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3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1 / 1)

杨修的话说的很违心。

大魏不是后世的明清,明清时期君王登门拜访对臣子来说是极大的荣誉,足够臣子吹嘘炫耀大半辈子,秦汉魏晋的臣子却截然相反,人家是靠实力混的,不喜欢溜须拍马那套。

说通俗点,人家是要脸的。

对于曹昂的到来,杨修是一百二十个不欢迎,但这次的事他们杨家理亏,把这位爷惹毛了还真可能拿着手里的机关枪一顿突突,怪危险的。

曹昂下车,斜眼看着杨修阴阳怪气的说道:“杨部堂,大中午的不上班,溜号啊。”

杨修:“……”我为什么溜号,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他嬉皮笑脸的说道:“有份文件落家了回来取一趟,刚准备过去您就来了,您说巧不巧,要不进去坐坐。”

曹昂狠狠瞪了已经站起,缩在石狮子旁边的胡三一眼,大踏步向门内走去,杨修踩着小碎步急忙跟上,并将手伸向他手中的机关枪,谄媚笑道:“陛下,这玩意怪重的,让臣拎着吧。”

曹昂将手缩向一边,压根不给他这个机会,两人一前一后跨过门槛,没走几步便看见杨彪迎面赶了过来。

杨彪尚未到近前便远远喊道:“陛下大驾光临,老臣有失远迎,还望陛下恕罪。”

杨老头可是跟老曹同辈的人,曹昂可以不给杨修面子,却不得不考虑杨老头的面子,见他到来果断停住脚步,将机关枪扔给身后的胡三拱手道:“老太尉近来可好。”

“好好,好着呢。”

杨彪来到近前再次行礼,侧身弯腰伸手,热情笑道:“陛下请。”

曹昂顺着他的指引来到大厅坐定,然后便黑着脸不说话了,不是他不想说,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说,这种事怎么看都是女孩子吃亏,女方家若上赶着就有点迫不及待的意味了,传出去难免惹人非议,吃瓜群众的嘴可是很恶毒的,什么难听话都能给你蹦出来,他倒无所谓,脸皮厚习惯了,但她闺女不行啊。

唉,生闺女干什么,真是操不完的心。

杨彪多少听到点风声,笑道:“陛下,两个孩子的事老夫已经听说了,俗话说的好,女大不由爹儿大不由娘,现在的孩子都太有想法,做家长的应该多听听他们的意见,您说呢陛下?”

曹昂不悦的盯着他问道:“老太尉的意思是?”

杨彪立马表态道:“老夫斗胆替孙子求个亲,不知陛下……说实话,童公主下嫁到杨家,那是我杨家的福气啊。”

屁的福气,论门楣他们曹家还真不如杨家,以杨家的威望和实力压根不需要当外戚,也从未有过这方面的想法,杨白劳你个混账东西,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那位姑奶奶,脑子被门挤了吗?

杨老头表态了曹昂反而拽起来了,靠着沙发抱着双臂说道:“等白劳回来我问问再说,他人呢?”

杨修连忙笑道:“已经派人去学校找了,很快就能回来。”

曹昂点头道:“那我就等着。”

等了约半小时杨白劳没来曹操来了,接到消息的三人不得不出门迎接,将曹操请进大厅坐定。

比起黑脸的曹昂,曹操就显得兴奋了许多,得到杨彪保证后立马代入亲家角色,跟杨彪拉起了家常,诉说着各自家族的历史。

曹家历史没什么可聊的,但架不住老曹能吹啊,将曹参认做祖宗后曹家的历史就有说头了。

曹昂坐在一边听的那叫一个腻歪,果然暴发户任何时代都不受待见。

又过半个小时,杨白劳终于回来,众人才停止闲聊扭头向他行注目礼。

被这几位祖宗盯着谁心里不犯怵,杨白劳刚跨过门槛腿就软了,哆嗦着行礼道:“学生叩见陛下,拜见太上皇,孙儿见过祖父,孩儿见过父亲。”

曹昂抬头打量过去,这小子自小丰衣足食,又跟着曹晟打架斗殴运动量足够,长的人高马大,也算是个长腿欧巴,他冷哼一声不再理会。

杨彪却不客气,拍着茶几呵斥道:“老实交代,童公主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杨白劳脸色一白,颤抖的问道:“她怀上了?”

杨彪没有回答,而是用杀人的眼光死死瞪着他,做好了大义灭亲的准备。

杨白劳却得瑟了,身体不哆嗦了腿也不抖了,咧嘴笑道:“前段时间我俩喝了一场酒,喝的有点多所以……”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酒后发生点什么情理之中嘛。

杨彪蹙眉道:“就一次?”

一次中招,命也太背了。

杨白劳低头道:“后面还有几次,那个……这个……你们比我懂吧。”

“你个混账玩意。”

杨彪气的操起桌上的烟灰缸就砸了过去,眼看烟灰缸直奔脑袋,这要砸中…杨修急了,抬脚狠狠一踹,杨白劳成功倒向一边,烟灰缸贴着他的耳朵飞出。

“哎吆,头怎么又疼了,子脩快送我回宫。”

事情弄清楚了曹操也懒得久留,偷偷踹了曹昂一脚捂着脑袋缓慢起身。

“哦哦……”曹昂站起扶着他离去,杨彪起身相送,经过杨白劳身边时不解恨的又踹了他一脚。

杨彪父子将曹家父子送到门外,杨彪亲自打开车门送曹操上车,同时笑道:“陛下和太上皇放心,老臣这就收拾东西进宫提亲去。”

曹操没坐自己的车,反而上了曹昂车,闻言摇上车窗,吩咐司机开车。

看着他们离去,杨彪的脸也黑了下来,冷哼道:“德祖,家法给我拿来,老夫今天非抽死这个逆孙不可。”

杨修心里也有气,闻言笑道:“父亲放心,今天不打断他的腿我就不信杨。”

比起他俩,曹操却是另一番心境,靠着车窗大笑道:“哈哈……总算是嫁出去了,子脩,你说的什么自由恋爱还是挺靠谱的嘛。”

曹昂翻白眼道:“童童才二十,大学都没毕业呢,这个混账东西,我真想给他一梭子。”

曹操一巴掌呼在他脑门上骂道:“知足吧,别人家女孩到你闺女这年纪孩子都快上学了,你还拖着,准备拖到什么时候去,我还不了解你小子嘛,故意满世界吆喝图什么,还不是怕杨家反悔。”

这事要不弄的人尽皆知,以杨家的体量还真有可能反悔,到时再闹,不管胜负都是曹家丢脸,现在则不同,人尽皆知的事杨家再反悔,曹家收拾他们就不需要找理由了。

父子俩驾车回宫,拦住过路侍女一询问,宫中嫔妃都去了童公主的寝殿,父子俩对视一眼同样赶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