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还真是女人啊(1 / 2)

“我也是事后看到枡山宪三杀人的报道,才发现这张拍歪了的照片里有他们两个人,也只有这张照片,”小黑道,“现在对于真池集团而言,不跟杀人犯扯上关系才是最主要的,他们说是商业洽谈也没有证据,枡山宪三死于枪杀,尸体又被大火烧焦,虽然现场找到了枪,警方也猜测是他举枪自杀,他手上的枪也被烧成残渣,无法进行弹道比对,但我也可以猜测真池集团那位大少爷才是主谋啊,枡山宪三之后是被杀人灭口……是不是事实并不重要!让真池集团拿出5百万,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想更多的钱,就看你自己怎么做了,你就算勒索我,我最多也只能拿出1百万给你!实在不行就算了,你手中的东西也就是让我被开除而已,以我的能力,去别的报社照样能生活!”

女人考虑了一下,“照片、底片,还有具体的信息给我。”

“那边那辆红色跑车就是那位大少爷的,至于具体的情况,我也没法调查清楚,毕竟那种人不是我能随便接触到的,要调查你可以自己去,至于底片,我当然会给你,”小黑道,“不过你也要把你手里的东西交给我。”

“没问题。”女人答应下来。

两人交换完东西,小黑又把自己调查到的情况告诉女人,才转身进了巷子。

女人走到巷子口,看着不远处街边的毛利侦探事务所,点了一支烟,低头用手机把照片上的内容拍下来,准备发邮件过去,迟疑了一下,还是把500万的数字改成了100万。

她本来也没指望能勒索那个记者多少,同样没多大威胁性的东西,明显还是勒索有钱人比较容易。

……

毛利侦探事务所。

池非迟悄悄留意着灰原哀的反应。

这一次见面前,他没去找团子或者别的动物消磨戾气,不过大概是相处熟了,今天雷达没起反应。

灰原哀在厨房里帮忙,察觉到背后有道视线,疑惑转头看去,发现池非迟在跟毛利小五郎说话,又疑惑收回视线。

池非迟跟毛利小五郎随便聊了两句,察觉手机振动,拿出一看,点开新邮件。

里面,一张照片附带着一句话:

【100万日元,照片和底片都卖给你】

枡山宪三!

池非迟一眼就看到了照片的重点,倒也还冷静,快速分析着。

现在要考虑三个问题。

第一,照片曝光出去的后果。

如果曝光出去,引起舆论,也可以解释为商业洽谈,或者他找枡山宪三买某款限量版的车这种私事,枡山宪三是汽车企业的董事长,他委托这种事不奇怪。

不过,这最多只能平息外界民众的疑问,在接触过贝尔摩德之后,要是他再疑似跟枡山宪三也有接触,fbi那群人会盯上他的。

不一定怀疑他是组织的人,但一定会怀疑他手中掌握了组织的某个线索,甚至跟组织有合作,跟他的洗白计划冲突。

他只是想变成贝尔摩德用来干扰fbi判断的‘假目标’而已……

第二,对方掌握了多少线索。

勒索金额不高,对方应该不知道这张照片的重要性,也没多少把握能勒索到他,也就是说,对方手里可能就一两张引起舆论的照片,没掌握多少线索。

第三,对方的态度。

有一点很微妙,对方说的是卖给他,算勒索,也有点交易的意思,就好像在说——‘我知道真池集团在压风声,我缺钱,你给钱,这张照片和底片给你’,100万日元的价格买照片,不多不少,也卡在交易范围,而不是勒索。

100日元,折合人民币也就是6万多,他拿得出来。

不过他在伦敦、在东京,或自己做或看着琴酒做,见过太多威胁勒索了,这种事有一很可能就有二,越表现得重视,对方越可能得寸进尺。

再者,他也不想将一个不安定份子放在外面。

“好了,可以开饭啦!”毛利兰笑眯眯端着菜出厨房。

灰原哀也帮忙端了一盘菜,摆上桌。

池非迟收起手机,暂时没有回复,安心吃饭。

首先,曝光出去,影响不大,不急。

其次,照片和底片肯定要拿回来,人也不能放在外面,不至于杀人,但最好先‘安排’掉。

最后,照片应该是那天去商城被拍到的。

当时如果有人举着手机,枡山宪三没注意到,他也会注意到,以当天的情况、照片上的聚焦点、照片的歪斜程度来推测,对方应该是个记者,当天去报道狙杀事件,结果之后不小心在拍歪的照片里,发现了他和枡山宪三的身影,想试试看能不能敲诈掉钱。

吃过饭,池非迟带灰原哀下楼。

“这么晚了去哪里看猫?”灰原哀熟练地爬副驾驶座。

“文京区。”池非迟上车,瞥了一眼后视镜,在触及到街口一道偷偷看这边的人影时,快速记下特征,收回视线,开车离开。

女性,穿着黑色的外套和休闲裙装,身高大概在170——175之间,中等偏瘦,发型、发色很特别,看体型和后颈、背部、腿部的轮廓,练习过且长期坚持练习舞蹈!

让他在意的是,他觉得这个女人有点眼熟……

该不会是绿川纱希吧?

他记忆深刻的一个案子,应该会在很久之后才会发生。

因为男朋友欠债跑路,绿川纱希就去了酒吧做舞女,一边勒索别人、帮忙还债,一边在一个家徒四壁的公寓里等,回家后,一天天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路,现代版的望夫石,一望就是几年。

再之后,绿川纱希因为掌握了一些人的秘密,被人杀害,一直到死,也没能等来她想等的人。

不过,如果是绿川纱希,那他对勒索方的推测是错误的吗?

不,那张照片绝对是一个记者拍的。

如果刚才那个鬼鬼祟祟的女人就是威胁者,也是绿川纱希,那就还有一个知情人!

后方,绿川纱希拦了一辆出租车,远远跟着红色跑车后面,看到前方的车子停了,连忙让司机停车。

池非迟下车后,跟灰原哀说了一声,走进街边的宠物商店。

嗯……真池宠物商店,自家的。

不过买猫粮还是要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