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押对宝的长孙无忌&nbsp四更求钻石(1 / 1)

皇宫,太极殿,众官等陛下到来参拜后,就按照各自的位置跪坐了下来。

与之前不同,罗章现如今跪着没再感到痛苦,相反还洋洋得意。

要是有心人掀开他的裤管就能看到,他的双膝绑着两个厚厚的棉垫子,这是媚娘特意为他做的,为的就是让他上早朝跪坐的时候不会累,可谓是贴心之极,相比起其他大臣们老老实实的跪着,下朝时双腿酸软,这些日子罗章却跟没事人一样。

不但是罗章双膝有这样的棉垫子,舅舅那里罗章也送去了一副,有好东西自然不能亏待了自家人,况且舅舅身体不好,天天上朝怎能受得了,对此,秦琼也不是迂腐不化之人,试了试还真是不错。

可这件事也不知怎的就被程咬金等一众老将知道了,纷纷找罗章要了一副,这让罗章哭笑不得,好在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都给送了一副,别看他这边的人都老老实实的跪着,可那双膝之下都是有着垫子的。

在黄公公的一番有本启奏之后,众人纷纷启奏自己所在府衙的事情,不过今天都是文官们在启奏,而武官们这边却很沉寂,但大家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消息,知道武官这边是有大事要说的,所以今日才那么沉寂,而很多大佬也都在等着武官这边发话。

果然,在文官这边都差不多处理完之后,李靖当先站了出来禀报道:“陛下,臣提请向突厥发兵,剿灭突厥,还我大唐疆域的清宁,解百姓之疾苦!”

李世民没看李靖,而是扫了文官那边一眼道:“都议议这件事吧!”

陛下这一开口可就不同了,与前日所说的此时再议不同,今日却让众人商议,话中的意思就是说,此事我大部分赞同,就看你们还有什么意见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陛下两日时间态度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众武官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纷纷看向了最后面昏昏欲睡的罗章,看到这幅样子的罗章都有些哭笑不得,谁又能想到,决定这场战争是否出兵的人居然就是这小子。

众文官是一头的雾水,但他们都注意到了武官那边的动静,同样看向武官最后面的罗章。

心中纷纷猜测起来,难道是因为罗章?想到这几日罗章坐火箭一般的提拔到了左武卫都卫,或许这其中还真是因为这罗章。

长孙无忌作为少数知道内情的人,心中对于罗章也是颇为感叹,谁能想到这小子居然能解决进攻北方突厥的方法,这要不是消息确凿,打死他都不相信,有时候他真想敲开罗章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为何每每他都能想到一些匪夷所思的办法,甚至很多次都能化险为夷,换做以前他所对付的人,基本上都逃脱不了他的手掌心,可就这罗章,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不说,这升官跟喝水似的简单,实在是让他感到愤愤不平。

更让他恼火的是,他的冲儿每每遇到他都没有好事,武考更是被其伤了,对赌也输了,现如今成了个废人,要不是他帮其树立信心,怕冲儿就真的废了。

陛下发话,众文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集中在三人身上,房玄龄,杜如晦以及长孙无忌,这可是三位大佬,不管什么议题都逃不过这三位尚书的决议,只有三人都觉得可以,这项提议才会毫无阻碍的通过,毕竟大军开拔所有的事项和物资可都要这三位从中斡旋,调拨的。

长孙无忌并没有第一个开口,而是杜如晦当先站了出来启奏道:“陛下,突厥的确是屡次犯我疆域,使得我边域百姓生活困苦,但我们也数次讨伐,可终究折戟沉沙,那北方并不是我大唐军兵能够踏足之地,这次再次征伐,怕又会重蹈覆辙,还望陛下三思!”

房玄龄看了杜如晦一眼,同样也站出开口道:“陛下,我赞同杜尚书之言,讨伐突厥实属不易,我大军并没有做好准备。”

见二人都开口了,李世民却没有丝毫的反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长孙无忌身上,想听听他的意思。

见陛下的目光望来,长孙无忌这才出班道:“陛下,微臣赞同出兵,突厥人犯我疆域实在是藐视我大唐,视我大唐如无物,不给于其教训,不能彰显我大唐之威。”

长孙无忌这话一出,引起了所有文官的议论,就连房玄龄与杜如晦都有些诧异的看向长孙无忌,不知他今日为何会说出这般话语,要知道,平日里就他反对的最勤快,可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支持起兵部出兵北伐?

众人不解,但武官们那边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纷纷暗骂长孙无忌老狐狸,同时对自己这边的人也警惕起来,长孙无忌能得到消息,很显然是他们这边传过去的消息,就是不知谁是长孙无忌的人。

长孙无忌的话让李世民也有些意外,深深的看了长孙无忌一眼,他又怎么看不明白这其中的蹊跷,不过对于长孙无忌押宝准确,他也没多说什么,而是看向李靖道:“房爱卿与杜爱卿所说之语你也听到了,想要出兵必须解决屡次北伐之弊,北方寒冷,辎重运输困难,即使北伐突厥,打败了他们,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来年突厥依旧会骚扰我大唐疆域,就算出兵又有何意义?”

这话说的罗章一阵白眼,对于陛下与李靖二人唱双簧,罗章就想笑,明明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还要这样做戏,当真是让人无语,不过整治就是这样,你想要这件事通过,就要摆出你的道理去说服人家,毕竟出兵可不是小事的。

只是让罗章有些意外的就是长孙无忌居然赞同,他同样也想到了军中被长孙无忌安插的人手,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会是谁,毕竟那天在御书房中的人有不少,一个个去想根本猜不出来。

陛下的征询并没有使李靖有任何的慌张,而是冲着大殿之外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四名侍卫抬着一辆熟铁打造的大型雪橇走了进来,将雪橇摆放在了大殿之中。

众文官纷纷看向大殿之中摆放的大型雪橇,不明白李靖什么意思,弄这样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何用。

武官大多都知道此物的用途,就算不知道的,也在相询其他武官之后了解了此物的用法,顿时大感惊奇起来。

而相对于武官这边,文官那边就有些抓瞎,他们那天可没有人在御书房,自然不了解内情。

见众人都被这大型雪橇搜吸引,李靖咳嗽了一声,来到雪橇边,指着雪橇道:“此物名为雪橇,乃罗章所做,此物的用途是可承载大量的辎重,只需两匹马拉乘,在北方的冰雪之地如履平地,且不会倾覆,不会陷落,更加令人惊奇的是其速度是牛马拉车的五倍,有此雪橇,完全可以解决大军在北伐之时运输辎重困难的问题。”

李靖这话一出,顿时文官们大感哗然,在冰雪之地如履平地?还不会倾覆,不会陷落,速度还是牛马拉车的五倍?这是什么神奇的东西?这是真的吗?

一众文官自然狐疑了起来,实在是李靖所说太过于玄乎了,让他们有些理解不了。

即使是长孙无忌也有些不解,虽说他得到了消息,军中已经解决了进攻突厥的问题,但怎么解决的却不得而知,他只是根据消息才做出了今日的选择罢了。

看到面前的雪橇,又看了眼对面老神在在的罗章,他就不懂了,怎么这些东西都能跟罗章扯上关系?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