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_第54章(1 / 2)

越做越爱GL 晓暴 12724 字 2019-05-10

战戴璇算盘打的响,可是,她没想到会在某天,碰上那个叫蓝铭的男人。{书!包*网小说m.BOOKbao123.CoM)正如外界人所说的那样,这个男人有钱,有权,有势。哪怕年龄很大,却不像那些肥头大耳的猥琐大叔一样让人生厌。所以,从见到蓝铭的第一眼开始,战戴璇便开始了她的计划。

她知道,蓝铭早在十几年前就死了老婆,直到现在还保持着单身。战戴璇觉得,这是老天在给自己机会,让她以另种形式,取回曾经失去的一切。接下来,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她成功引起蓝铭的注意,从而成为她女儿的音乐老师。然而,本来的轨迹,却在此时产生了偏移。

很多时候,战戴璇都在问自己,她是真的不爱蓝汧陌,或是真的很讨厌她吗?虽然嘴上总是说着肯定的答案,心里却又会不断的反驳。的确,她不爱蓝汧陌,却并不讨厌这个女孩。对方把女人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自己,初恋,初吻,初夜,以及很多很多,甚至数都数不清的第一次。

是自己把蓝汧陌从女孩变成女人,让她从一个千金大小姐沦落到背井离乡,要到潇湘阁做事的地步。

痛,是极端的感觉。人生总要经历各种各样的伤痛,身体的,心里的。战戴璇不知道在蓝汧陌为了保护自己,生生把手指砍掉的时候会有多疼。她只记得,哪怕在那种时候,这个傻傻的女孩还在对自己笑着,那么灿烂。

如果,她知道那一切都是自己的计划,她还会那么高兴吗?

那时,战戴璇已经和蓝汧陌在一起许久。她表面上是音乐老师,却在暗地里把自己的学生吃干抹净,同时又隐瞒着蓝汧陌,与蓝铭暗度陈仓。蓝铭和蓝汧陌不愧是父女,他们出手一样的大方,也一样的阔气。不同的是,蓝铭给自己的是金钱。而蓝汧陌给自己的,却是无价的爱。

只是,这份爱太过贵重,战戴璇不想接,也不敢接。

她有花不完的钱,可这些钱,都是来源于蓝铭,也就是蓝汧陌的父亲。如果自己和蓝汧陌的事被那个男人发现,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以保住那个宝贝女儿。战戴璇不想做一辈子情妇,受蓝铭的摆布。她要成为那个ca控者,更要为自己的以后考虑。

于是,为了获得完成计划的资金,战戴璇想到绑架自己这个主意。只是她没想到蓝汧陌会傻傻的过来救自己,使那些她花钱请来的人起了歹心。直到现在,战戴璇还清楚的记得,当那些人要切掉自己手指时,她有多慌张的大喊着不要,差点就要去求那些人。

然而,蓝汧陌却在这个时候出了声。她和那些人说,她是蓝铭的女儿,比自己更值钱。他们可以切她的手指,哪怕是整只手也没关系,只是不要伤害她。整个过程,战戴璇没有再出声。只是看着那些人用刀把蓝汧陌的尾指切下来扔在盒子里,而对方就好像是感觉不到疼痛那般,自始至终都在笑。

战戴璇明白,蓝汧陌并不是不疼,而是怕自己会难过,害怕。所以,哪怕全身都痛到在颤抖,她也强忍着没有吭出半点声音。这是战戴璇最后悔的一件事,她不该为了那些钱,让蓝汧陌承受这份痛苦。可是,如今的自己,似乎正在做着更加恶毒的事情。

蓝汧陌那双没什么肉的腿被她用膝盖压住,自己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放在那里,想必那腿该是痛极的。她红肿青紫的锁骨上布满自己刚刚落下的齿痕,有些较深的,已经破了皮。抓着蓝汧陌手腕的整只手被血染红成一片,那止不住的红色水流顺着对方纤细的手臂缓缓滑落。滴在床单上,逐渐扩散成一滩鲜艳的水合。

她,平静而淡然的看着自己,就好像那些伤并不痛,而那些血也不是从她身上流出来的那般。战戴璇不明白,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蓝汧陌还会如此安宁?她是放弃了挣扎,还是把自己当成透明人?相比起第二点,战戴璇显然更喜欢前一个解释。

“蓝,我就知道,你也期待着我如此对你。怎么样,你的身体,是不是很想念我?”战戴璇说着,将吻落在蓝汧陌肩膀旁边。再慢慢向下,吻上那条沾满血渍的手臂。鲜血甜腻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战戴璇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血的腥咸,反而有些喜欢。

于是,她顺着血液流淌的方向游移而去。见蓝汧陌手腕上的那条伤痕又一次崩裂开来,她用指甲在缝隙中来回滑动,不厌其烦的搅动着其中的一层层皮肉。感到身下人的颤抖,她笑的更加开心。好似贪婪的婴儿那般,张口将伤痕中溢出的鲜血舔掉。

“蓝,哪怕过了这么久,我对你的身体还是这么迷恋。想必言清菡选中你的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吧?你在床上的样子,真的很动人。”战戴璇说着,将右手探到蓝汧陌分开的腿间。然而,触手之处,却是比杂草还干的软地。瞥见蓝汧陌眼里的嘲讽,战戴璇有些不知所措的停下动作。

“你...为什么...”很显然,蓝汧陌毫无反应的身体对战戴璇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她不相信对方会对自己的触碰毫无感觉。在以前,自己只需要亲她几下,这个人就会深深沦陷,被自己攻到溃不成军。

“怎么?你很疑惑,我为什么没有反应吗?战戴璇,我说过,我不再爱你了。我的心不爱你,我的人不爱你,就连我的身体,也对你没有一点反应。不论你怎么对我,在我眼里,你已经成了过客。我爱的,只有言清菡一个人。我的身体,也只会为她动情。”

“好!好!”听了蓝汧陌的话,战戴璇连说了两个好字。她粗鲁的把蓝汧陌从床上拖拽到地上,再从房间的抽屉里拿出好几条粗壮的铁链扔在旁边。当脖颈和四肢被铁链拴住,再被捆绑到旁边的暖气片上。蓝汧陌无谓的看着战戴璇,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会面对什么。

“蓝汧陌,你最好永远都对我的触碰没有感觉。等一会,我要让你跪着求我上你!”战戴璇说完,从不远处的桌上拿来个白瓶,从里面倒出几粒红色的药丸在手上。看她做这些事,蓝汧陌眼中闪过几丝惊慌和无措,很快就被她隐没了去。

脖颈被捏住,蓝汧陌不得不张开嘴去呼吸。与此同时,战戴璇将那些药丸一股脑的塞进自己嘴里。蓝汧陌挣扎着想要吐出去,却还是被战戴璇用水强行送了进去。随着对方捏住自己脖颈的力道渐渐松散开来,哪怕她并没有说这些是什么药,蓝汧陌也能猜到个大概。

“这药很厉害,不用多久,你就会知道,你有多需要我。”话音落地,战戴璇转身离开房间。看着自己被铁链拴住的手脚和脖颈,蓝汧陌无力的瘫倒在地上,用双手搂住自己□的身体。

“清菡,你什么时候才会过来找我?我好怕,真的好怕。”

☆、第119章

曾经在书上看过这样一句话,太阳的温度极高,内核温度可高达摄氏一千五百万度。那是怎样的热,没人能够想象到。也许,只要稍一靠近,整个身体就会化为灰烬,不留丁点残渣。热到极致,便是粘稠,灼伤,亦是刺骨。

身体内好似有数万只蚂蚁在爬来爬去,又好像有人在用刀子划着内里的一根根白骨。痒且痛,想抓,却又不知该抓哪里。汗水顺着额头和鬓角滑落,沿着下巴掉在木质的地板上。伸手去摸一下,便能感受到这滴汗水的高温。

蓝汧陌知道,战戴璇喂给她的药正在发作。小腹就好像吞了一簇火苗,时刻灼烧着她的神经。腿间泛起的阵阵sh意让她不受控制的把腿夹住,蓝汧陌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碰一碰那处已经热到快要化掉的腿心。然而,双手却是被铁链束缚在暖气片上,根本无法触到。

战戴璇很聪明,也很残忍。她把自己的脖颈和双手捆绑在暖气片上,铁链很粗,却并不长。双手除了能抱住身体之外,根本就无法伸直,勉强到极限,也只能触碰到小腹周围那一带。蓝汧陌知道,这是对方故意而为,目地就是想看自己狼狈的模样。

“清菡...”心里想着的名字脱口而出,蓝汧陌撑着颤抖的身体坐在地上,用双手死死抠住地上的木板,不停呢喃出言清菡的名字。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字在此时成为蓝汧陌最后的精神寄托,就好像救命稻草那般。

“哈...哈啊...”随着时间的推移,药效不仅没有减退,反而还有愈来愈烈的趋势。本来坐直的身体再也无力支撑,而是瘫倒在地上。蓝汧陌张口咬住受伤的手腕,空出来的另只手则是不停抠着自己的锁骨。

伤处被如此粗鲁的对待,带来阵阵冰冷的痛感。蓝汧陌颤抖着身体,加大了嘴上和手上的力道。她很痛,很难受,可是,就算再伤口再疼,她也要让它痛,让它流血。就算是痛晕过去,也比承受这份折磨要好。

身体的难受因为痛觉而消解了一些,那份空虚的感觉却依旧那么明显。双腿中心痒到不行,高高的肿胀起来。蓝汧陌能清楚的察觉到自体内流出的欲望之水已经顺着大腿流淌在地上,那里,渴望有人能够进入,渴望到发疼。

“清菡,我不想离开你。我想要把一切都告诉你,你别再生我的气好不好?”蓝汧陌自言自语着,这时,房门被缓缓推开。看着满脸得意朝自己走来的战戴璇,她笑了出来。“蓝,你忍的很辛苦,是不是?只要你跪下来求我,我就会满足你所有要求。”站在蓝汧陌身边,战戴璇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倒在地上的人。视线扫过地上那滩晶莹的液体,她脸上的笑意更浓。

“呵呵...”战戴璇的问题,蓝汧陌并没有回答,而是轻声笑出来。这个笑让战戴璇有些疑惑,她蹲□,将蓝汧陌散在头上的黑发撩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惨白中透着潮红的脸,还有两片染血的唇瓣。明明已经难受成这样,可蓝汧陌的双眸依然很清晰,没有丝毫涣散的模样。

战戴璇从没见过这样的蓝汧陌,在她印象中,年少时的蓝汧陌是乖巧的,天真的,周身还萦绕着清淡薄然的忧伤。而现在的蓝汧陌,更像是浴火重生之后的凤凰。她比以前更美丽,更诱人。妖媚的外表下,还是当年那个清纯的灵魂。纵然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十足的魅惑,那双红眸却还像初见那般清澈。

如今,这个女人全身赤/裸的躺在自己脚边。因为太过难受,她不停的喘着粗气。那两颗白皙的浑圆随着她胸口的起伏而来回晃动,象牙白的肌肤上布满各种各样的伤痕,还有一层粉红色的薄云。只一眼,便让战戴璇觉得口干舌燥,恨不得一口将这个尤物吞入胃里。

“蓝,不要忍着,好不好,来,求我,让我给你解脱。”战戴璇说着,伸手去摸蓝汧陌的脸。谁知,她才把手伸过去,对方便猛的张开嘴,死死咬住她的手。人人都说,十指连心,想必手被重伤,定是十分痛苦。

因为剧痛,战戴璇闷哼出声,她站起身,奋力挣扎着想要把手从蓝汧陌嘴里拿出来。然而,她越是挣扎,蓝汧陌就咬的越用力。眼看着鲜血从对方的齿缝中溢出,战戴璇慌了。她用脚狠狠踹在蓝汧陌的小腹上,肋骨上。高跟鞋的前端和后跟尖锐异常,只几下,蓝汧陌便被踢到没了力气,嘴上的力道也松了不少。随着战戴璇一脚踹在她肩膀上,蓝汧陌终于松了口,无力的躺在地上。

“你咬我,你居然敢咬我!我的手差点就被你咬断了!”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战戴璇愤怒的用高跟鞋踩在蓝汧陌左手上。踩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蓝汧陌断掉小指。因为尾指被生生砍断,那里的骨肉本就有些脆弱。如今被战戴璇一踩,她们都听见,其中的骨头发出咔哒一声脆响。

肉体的痛终是缓解了身子的渴望,蓝汧陌狠狠咬着下唇,承受战戴璇一次又一次踢在自己身上。高跟鞋划破皮肤,带来阵阵刺痛。这些,蓝汧陌已经顾不得了。她把视线落在自己左手上,那只手被战戴璇踩完,变得更加狰狞。给清菡看的时候,只怕会多一处伤痕。她会不会觉得难看?又会不会心疼呢?

“喂,你死了吗?”见蓝汧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连点声音都没有,战戴璇心里一惊,急忙去看她。这才发现,蓝汧陌的眼仁已经布满了血丝,那片惨白的下唇被她咬到满是伤痕,却还是不肯放开。她身体抖得像筛子一样,就连自己都能感受到她的疼痛。可这人嘴边仍旧挂着那抹浅淡的笑意,不曾隐去。

蓝汧陌的表情吓坏了战戴璇,看着对方被铁链磨破的手腕和脖颈,她起身,慌张的朝门口走去。随着门被嘭的一声关严,蓝汧陌摸着自己被踹疼的肋骨和小腹,吃力的喘息着。在刚才,她以为自己就要承受不住了。可是,只要一想到言清菡,似乎什么痛苦都没有关系了。

缓慢而吃力的将左手挪到面前,看着小指的断裂处,蓝汧陌有些黯然的垂下眼帘。只见那本就少了一根手指的断处已经被战戴璇踩到凹陷下去,还在向外流着潺潺的鲜血。就好像车祸中被压瘪的人,看上去格外惊悚而丑陋。

想起言清菡不止一次想要看自己掩藏在手套之中的左手,蓝汧陌无奈的苦笑出声。这只手,怕是比之前更没办法见人了。想到战戴璇刚才气急败坏的模样,蓝汧陌相信,她是不会再来了。

哪怕身体内消失不见的欲望又再汹涌起来,对方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雅兴来对自己做那种事。这样,就好,蓝汧陌在心里对自己说。“清菡,我只能,也只要做你的女人。我要把自己保护好,等你过来找我。”

蓝汧陌说着,傻傻的笑出来,只是这个笑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的脸便僵硬在原地。在刚才,她又一次想起在最后分别时,言清菡对自己说过的话。她说,她不确定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不是爱。她说,她需要一段时间冷静下来,不想再见到自己。

清菡,你知道吗?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活在等待中。婴儿时期,我等待着长大。小时候,又在等待着父亲能够回家来看我一眼。到后来遇见战戴璇,我又在等,等她能够彻彻底底的爱上我,属于我。

其实,我并不是没有看出战戴璇对我的排斥。她从不让我碰她,我以为她是强势,不习惯,现在看来,只不过是她不想被我碰而已。我很高兴,能够遇见你。从第一次见面,到再度相遇。这期间,我一直都在茫然无望的等待。

你说过,我们从此以后就是陌生人。我听了,也照着做了。可是,我却在心里期盼着我们能够再一次见面。也许是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我真的再一次见到你了。我好开心,真的很开心。我总是在等你,等你注意我,喜欢我,爱上我。等你下班回家,和我吃晚饭,然后再一起入睡。

现在,我真的等够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我想你,发疯一样的想你。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任何人,只有一个让我讨厌的战戴璇。我不知道她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我不怕她骂我,打我,我只是怕她让我再也看不到你,或是做出一些让我没资格再与你一起的事。

清菡,不要让我等太久,好...好不好...

身体再次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那股空虚灼热的感觉快速蔓延至全身。蓝汧陌跪在地上,看着旁边的铁质的暖气,她笑了笑,用头狠狠撞在上面。一下,很痛。两下,更痛,三下,四下,五下...直到麻木。

当视线彻底陷入黑暗之前,蓝汧陌看着头顶的天棚,直直躺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