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_第50章(1 / 2)

越做越爱GL 晓暴 13461 字 2019-05-10

人为什么还要和自己耍性子,难道她都不能体谅一下自己吗?这样想着,凌薇仅剩的一点耐心终于消失殆尽。(m.bookBAO123.com书-包#网)她想要强行把左靖颜抱起来,谁知道对方竟是张口咬住了她的胳膊,随即把整个身子埋进了棉被里。

“左靖颜!你够了!你到底要闹到什么地步?我现在没时间和你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凌薇吼着,想要去拽左靖颜身上的棉被。可不管她使出多大的力气,对方还是像乌龟一样躲在里面不出来。气急之下,凌薇骂了一句,坐到沙发上去抽烟。

几分钟过去,她看着床上那个不断颤抖着的身影,终是不忍心,再一次走过去。“左靖颜,我和蓝汧陌并没有什么,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起来,和我去医院。”这一次,凌薇是真的用了全部的力气。趁着左靖颜没注意的时候,她把对方身上的棉被扯下来扔在地上。在无意中碰到左靖颜受伤的脚,让她疼的全身一抖。

“起来,和我去医院。”凌薇扳过左靖颜的身子,想要把她扶起来。可是,她的视线才落到后者脸上,整个身子却僵在了那里,再也无法动作。此时此刻,左靖颜的脸色因为疼痛变得苍白且毫无血色。唯一的颜色,便是那双通红的眼眶。那里面积聚着许多透明液体,却迟迟不肯流淌出来。眼见左靖颜的下唇已经被她自己咬的都是裂痕,凌薇心里一疼,赶紧把她的牙齿掰开。

“颜颜,你...”侥是凌薇再生气,看到这样的左靖颜,她心里的怒火也早就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心疼。她不明白左靖颜到底在和自己别扭什么,她都已经道过歉了不是吗?为什么这个女人还是要钻牛角尖呢?凌薇不懂,真的不懂。

“凌薇,其实,我并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觉得有些委屈,或是不甘心而已。我小时候,家里很穷,虽然只有我这一个孩子,却还是得不到太多的重视。我以为,我早就习惯了被在乎的人忽略那种感觉。可我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不够坚强。”

“我明白,你和蓝汧陌没什么。可是,每一次看到你和她那样亲密的场面,我都会很难受。就像今天,你为了她和言吵架,甚至想要动手。我不想看到那样的你,却没想到会被你推开。我在离开之后,一直都在等你。可是我等了很久很久,久到我自己都要忘了有多久,你还是没有回来。”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只是想让你哄哄我而已。我也不想这样幼稚,也想成熟一些,做一个我认识的左靖颜。可是,每次被你这样对待。这里,真的很疼。”左靖颜说着,拉过凌薇的手按在自己胸口上。感觉到怀中人颤抖的身体,凌薇只觉得鼻子酸疼的难受,眼眶一热,竟是朦胧了视线。

也许,这是两个人从交往到现在,左靖颜说过最长的一段话。凌薇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体贴的爱人,纵然她有过无数床伴,可是像左靖颜这种认真去对待的,却只有这一个。凌薇不是不懂爱,而是不会表达爱。

她总是没有一种落叶归根的觉悟,哪怕已经和左靖颜在一起,却还是会和以前的那些床伴打电话聊天,肆无忌惮的说着那些会让左靖颜难过的话。这些,左靖颜从来不说,只默默的忍受。到今天,她终是忍不住的说出来。因为她的心太酸,太痛,已经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难过。

“颜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凌薇不知道除了对不起之外还可以说什么,也许是年龄的差距,左靖颜对待自己总是那么温柔,如同一个大姐姐那般。她体贴的为自己打理好生活上的琐事,在她疲惫的时候给予她贴心的抚慰。而自己,却总是把这些当做理所应当。

她也有努力扳正自己的态度,却总是会在得意的时候忘乎所以。凌薇知道,她对左靖颜的付出还远远不够。就像今天,哪怕她再怎么生气,也不该把这个女人推开,还在刚才说出那么混账的话。爱人留下的伤,总是最痛。更何况,是自己亲手把左靖颜推开。

“凌薇,别和我说对不起。如果可以,我更想你对我说喜欢。每次听你说喜欢我,需要我,我都会觉得很幸福,很满足。现在,再对我说一次,好不好?”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欢迎大家来到每晚八点准时上演的话唠话唠晓暴最大,连着下了十多天的雨,奴家表示公主伞压力很大,急需要无数公主伞赶来救援的看了文文不留言就会像作者一样被胃肠感冒折磨的半死不活,最后满血满蓝复活之后还要苦逼的日更,暴姐姐很淑女,清新内涵小绿字剧场栏目!

那么,在虐过主cp之后,无良却又充满爱心的作者亲妈晓暴终于是把抓奶龙爪手,啊不,魔爪伸向了副cp。其实左姐姐真的是史上最无辜躺枪的人了,看到上章的评论,大家都说要我好好虐虐凌老板,这个,大家完全可以放心。等到副cp篇的时候,奴家必须要好好虐虐我们的凌老板啦。谁让她欺负我们的左姐姐的,必须要虐!

于是,在这一小段误会之后,副cp下面可以温馨了。其实呢,左姐姐和言言都算是那种表里不一的人了。言言表面看上去很温柔,内在却是强硬且腹黑,更不易接近的。而左姐姐则是那种表面看上去不易接近,其实超级温柔的大姐姐。

诶呦呦,左姐姐你酱紫温柔,让我们一众姐姐控该怎么办啊。只有推到你,以谢天下了。那么,预告一下,一章之后,最多两章,副cp的h要激烈且激情的eon了。大家准备好抢八点档了么?h的字数,关键取决于大家的留言是否热情哦╮(╯▽╰)╭

好啦,废话不多说,开始我们今日的小剧场栏目,留言中的亲出现了一个院长的角色,我表示,某戳戳院长才是最邪恶的吧?

某天,天气晴朗,那个白云朵朵飘。小枫枫,小阿黎,以及小蓝蓝三只坐在花园的草坪上,玩着互相交换零食的游戏。

枫枫:蓝蓝,你的奖励是神马啊?给我看看好不好?(小枫枫穿着可爱的小熊套装,伸着小手管蓝蓝要吃的。)

蓝蓝:这是言言买给我的草莓棒,我才不要给你吃。(小蓝蓝傲娇了。)

枫枫:唔...鸭梨,她欺负我。(枫枫指着小蓝蓝,对小阿黎说)

黎姐姐:季悦枫,我都说过,不要加我鸭梨,我叫黎亚蕾,不是黎鸭梨!

枫枫:你就是鸭梨!你看你,还穿着鸭梨的小内裤呢!(枫枫说着,爬过去把黎姐姐的公主裙掀开,里面赫然是一条印着小鸭梨的白色小内裤。)

黎姐姐:你...你神经病!

蓝蓝:诶?神经病?我喜欢神经病!神经斌最帅了!枫枫,来,我给你吃草莓棒,你要乖。(蓝蓝说着,掏出一根草莓棒塞进枫枫嘴里,看对方叼着草莓棒一脸满足的模样,她也拿出一根吃着。)

黎姐姐:蓝,你不许给她草莓棒,我命令你。

蓝蓝:可是,她好可怜的,不仅仅是笨蛋,还是个神经病。

黎姐姐:那也不许给她吃。

蓝蓝:那,那不然这样好不好?我们一起吃。

黎姐姐/小枫枫:...(点头)

于是,当左姐姐带着一干小朋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小枫枫,小蓝蓝,以及黎姐姐三个人交叠在一起,吃着草莓棒的场景。凌老板看了,皱起眉头,拽着左姐姐说:左老师,这个我看过,爸爸妈妈一起看电视的时候,那里面就有三个什么都不穿的姐姐一起吃着一个棒子呢。

众人:喂喂喂喂!那是什么鬼电视啊!这里的幼儿园要不要这么诡异!凌老板,你确定你真的不是重生来的么?

晓暴:小剧场已经越来越诡异了,于是,下章再来个染姐姐的专长,然后我们就换不邪恶的如何?

☆、第111章

灯光照在左靖颜脸上,把她本就茭白的肤色衬得更加白亮。那闪烁的眸间带着点点星光,是积聚在其中的泪水反射而成,炫目而璀璨。通过那双带着水汽的眸子,凌薇从其中看到了自己无措的表情,还有那张再熟悉不过的容颜。

不知在何时,左靖颜的眼中,就只剩下自己。

“颜,我爱你。”话说出口,却不是喜欢,而是爱。在以前,凌薇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对哪个人把这个字说出口。爱不是一个简单的字符,而是责任,义务,更是感情到达极致的体现。她从没爱过谁,更不了解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曾经,她觉得自己对左靖颜的喜欢是特殊的,特别的,却从没有想自己会和她走到哪一步。然而,在此时,凝视着这个窝在自己怀里直直看着自己的女人。一种名为永恒的感觉飞快蹿入凌薇的大脑,直逼凌薇她的心底深处。

这一刻,凌薇产生了一种她将会和左靖颜渡过一辈子的感觉。她们的爱会一直延续下去,到达某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凌薇,抱抱我,好吗?”泪水顺着眼眶滑落,沿着脸颊掉在床上。左靖颜从不认为自己是个爱哭的女人,也很少会在别人面前流泪。可现在,那一串串滚烫的液体却是不受控制的向外溢出。

她靠在凌薇身上,主动向后者亲近。那张茭白的脸上还带着点点泪痕,却遮不住嘴角上翘的弧度。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她第一次如此主动。在以前,不论是亲吻还是拥抱,她都是那个承受者,默默接纳凌薇给自己的一切。

究竟有多久没再听到有人对她说爱,左靖颜已经记不得了。她从未得到过爱情,就连亲情和友情都是那么微乎其微。在左靖颜心里,一直有个解不开的结。它就像身上的疤痕那样,时刻提醒着她,曾经的自己,有多么不堪。

年少时出卖身体的经历让左靖颜耿耿于怀,只要想到那段晦暗的过去,她都会深深的自责,自卑。她说过,并不后悔当初做下的决定。可每当和凌薇相处的时候,左靖颜还是会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凌薇,左靖颜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去爱上谁。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已经四十岁的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霸道无礼,处处和她作对,甚至是和自己的女儿一般大小的女人。可是,爱了,就是爱了。哪怕没有任何理由,这份感情,依然深深扎根在左靖颜心底。

她爱凌薇,这份感情,由喜欢慢慢转变成爱。就好比珍藏的好酒,随着时间的推移,酒香越来越深,越来越醇。她一直卑微的想,就算凌薇永远都不会像自己爱她那样爱自己,那也没关系。只要她们能够在一起,自己就满足了。

可是,左靖颜做梦都没想到,凌薇会对她说爱。明明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字,却让左靖颜连灵魂都在颤抖。她真的很开心,很幸福。哪怕凌薇在今天下午那样对待她,只是听到她说爱自己,左靖颜便把凌薇的那些不好遗忘的干干净净。剩下的,就只有满足。

低头看向那个依偎在自己怀里还红着脸的女人,凌薇笑着,将左靖颜紧紧搂住。自从两人确立关系后,凌薇渐渐爱上了拥抱的感觉。左靖颜很高,很瘦,除了胸前那两个部位,基本没什么肉。抱着这样柔弱的她,凌薇不敢用力过猛,怕自己的热情会把她弄痛。可,只那样简单的抱着,却又无法满足她的渴望。

所幸,她的颜颜懂她。于是,不论她如何用力的去抱她,对方都会回以同样的力道来抱自己。哪怕两个人抱到肋骨都有些发疼,却还是舍不得松开彼此。

“你脚上的伤很重,不把里面的淤血揉开会很麻烦。听话,让我带你去医院,好不好?”抱了许久,凌薇这才想起左靖颜的脚上还有伤。看着那人依旧苍白的脸,凌薇又自责起来。“我真的不喜欢医院那股味道,你帮我,好吗?”

明明是恋人之间再简单不过的要求,左靖颜说完却是羞红了一张脸。见她不好意思的用手抓着裙摆,全然小媳妇的模样。凌薇想了想,赶紧起身去客厅拿了药酒回来,摆在左靖颜身边。“既然颜颜想让我帮你揉,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哦。你放心,我一定会...很温柔呢。”

果然,感性过后,凌薇又恢复到平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本性。见她格外猥琐的笑着,把自己的脚放在她腿上。左靖颜别过脸,总觉得脸上烧得难受。没过一会,她就听到来自凌薇的笑声。这笑明显不怀好意,其中还带着几分揶揄。

“你笑什么?”左靖颜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笑什么?我自然是在笑颜颜了。只是揉脚而已,又不是做那档子事,你在在不好意思什么?还是...你在故意的勾引我呢?”

凌薇说着,用指腹在左靖颜的脚心处划了下。看到对方因为这样的刺激而蜷缩起脚趾,凌薇只觉得这种反应可爱的要命。她本想再挑逗几下,却收到了左靖颜一记充满警告的眼神。那意思很明显,再继续下去,后悔的只会是你。

“好啦,我不闹了。”见左靖颜通红的小脸,凌薇不再逗她,而是将药酒抹在手上,悉心的为她按摩。扭伤可大可小,轻则就是像左靖颜这样,伤处肿胀,淤血,几天之内行动不便。重则,伤筋动骨做手术都有可能。

在以前,凌薇也帮一些兄弟做过这种推拿淤血的事。火辣辣的药酒涂在手上,就连没有受伤手都能感觉到几丝灼烧的疼,更何况是左靖颜的脚踝。凌薇并不想弄痛左靖颜,可不把那些淤血揉开,这脚踝就没办法消肿。无奈之下,凌薇把心一狠,用力去揉左靖颜的伤处。

“唔...”许是力道太重,来的又太突然。左靖颜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顺着脚踝游遍全身。那种好似被冰砸到的感觉让她全身发冷,疼的想要叫出来。可是,看着凌薇认真心疼的侧脸,她又生生把到达嘴边的痛吟咽了回去,改成一声闷哼。

“颜颜乖,再撑一下,等会就好了。”左靖颜的隐忍,凌薇一丝不漏的看在眼里。见对方抓着床单的手已经苍白到不像样子,上面的青筋也高高的鼓起来。凌薇鼻子一酸,恨不得现在就抽自己十几个大嘴巴。如果不是她把左靖颜推倒,对方就不会受伤,承受这份痛苦。

“凌薇...”就在凌薇陷入深深的自责时,左靖颜忽然叫出她的名字。顺着声音抬起头,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左靖颜布满薄汗却笑着的脸。凌薇明白,左靖颜之所以这样,完全是不希望自己难过。想到自己对她所作的一切,凌薇俯□,轻轻趴伏在左靖颜身上,把一个个轻吻落在她脸上。

“颜颜,真的对不起,我以后...”

“凌薇,你不需要对我保证什么,因为我从不相信那些随口说出来的承诺。”凌薇的话没说完,便被左靖颜打断。听着对方的话,她心里一沉,却依然安静的等待着下文。

“每个人都喜欢向爱人保证什么,或是轻易说出一些诺言。承诺之所以美好,因为它的虚幻,它的不切实际。我从不相信那些虚假的话,我只在乎那些谎言背后的真实。可是,纵然我不相信那些承诺。你对我说过的每句话,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凌薇,能够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我们有过矛盾,有过争议,可每次发生不愉快之后,你总是会想尽办法给我道歉,让我原谅你。曾经,我觉得我们的年龄相差很多,也时刻在担心你是不是能够一直爱着我。现在,我不再想这些事,也不再害怕了。”

“你说爱我,这是我从没有想过的。我明白你的为人,你的性格。让你说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你是自由的鸟,更像无拘无束的风。我不想用任何手段捆住你,束缚你。同时,我也不想失去你。凌薇,我不知道我们的爱会走到哪一步。可是,只要你的心里还有我,就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左靖颜的话让凌薇心酸,同时还有几丝说不出的愧疚在里面。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性格和以前的经历让左靖颜这么没有安全感。她很少说永远,因为她总觉得永远是比一辈子还要漫长的时间。此时,看着那个躺在她身下只要求自己不要离开的女人,一个想法从凌薇的脑袋里冒出来,让她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左靖颜,也许你低估了自己的魅力,也高估了我的心。哪怕我想的人再多,我的心也只是那么小小的一颗。曾经,它是空的,可是在遇到你之后,却被你填满的再也装不下任何人。我爱你,想要好好的疼你,保护你,永远持续下去。

后宫三千又怎样?我只要你一人就足够了。

“你一天没吃东西,饿了吗?”两个人在一起黏了许久,感到自己的肚子越发空虚,凌薇撑起身子问左靖颜。后者想想,也点了点头。其实左靖颜并不是很饿,身为模特,她早就习惯了忍耐饥饿。只是她觉得凌薇饿了,才会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