把混沌的脑子弄清楚一些。然而,蓝汧陌给她的愉悦太多也太强了,就算她再怎么努力的想要找回理智,最终也只是徒劳。

这场欢爱是疯狂的,同时,也是漫长的。

言清菡从没料到自己也会有纵欲过度的这天,从吃晚饭到现在,她和蓝汧陌已经在这个桌子上呆了整整四个小时。言清菡算不清自己到底经历了几次高/潮,她只知道蓝汧陌一直都在自己耳边诉说着那些甜腻的告白,真诚的情话。然后,深且狠的进入自己。

“清菡,最后一次,这次过后,我们就休息。”见言清菡连说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蓝汧陌低声说道,心疼的吻着她满是薄汗的脸,再慢慢向下游移。哪怕这具白皙的酮体上已经布满了自己留下的痕迹,她还是贪婪的在上面种下一颗颗草莓。这是她以前很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小陌,不要...真的不要了...会...会受不住的。”感觉到蓝汧陌弓起的指腹正在自己身体内部来回磨蹭,每一次进入都会快速的潜至最深处,而每一次退出,却又缓慢到让人焦急。尤其是某处地方总是会被对方故意去触碰,或摩擦,或按压,被那样刺激,言清菡总会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尿意。刚才,她差点就没忍住的排泄出来。

言清菡不明白这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那尿意让她羞耻,可是每当蓝汧陌去刺激那里的时候,她都会觉得格外舒服。然而,理智还是战胜了一切。言清菡真的很怕蓝汧陌再去触碰那个奇怪的地方,如果自己真的在对方面前失禁,她以后还怎么面对她?只是想象一下当时的场景和蓝汧陌会有的反应,言清菡就羞得恨不得找个洞口钻进去。

“清菡要到了。”爱人是否快乐,最清楚的人,莫过于她的另一半。发现手指所处的通道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蓝汧陌笑着,集中精力去对付她刚才发现的那块凸起部位。曾经在潇湘阁呆过一段时间,蓝汧陌对于如何取悦女人自然是不陌生的。而女人身体里的秘密,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言清菡的身体就像是堆积宝物的圣地,纵然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更有价值,可是作为承载宝物的容器,言清菡才是蓝汧陌想要重点去探索的对象。她柔软的通道紧致且灼热,如果不是有泉水作为滋润,恐怕连活动手指都会极为困难。然而,身为一个探索者,蓝汧陌要做的,便是将这块名为言清菡的圣地研究到透彻,明了。

带着层层皱褶的幽径在反复进入下收的越来越紧,每当自己用指腹去按压岩壁上方的那颗小小的突起物,都会有一股股热流从深处涌来。瞥见言清菡愉悦却夹杂着几分隐忍的表情,蓝汧陌很想知道,当这个女人达到那种极致时,究竟会美到什么程度。

人,往往如此。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要得到。越是干净无垢的事物,便越想要将其改变,玷污。雪之所以是一片白色,因为它忘了自己曾经的颜色。而人之所以那样斑斓,不过是他们对过去放不下,对红尘舍不了。

言清菡无疑是保守且内敛的,然而,她越是这样,蓝汧陌就越想要将她所有的认识彻底颠覆。她喜欢言清菡幼稚的和自己抢着吃几块钱一盒的草莓棒,也喜欢看她生气害羞时落荒而逃的样子。除了这些,她更喜欢看她被自己抱在怀里,只能无力呻/吟的柔弱与无助。

手指不再直来直往,而是集中了精力去挖掘那块价值连城的宝石。眼见言清菡的视线越来越朦胧,身子颤抖的越来越剧烈,蓝汧陌不顾她恳求的目光,不停的去刺激那里,一下,又一下。

“小陌,不行...那里...唔!”陌生而可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言清菡弓起身体抱住蓝汧陌,不断的恳求她别这样对自己。可不论她再怎么说,蓝汧陌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反而越发的嚣张放肆。言清菡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似被引入了另一个新纪元,仿佛身体里的水全部都聚集在小腹那里。它们成群结队,再拉帮结伙的汇集到一起,最终成为一头凶猛的野兽,在自己的小腹之中四处乱撞。

言清菡知道,它是想要出去,可是,自己又怎么会轻易让它得逞?她强行压住那种越发强烈的感觉,可蓝汧陌却好似察觉到她的意图那般,竟是伸出手去按压自己的小腹。当某个奇怪的点被用力蹭过,而放在小腹的手掌也在此时向下压去。

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意让言清菡受不了的喊出声来,她弓起身子,紧紧抱住蓝汧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去扭动快要断掉的腰肢。她并不想这么放荡,只是全身已经酥麻的不像样子,就好像有道雷直接劈在脊椎上,让她彻底失去了所有自控能力。

意识飘得越来越远,就连身前人的容颜也跟着模糊起来。当最后一道阀门宣告崩塌,言清菡放弃挣扎,用自己滚烫身子来回磨蹭着蓝汧陌,任由积聚在小腹的那些热流顺势溢出。它们沿着自己的腿根流淌至饭桌上,那滚烫的温度,几乎要把皮肤给灼伤。

“清菡好厉害。”看着那满桌的晶莹液体,蓝汧陌说着,将依然放在言清菡体内的手指慢慢抽出来,把她紧抱在怀里。她知道,在刚才,言清菡享受了女人最为极致的快乐。那并非是言清菡所认为的排泄物,而是她在情/欲达到极端的顶峰时所留下的产物。

听过蓝汧陌的话,言清菡没有做任何回答。如果可以,她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够变成一个透明人,好让蓝汧陌无法看到这样狼狈失礼的她。言清菡从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失态,竟然会在爱人的面前做出那种事。看着满桌的狼藉,言清菡再也受不了心里逐渐涌上来的羞耻,她推开蓝汧陌,从桌子上走下去。

然而,她的双脚才落到地上,甚至还来不及站稳,整个身子便直直的向下跌去。就在言清菡以为自己又要丢人的时候,身体却掉入一个温软的怀抱之中。“清菡怎么这么急着离开?你现在不能自己走的,万一摔伤了怎么办?你明知道,我会心疼。”

“我...我想洗澡。”身上黏糊糊的感觉让言清菡觉得恶心异常,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洗一个澡,好把这一身的脏污全部洗净。“好好好,清菡想要洗澡和我说就是,干嘛还要逞强呢?”摸着言清菡的头,蓝汧陌笑道。

看她为自己穿好拖鞋,再悉心的放好洗澡水,言清菡只觉得心里很温,很暖。刚才那场运动,蓝汧陌消耗的体力并没有比自己少多少。而她却在如此疲惫的状态下还那样贴心的为自己准备这一切,只是想想,那铺天盖地的幸福感就要将言清菡给彻底淹没。

身子跌入浴缸,再被热水浸泡,腰间酸痛的感觉终于得到一丝缓解。言清菡把头靠在浴缸上,享受蓝汧陌贴心的服务。她觉得今天的自己实在有够疯狂,不仅仅和蓝汧陌在客厅的饭桌上做了那种事,还有蛋糕,提子以及...

回忆在此时卡了壳,再度回想起自己失禁的事情,言清菡本就有些泛红的脸色猛地灼烧起来,就连她自己都能察觉到皮肤由常温到高温的过渡。见言清菡的脸在一瞬间变得通红,蓝汧陌不解的歪头去看她,嘴里发出“咦”的一声。如果在平时,言清菡一定会觉得很可爱,并且去摸蓝汧陌的头,只是现在,她却是被羞的没了那个心思。

“清菡怎么脸红了?是不是又在想坏坏的事?不过,就算你还想要,我今天也不能再满足清菡呢。”听着蓝汧陌色/情的话,言清菡不愿意搭理她。只不过,想起自己刚才那种奇怪的反应,她还是想要问问蓝汧陌,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自己没有任何病症,也没有那方面嗜好,为什么会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失禁呢?

“小陌,我想问你个问题。”言清菡严肃的表情让蓝汧陌心里一沉,她把笑容隐去,同样认真的去看言清菡。她在想对方要说什么,是要怪自己捉弄她,还是怪自己要了她那么多次?“我刚才...为什么会...会失禁?”“啊?”

听了言清菡的问题,蓝汧陌像是木乃伊一样僵在原地。她就保持着那种动作呆呆的看着言清菡,直让后者觉得越发羞愧难耐,竟是连眼眶都因为不好意思而浸出泪水来。“哈哈!清菡,你怎么会这么可爱呢!”过了许久,蓝汧陌才大笑出声。见她笑到几乎要抽筋的模样,言清菡干咳几声,别过头。

果然,自己被蓝汧陌嘲笑了。毕竟,没有几个人会在和爱人共度欢愉的时候做出那种事的。

“你别笑了,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做那种事便是。”很显然,让言清菡丢面子的后果很严重。看着她把身子侧在一旁不看自己,只露出一只通红的小耳朵。蓝汧陌笑着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跨进浴缸里。

“清菡是在生气,还是在羞羞呢?”蓝汧陌很少会惹言清菡生气,但不惹,并不代表她不会哄。眼见对方像个小鸵鸟一样蜷缩在浴缸里,蓝汧陌只觉得这样的言清菡可爱极了她真的很想一直不告诉她真相,那样,自己就可以永远逗弄她了。

“好啦,清菡,其实那不是失禁,而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而已。”

“什么意思?”果然,听到蓝汧陌这样说,言清菡这才肯理她。凝视她通红的脸颊和犹如小兔子那般可怜无辜的眼神,蓝汧陌按耐不住的把言清菡环住,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女人的身体内部有很多敏感部位,其中有一个地方就是会很容易让人觉得舒服。等到这种舒服到达某种极限,就会出现像清菡那种现象。其实那不是失禁,只是清菡太舒服了,才会那样的。”虽然蓝汧陌讲解的很笼统,但聪明的言清菡还是听懂个大概。原来事情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丢人,可是,就算被蓝汧陌这样解释过后,言清菡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嗯,我懂了,你洗好了吗?我累了,想早点休息。”不想继续这个邪恶的话题,言清菡转移了谈话内容。她真的很雷,一夜没睡,又担心了整整一个上午,下午又一直都在做那种消耗体力的事。这会儿安静下来,她觉得眼皮都在打架,只怕是坐着都可能会昏睡过去。

“洗好了,我们回房吧,客厅那里明天再收拾。”

“好。”再没有多余的力气,言清菡懒洋洋的答道。她由着蓝汧陌把浴巾披在身上,在半醒半梦的状态下就被带回了卧室。看到那张洁白的大床,言清菡几乎是凭着一股子本能的直接躺倒在上面,任凭蓝汧陌再怎么叫她都没有反应。

看着难得任性一回的言清菡,蓝汧陌无奈的摇摇头,坐在床上替她吹着头发,无论是动作还是目光都带着十足的宠溺。凝视着言清菡疲惫的睡脸还有那两块因为跪了太久而发红的膝盖,蓝汧陌拿来药酒涂在手上,替言清菡按摩着膝盖。她知道,这人是真的被自己累坏了,心里在自责的同时,却又那样满足。

“清菡,我真的很高兴,能够给你带去那么多快乐。也许你会怪我的不知节制,也会说我不懂事。请你相信我,我会这样做,没有一丁点恶意。你知道吗?我总会觉得和你相处的时间太少了,除了晚上能够在一起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是我在家里等你。等你下班,等你回来我身边。”

“我很少会急迫的期待某一个事物,可是每次目送着你去上班,我都会很舍不得。没事的时候,我就会坐在阳台上发呆,等着你回来。如果有事,我就会做着那件事,想着你。有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总是这样无所事事,就像被你包养的小白脸。不过,如果是做你的小白脸,我也心甘情愿了。”

“说我没出息也好,说我是井底之蛙也罢。总之,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陪在你身边。最好等到我们老到连路都走不动了,还是在一起。清菡,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不要让我失望。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

作者有话要说:

凌老板:女王,请问,你找我何事?

女王:哦呵呵呵呵!凌兵长,最近听说萌萌的巨人国有了两大萌萌公主诞生,本王最近正好缺几个暖穿的,麻烦你去把那两个萌萌巨人国的公主给我抓回来。

凌老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