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县令的巴结&nbsp四更求钻石(1 / 2)

马车里,罗章在听完了县令的诉说后平静如水,但其内心却怒火滔天。

他万万没想到给自己下绊子的居然会是长孙冲!

要知道他与长孙冲并没有仇怨,他为何给自己下绊子?

是因为房俊?还是因为他知道了罗家与长孙家的世仇?

要是前者倒还好,若是后者……

想到这,罗章双眼眯起了一条缝。

罗章不说话,跪在马车里不停磕头的县令心里快哭出来了。

大哥,大爷,我都这样了,你还不饶了我吗?

为什么还不喊自己停下?难道是还有怨气?

可你有怨气你找那马县令,找长孙冲啊,为何要相逼我一个小小的县令?

再这样磕下去,我就完了啊!

然而心里虽不想再磕了,但动作并没有停下,县令生怕罗章就因为他态度不好而不放过他。

马车里不停传来砰砰砰的响声,令赶车的车夫以及跟随马车的师爷,主簿很是疑惑。

有心想问问县令怎么回事,但县令都没发话他们也不敢冒冒失失的开口,只有脑海中不断脑补马车里罗章与县令做着不可言喻的事情。

罗章要是知道这些人会这样想,怕都有掐死他们的冲动。

哥们不过是想事情,是县令自己磕头不停,关自己鸟事,这大唐人还真会脑补!

良久,罗章才回过神来,而此时的县令已经双眼迷离,快不行了,全靠一股韧劲在那机械性的磕头。

他熬了那么多年才坐上县令的位置,怎么能这样轻易失去,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他就不会放弃,不就是磕头吗,要是磕头能解决问题,那都不是事!

见到县令那红肿如馒头一样的额头,罗章还以为寿星公下凡了。

“我勒个去,你丫的真是死脑筋,劳资不叫你停,你自己不会停啊,这要是磕头磕死了,自己真是一裤裆屎,不是屎也是屎了!”

当下,罗章赶忙叫停了县令的行为,听到罗章让他别磕了,县令痛哭流涕,暗暗感叹,自己的行为终于感动眼前这位爷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磕几个头有什么,一切都值了!

县令的想法罗章明白,不过换做是他,怕不会这样做,官位是重要,但哪有命重要啊,人都死了,要官位毛用!

在休息了片刻之后,县令终于缓过气来。

罗章这时才开口道:“以前的事一笔勾销,以后只要你不冒犯我,替我好好看着封地,好处自然少不你的!”

罗章的话让县令眼前一亮,兴奋的额头都不怎么疼了!

长孙冲是大粗腿,可那腿太粗,自己抱不上,眼前的这根腿也不细,但自己抱的上啊,而且人家要求的也不过分,只是看着封地罢了,这本就是自己职权之事,那还用说吗?

再说,罗章可是潜龙,是前途无量之人,跟着他,说不定自己也能跟马县令一样,以后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越想县令越激动,不由的牵动了额头的伤口,痛的他龇牙咧嘴。

看的罗章是一脸的无语表情。

在千恩万谢一番之后,县令才平静了下来。

“这次我的封地不会再是不毛之地了吧?”罗章调侃的说道。

“不会,怎么可能!”县令吓了一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解释道。

“这样就好,不知这次我的封地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