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奥斯卡影帝的表演&nbsp一更求钻石(1 / 1)

大殿内考生依次进场,罗章打量了四周一遍后,目光一转看向李义府道:“李义府,认识我不?”

罗章的话让李义府一愣,之前他可以装作不认识罗章,不应罗章的呼喊,可现在二人就坐在一起,他想离开也离不开,若是再不理会罗章,谁知道这个棒槌会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要知道罗章现在外号可是比房俊还要牛的,房俊以前虽然叫棒槌,那只是做事直来直去,可罗章却比他要更加霸道,现在都没人喊房俊棒槌了,这个桂冠已经被罗章所取代。

见罗章喊他,李义府心中哀叹,同时也想看看罗章找他做什么,又为什么认识他。

“罗大人好,李义府有礼了!不知大人找小民有何事?”李义府毕恭毕敬道。

“看你成竹在胸的样子,看来这次科考没啥问题了?”罗章嬉笑着。

李义府微微一愣道:“大人言重了,义府只能说尽全力听天命,没问题这一说实在是太看得起小民了!”

“我可是听说过你的,家境虽然贫寒,但十分的努力,所谓寒窗苦读说的就是你了,你要是在不行,那就没什么人行了,你也别谦虚了!”罗章一边说眼睛直转,想着办法。

“这……大人听说过我?”李义府真的意外了,他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罗章居然听说过他,这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自然,你乃是瀛州饶阳人,家中有一老母,父亲早逝,是你母亲独自一人抚养你长大,我说的可对?”罗章侃侃而谈道。

罗章不知,他的这话真的让李义府震惊了,要说之前罗章说认识他,他还不相信,可现在他信了,完完全全信了,不认识他又怎么会知道他家中的一切,就连父亲早逝,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都知道?

只是罗章是怎么认识他?这让李义府很疑惑,要是罗章认识他,可他为何不认识罗章?

罗章见到李义府那震惊的模样微微一笑,好在他历史学的好,李义府这般历史名人自然是耳熟能详,他的资料自然是看过的,否则又怎能了解那么清楚。

他要的就是震慑住李义府,说实话能够收服自然是好的,要是收服不了那只有走最后一条路了。

“义府,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罗章再次询问了一遍。

“相信,在下相信,只是大人是如何认识我的?”李义府询问道。

“唉,这事说来话长了,这要从十年前说起了,那时我才六七岁,因父亲战死,而我因战乱流浪街头,那时候你也知道,想找口吃的都难,就在我坚持不住以为要死的时候,是你的母亲救了我,给了我吃食,那时候我就见过你,要不是你母亲,此时怕就没我罗章这个人了,我之前一直在打听你们母子的消息,想要报答你母亲的救命之恩,却因当时太小,根本记不住地方,只记得在瀛州饶阳,可我遍寻打听很多人都找不到你们母子的下落,直到今日我与你碰面,你可知我心里有多高兴吗?”说着罗章还颇为激动的眼眶发红,隐隐有泪珠似要滴落。

如此声情并茂,如此情真意切的一番话使得李义府摇头叹息,罗章说的这些倒不一定是假的,毕竟他了解自己心地善良的母亲,的确是能做出这样的事,怕那时候真的救了罗章,虽说他没什么印象了,但罗章能说的那么详细,怕这事是真的。

见李义府被他的话打动,罗章松了口气,心中暗道,哥们容易嘛,为了忽悠李义府,几乎拿出来百分之二百的演技水准,这要是在后世绝对是影帝级别啊,奥斯卡奖要是不颁给我真是眼瞎了。

“没想到在下与大人居然有如此渊源,之前是义府怠慢还望罗大人不要见怪才是!”说着李义府对着罗章躬身行礼。

罗章忙将其扶住,没让他拜下去。

“你这是作甚,你母亲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同样也就是我的恩人,怎能让你对我行礼,要行礼也该是我行礼才对。”

罗章二话不说也躬身行礼起来,这让李义府目光闪动,要说之前还是有些疑虑,现在没了,能这样以礼相待,定然是真有其事了。

“大人,你这可是折煞我也,快快请起!”李义府同样也不敢接罗章一拜,忙扶住罗章。

“不知恩人尚在何处?要是可以的话,科考完后,我想拜见一下。”罗章诚恳的说道。

罗章这话一出,李义府的脸上就显露出悲切神色。

“家母已于几个月前去世了!”李义府眼角有些湿润道。

“这……贼老天啊,如此良善之人,你怎能收了她的性命,真是老天不开眼啊,没能让我见到恩人最后一面啊!”罗章捶足顿胸道。

见罗章如此悲戚,李义府也有些感同身受,心中悲凉。

“义府,今日能在这里与你相遇,或许就是恩人的安排,我是这样想的,你靠科考想要进入仕途太难了,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直接进入仕途你觉得怎样?”

见李义府沉吟不语,罗章继续道:“恩人已故,你就给我一个报答恩人的机会吧。”

李义府的确被罗章说动了,罗章说的是实话,靠科考想进入仕途何其难也,尤其是他们这种寒门子弟更是难上加难,没有靠山,没有人脉,想要进入仕途?你就别想那么多了。

虽说李世民已经警告过了,考官也会收敛,但给与那些大家族子弟一些照顾是无可避免的,这无形中就给寒门学子更大的压力了。

本就没有多少人能进入仕途,现在一些位置也被世家子弟预定了,留给他们的少之又少,所以压力真的很大,但又不得不来赶考,毕竟这是他们这些寒门学子鲤鱼跃龙门的唯一一条路。

而罗章给与李义府开出了另一条出路,这条路相对来说就容易的多,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以罗章如今的身份地位想要帮他弄个一官半职的确可能,他也相信罗章说的话,不过他还是想试试自己的本事,毕竟十年寒窗苦读,不想付之东流。

想到这李义府冲罗章一拜道:“谢罗大人青睐,不过义府还是想试试自己的本事,若真事不可为,在下再听大人的如何?”

罗章微眯着眼睛看向李义府,似乎是在沉思。

实际上罗章是在挖掘自己脑海中的记忆,李义府是什么时候入仕,第几次科考成功。

片刻罗章原本眯着的眼睛也睁大开来,嘴角也带着笑意道:“这自然没有问题,你若真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进入仕途,也能说明你的本事,若进入不了,就给我一个报答恩人的机会吧。”

“多谢大人,义府感激不尽!”李义府这次是真的感激罗章了,要是换做旁人,怕是早跟李义府翻脸了,劳资好心好意给你机会入仕,你却如此无礼不给面子,既然你想考,那就考个够,谁会给你留机会。

不过罗章却给了他一条后路,这使得他参加科考的包袱也放下了不少,不感激那就有鬼了。

罗章满意的看着眼前的李义府,谁又能想到,曾经一个心地良善的李义府在入仕之后会变成那样的一个人呢!

在与李义府说好之后,罗章就没再多言语,这种事点到即止,至于李义府能不能高中,天知地知罗章知。

罗章之所以知道,自然是靠着那优异的历史成绩,李义府第一次赶考并没有成功,而是在之后才考上了进士,所以罗章根本不在意李义府这次考试,只等考完找他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