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_第70章(1 / 2)

越做越爱GL 晓暴 13333 字 2019-05-10

木桩上。(书×包×网小说下载wWw.bookbao123.coM)众人:耶稣?)

敌人:季牧染!你还敢来!我们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哈哈哈哈。(众人:警察,这里有一个蠢货。)

染姐姐:放了她,还有我另一个手下。

敌人:什么?你让我放我就放?那我多没面子,我不放!还有,你那个迷路的手下,好像是掉到粪坑里淹死了。(众人:小狼,你死的好惨。)

染姐姐:...(很显然,小狼的死法,让染姐姐觉得格外丢人。)

小狼:染姐姐!你不要听他们瞎说!我只是掉金粪坑里而已!没有淹死啊!(这时候,满身沾满了那啥的小狼跑过来,上去就要抱染姐姐。染姐姐一个侧身,某人没有刹住脚,直接抱住了前方木桩上的方少。)

小狼:啊!!!

方少:啊!!!

敌人:啊!!!

小三子:你们喊啥?

三人:臭死了!!!!!!!!!

染姐姐:...

敌人:季牧染,你先是杀我手下,现在又用米田共来熏我,今天,我不杀你,我绝不会善罢甘休。(敌人说着,拿着西瓜刀朝染姐姐冲去。众人:大哥,这不是幽灵模式,你还拿小刀,找死咩?)

染姐姐:...(淡定从容的掏出黑风,正在她准备射击的时候,某三只忽然向她冲了过来)

三人:染姐,让我们保护你!

染姐姐:!(眼看着三个身上沾着便便的人朝自己扑来,染姐姐一个侧跃,跳到旁边,而那三个人和后面过来的敌人因为收不住脚,一齐滚到了楼梯下面...看着那三个已经魂魄升天的人,染姐姐拽下一朵装饰用塑料ji花,仍在她们旁边。)

染姐姐:自作孽,不可活。(捂鼻子遁走。)

晓暴:又一期染姐姐小剧场完结啦,不出意外的话,下期就是压轴的一期小剧场啦。哦呵呵呵,参加最后一期小剧场的亲要准备好哦,你们即将承受最高的荣誉,你们懂得!!!

☆、第148章

经过这段小插曲,餐桌上的人,除了言清菡以外,很快便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眼见凌龙在自己身边坐下,殷勤的为她把刚刚上来的牛排切好。言清菡强忍着心里的不适,机械般的把那些食物的塞进嘴里,用余光偷瞄身旁的莫霖。

对言清菡来说,莫霖向来都是个极其强大的存在。不仅仅因为他是自己的外公,更是因为他身上拥有的气场以及那份历练。在如今的社会,一代新人换旧人,前浪总会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可老人却有着年轻人远远比不上的一点,那便是经历。

莫霖之所以可以在如今的政界站住脚,靠的不仅仅是曾经的那些势力,更多的,是靠他培养起来的新人。莫霖年事已高,哪怕还是军区首长,也会在不久的将来退休。一旦莫霖退休,莫家的势力无疑会受到打击。未雨绸缪,早在很久以前,莫霖就培养了自己的一路支线,以防止他退居后台,莫家被其他家族压迫。

言清菡知道,比势力和财力,自己远不及外公的一半。然而,她还有最后一个办法可以用。虽然这样做很可能会使自己失去一切,或是伤了外公的心。可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出手了。哪怕凌龙的意外出现是她没有想到的,也不会打乱言清菡原本的计划。

一个多小时过后,这场毫无乐趣的晚宴终于随着莫霖的用餐完毕而结束。言清菡放下刀叉,用手帕清理着嘴角。这时,莫霖起身朝楼上走去,在楼梯拐角处叫了自己。迎着所有人疑惑,嫉妒,或是幸灾乐祸的视线,言清菡淡定从容的朝楼上走去,跟随莫霖去了书房。

“言言,你对外公的意见,是不是很大?”才刚刚进去书房,莫霖就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外公为何这么说?您是清菡的外公,是我从小到大最尊敬的人,清菡又怎么会对你有意见?”言清菡冷静从容的回答着莫霖的话,那副淡定自若的模样,就好像她还是当初那个言清菡,从未因为蓝汧陌的事与莫霖发生过争执。

“言言,外公虽然老了,可眼睛没瞎。你今天在餐桌上的表现,我看得清清楚楚。说实话,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你如今会对我这个外公没有一点偏见。纵然你会恨我,我也不会同意你和那个女人在一起。”

“我已经纵容你很久了,现在,我没办法任由你继续胡闹下去。我和你父母在电话里说了你和她的事,他们听后很诧异,说是处理完那边的工作就会尽快回国。我想,他们心里的想法,应该和我是一样的。”

“你是言清菡,是我莫霖的孙女,是言氏未来的总经理。先不说那个女人的身家背景怎样,单凭她是女人这点,我就绝不会同意你和她在一起。今天我叫凌龙来,是给你一个警示。三个月之后,我会举办你和他的订婚仪式,半年之后,举行婚礼。”

莫霖的话,带着毋庸置疑的态度和命令语气。言清菡静静的听着,表面上装得风平浪静,心里却已经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她紧攥着手中的包,力道大得连指节都泛起惨白,却还是不肯放手。

她真的不明白,莫霖为什么一定要自己结婚。她已经听话了这么多年,现在只是想要保护一段她想要的爱情而已,为什么所有人都不肯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外公,我知道自己是谁,也知道身为言清菡,我应该承受的是什么。父母只有我这一个孩子,我该继承家业,顺从的结婚,然后再生一个孩子作为下一任继承人。这样的生活,我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在遇到小陌之后,我真的没办法再回到原来的轨迹里。”

“虽然我和她的相遇很离谱,这份感情也不是常人能够接受的。但是,我依然很努力在维护这段感情。的确,蓝汧陌是女人,和她在一起,我会失去很多东西。可外公你有没有想过,和她分开,我会怎么样?”

“你让我和凌龙结婚,我是真的做不到。况且,就算是和他结婚了,我对男性的厌恶,也不会容许他碰我。外公,你认为,会有哪个男人可以接受不会和他行夫妻之事的女人?”

言清菡把话说完,书房陷入一片沉寂之中。看着莫霖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雪茄,言清菡识趣的走上前,替他点燃,再恭敬的站到一旁。很快,浓厚的烟雾弥漫至整个房间,那味道,熏得言清菡微微皱起眉头。

“言言,你说的这些,不过是你想要逃避结婚的借口而已。我已经和凌龙说过你的情况,他说他并不介意这件事,如果你无法接受他,他可以耐心等待,或是取出他的ji子移植在你体内,产下后代。你和他可以没有夫妻之实,但一定要和蓝汧陌断的干干净净,这是他唯一的要求。”

“呵呵...”听过莫霖的话,言清菡无奈笑出声来。事到如今,她还能说什么?自己的外公居然把她的身体情况告知给一个外人,其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结婚。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亲情已经从曾经的血浓于水,变成了如今的淡泊如茶?

“外公,你这是在逼我。”

“言言,如果有其他选择,外公不会这么做,是你太不让我省心。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如果你和蓝汧陌在一起的这件事传出去,对莫言两家的名誉是严重的打击,我绝不允许这种事出现。”

“名誉?外公,是不是在你心里,家族的荣誉比孙女的幸福还重要?其实,我很早就想要告诉你,这些所谓的虚名,清菡一点都不在乎。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家里的好孩子。为了让你们开心,我强迫自己去做我不喜欢的事,付出超出常人一倍乃至十倍的努力。”

“小时候,其他孩子在玩耍,我却要在书房里写题,担负起许多我无法负荷的重担。外公,这么多年过去,我真的很累了。你以为,莫家是名门,无法承受这种丑闻。可是你知不知道,在莫家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隐藏着怎样的腐败?”

“你什么意思?”听到言清菡意有所指的话,莫霖低声问道。

“外公,清菡的意思是,你只看到我的大逆不道,却没有看到有些人对我做了什么。如果你真想要保护莫家的名誉,就应该做到真正大公无私,不是吗?”

“言言,你...”看到言清菡眼中闪烁的泪光,莫霖站起身,静静的与其对视。

“外公,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你早就知道,那次车祸,其实是二舅动的手脚。其目地就是要除掉我,嫁祸给大舅,从而获得莫氏企业的继承权。”

“你胡说什么!言言!外公警告你,这样的话,我不允许你再说第二遍!”言清菡的话把莫霖气的脸色通红,看着他充满愤怒的眸子,言清菡并没有漏掉,在自己说出二舅这两个字时,对方的手抖了一下。

“外公,清菡敢这样说,就是找到了充分的证据来证明真相。这一切,确实是二舅所为。他先是找凌龙合作,让凌龙买凶对我的车动手脚。因为在外人看来,凌龙是钦慕于我的人,谁都不会想到,他会伤害我。”

“不过,凌龙的确不想我死,只是二舅给他开出的条件太诱人,他才会上当受骗。至于这个条件是什么,无非是二舅和他说,等他当了莫氏的主人,就为他和我举办婚礼。于是,凌龙就自以为是的当了这个前卒兵。”

“这些年来,我真的看低了二舅的心计。他这招借刀杀人,一石二鸟的方法,颇有外公当年的风范。这场车祸,我死了,他可以嫁祸给大舅和凌龙两人,把干系脱得一干二净,还可以获得莫家所有的家产。

“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我会在那场车祸中死里逃生,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他之所以会失败,正是因为他没想到,蓝汧陌会拼了命的来救我。也正是因为那场车祸,小陌也受到他的注意。”

“为了彻底实施计划,他先是调查了我和小陌的关系,在得知我们彼此相爱之后,他找到战戴璇,开始了另一个精心策划的布局。外公,也许你也很好奇,为什么战戴璇当初没有听你的话把蓝汧陌送到国外”

“其实,有一部分是不想送,另外一部分,就是她和莫雷需要小陌作为扳倒我,铲除大舅的筹码。这些天,我总是会遇到一些意外,还有很多记者会来偷拍我和小陌。如果不是我够机警,只怕我和她的关系早已经上了报纸。严重些,清菡便没办法站在这里和您面对面的谈话。”

“我明白,外公包庇二舅是想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可是,您有没有想过,他已经失去了人性,无论给他多少次机会,都无法改过。外公,他连你都能算到计划之中,你对他这般仁慈,又是何苦呢?”

言清菡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沓文件放在莫霖面前,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光盘和录音笔。看着她因为强忍泪水而通红的双眼,莫霖颓然的坐到椅子上,愣愣的翻阅着那上面关于莫雷挪用莫氏公款,私下收购言氏企业股份,与凌龙合作迫害言清菡,以及他与战戴璇合作的所有证据。

“言言,外公对不起你。”过了许久,莫霖才说出这句话。凝视他头上的白发,言清菡闭上眼,挤出一抹苦笑。“外公,清菡之所以会这样做,并不是有什么目地,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给我和小陌一个机会。”

“你疼爱儿子的心情我能理解,所以,我希望你也能体会一下我的感受。小陌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她是那样一个好女人,我真的不能失去她,不能再让她为我难过。就当是清菡求你好不好?请你给我们一个机会。”言清菡说着,直直跪在莫霖面前。看着她挺直的脊背,莫霖沉默许久,最后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起来。

“言言,在以前,外公总觉得你像你爸爸多一些,不论面对什么事都那么淡然,没有一点我的霸气和狠辣。如今,外公觉得我当初的想法是错了。你,果然是我莫霖的孙女。我明白,你这份证据,不只有一份。只怕我不同意,下一秒,这些资料就会传到警局那里。到时候,你二舅,也就没人能保住他了。”

“外公,你误会清菡了,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不会这样做。”听到莫霖的话,言清菡急忙解释着。她不想被莫霖当成一个冷血的人,事实上,真的要她去把自己的亲生舅舅送入监狱,她做不到。

“好了,我明白,也懂了。这次是外公对不起你,你和那个女人的事,我不会再管。至于你父母那边,是你自己要解决的问题。这份资料,我不希望除了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再看到。同样的,我也不希望在某天,报纸上登出你和那个女人搂搂抱抱的照片。”

“外公,这份资料,清菡绝不会再透露给其他人。我和小陌,也会小心谨慎的在一起。”

“嗯,就这样了。你走吧,这些天外公想一个人静一静,不要让我在莫家看到你。”

“外公,对不起。”

“好了,走吧。”

见言清菡愧疚受伤的表情,莫霖烦躁的挥挥手,不再看她。见对方如此决绝的模样,言清菡擦掉眼前的水雾,转身离开。外公,清菡的确是不孝,以后,就让我和小陌当你的孙女,好好照顾你。

言清菡和莫霖的谈话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迎着楼下所有亲戚的目光,她快步走出莫家别墅。才推开门,就看到了那个站在自己车前,穿着一袭灰色西装的男人。言清菡想也没想,直接扑进对方怀里。

“事情都办好了?”男人的声音很温柔,却带着异常沙哑的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