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你们好才是真的好&nbsp七更求钻石(1 / 1)

看着秦怀玉将瓷瓶接了过去,罗章笑道:“这才对嘛,好好吃药,才能药到病除的,你表弟可不会骗人的,包你吃了就好,赶紧吃,别墨迹了!”

秦怀玉深吸口气,将那瓷瓶扒开,把里面的东西直接倒进了嘴里。

“恩?罗章,你这给我吃的是什么?怎么有股芝麻味,还挺甜,你这是给我吃药,还是给我吃糖霜呢?”秦怀玉面容古怪的看向罗章道。

“呵呵,这是我为了你吃下去不至于太苦,所以在里面加了点芝麻和糖霜,这样吃起来是不是很好吃?”罗章忽悠道,心中也有些哭笑不得,谁能想到南方黑芝麻糊能够治病,还是治疗跌打损伤,经脉修复,骨骼修复,这怕是说出也没人相信吧。

就是不知这东西有没有效果了,不过系统所出的都是好东西,到现在还没有出过什么差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还没等罗章的思绪回转,就见其面前的秦怀玉突然面色就是一变,变的煞白起来,同时蹲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右腿惨呼起来。

“疼,啊!疼死我了!!”秦怀玉倒在地上呼喊着。

这可把秦琼给急坏了,忙上前查看,可他根本不懂医理,哪里能够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只能在边上急的团团转。

罗章也是眉头微皱,心中也有些打鼓起来,难道说这南方黑芝麻糊有问题?

应该不会啊,系统说了这东西对治疗骨骼修复有奇效的啊。

难道说这东西也跟牛板筋一样,吃下去会很痛苦?

想到这个可能,罗章也是哭笑不得,只能默默为秦怀玉默哀三分钟了。

“章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怀玉怎么会痛成这样?你快想想办法啊!”秦琼焦急的询问道。

“舅舅,别急,痛才通,不痛则不通,怀玉的经脉被毁,自然要修复,修复哪有不痛的,只要他能忍过这段时间,那就没事了!”罗章胸有成竹道,心里却暗暗祷告,千万别出事啊,否则自己可就惨了!

好在,秦怀玉在痛苦了片刻之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是依旧躺在地上抱着腿。

见此罗章松了口气,知道最艰难的时候过去了,下面怕是再等待片刻应该就没事了。

系统所出的东西一般都是这个样子。

果然如罗章所猜想的那样,又过了片刻之后,秦怀玉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松了口气,手也从右腿上拿开,整个人大汗淋漓,一头的汗水。

秦琼忙上前将秦怀玉扶起询问道:“怀玉,你怎么样了?腿可有好点?刚刚是怎么回事?”

罗章笑看着秦琼,毕竟是自己儿子,血浓于水,没想到一向沉稳的秦琼也有这样紧张的一面。

秦怀玉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随后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腿,目露激动之色,眼泪不争气的从其目中夺眶而出。

“怀玉,你倒是说话啊,你别吓爹啊,到底怎么了?是好还是坏啊,就算没治好也别怕,父亲会找寻天下最好的大夫给你医治的!”秦琼眼中满是悲痛的说道。

“父亲,我好了,我的腿有知觉了,我感觉能动了,您瞧!”说着怀玉站起身,在屋子里走了两个来回,给秦琼看。

“好了?这......这是真的好了,这怎么可能!!”秦琼看到秦怀玉在房间里走着,目中难言震惊之色。

回转头看向罗章,目中带着询问之意。

“别看我,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怀玉的腿好了,我的承诺也完成了。”罗章笑道。

“哈哈哈,我好了,我的腿好了,我不会成为跛子了,他们不会瞧不起我了,我可以继续参加武考了!”秦怀玉在房间里又蹦又跳,开心的就像是个孩子。

秦琼走到罗章面前,拍了拍罗章的肩膀道:“章儿,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怀玉的腿不会好!以后有事告诉舅舅,舅舅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帮你的!”

“我说舅舅,我们本就是一家人,什么帮不帮的,能帮怀玉治好腿这不是应该的吗,怀玉可是我的表哥,我们可都是一家人!不用那么见外!”罗章开心的笑道。

“罗章,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谢谢你让我重获新生,要不是你,我这腿根本不可能好,那么多大夫都看不好,你却治好了,我不谢你,谢谁!”秦怀玉冲着罗章深深一拜道。

“我的大表哥,你这样可就折煞小弟我了,你再这样我可生气了!”罗章故作生气的板着脸道。

“好,好,不说,我不说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见外,不见外!”秦怀玉开心的笑道,这般笑容已经好多天没出现在他的脸上了,看的秦琼也是高兴无比。

晚上,罗章是在秦家用的饭,饭桌上,秦怀道一众人虽然不待见罗章,可却不得不忍气吞声,他不过是秦琼的侄子,跟儿子可是有着天差地别的。

原本他以为秦怀玉的腿废了,秦家以后就要靠他,秦家的资源就会用在他的身上,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官复原职。

谁能想到,罗章居然将秦怀玉的腿给治好了,这让秦怀道的算盘完全落空了,若说不恨罗章是不可能的,可他就算再恨又能如何?打,打不过罗章!官职更没有罗章高,就算是官复原职也比不过罗章,加上他叔秦琼对罗章青睐有加,这使得他更不敢有任何不敬,否则,秦琼将他赶出秦府,那么他可就要流落街头去了,所以只能忍气吞声。

不但是秦怀道,秦家其他人同样如此,对罗章的态度那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要多亲近就有多亲近,要多客气就有多客气,弄的罗章心中好笑,不过也没去跟这些人计较,这些人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跟他们计较不值得,再说,也要给舅舅面子不是。

大家推杯换盏,也算是其乐融融。

等宴席结束,罗章被秦琼邀到了书房中,确切的说不是秦琼邀罗章,而是罗章要求去秦琼的书房中。

他来这里除了医治秦怀玉外,还有另一件事。

“章儿,你说有事要跟我说,到底是什么事?”秦琼好奇的问道。

“舅舅,先别说,一会你就知道了。”罗章神秘一笑道。

只见其拿起秦琼吩咐人准备的小炉子烧起了热水,等水烧开,罗章将杯子给烫了一下,这才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将里面准备好的大红袍倒进了茶壶之中。

按照功夫茶的套路泡起了茶。

这种泡茶的方式令秦琼感到十分新奇,在唐朝,泡茶可不是这样的,都是将茶叶打成茶叶末冲泡,在放入各种调料,调料越多,其中的味道越多,将其能够中和起来,那就是一杯上好的茶,也就是罗章喝不惯的东西。

罗章这种,秦琼是第一次见到。

茶水倒进茶壶之后,顿时一股茶叶特有的清香就扩散开来。

闻着那清香,秦琼眼前就是一亮,仅仅从这清香就知道罗章泡的是好茶。

经过一番操作之后,罗章将清澈见底,琥珀色的大红袍茶水放到了秦琼的面前道:“舅舅,尝尝我泡的茶,按照我说,这才是真正的茶,你们喝的都不叫茶!”

“哦?你居然这般说,那我可得好好尝尝!”秦琼微微一笑道。

说着就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刚入口一股茶的苦涩就充斥在口腔之中,然而下一刻,苦涩中又带着一抹回甘,甘甜之味,令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加之嗅着那香气,那味道简直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