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诗惊四座&nbsp三更求钻石(1 / 1)

李世民的话让众人全身再次一震,父亲?今天只是一个参加女儿大婚的父亲?

这话要是其他人说没什么,可说这话的是当今陛下,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自古皇家无情并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确有其事的,很多公主都是政治的交换物,牺牲品,皇上对于公主大婚也只是叮嘱几句罢了,可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这代表什么?这是直言告诉所有人,罗章我罩着的。

陡然众人想起今日收到的消息,罗章在长安大街被人刺杀,侥幸未死,怕是陛下为了震慑众人才说出这样的话吧。

这样一想众人也释然了,毕竟今日之事也算是打了陛下的脸,他不震怒就怪了,没看之前长安城封禁搜查吗?虽不知道查出了什么,但之后封禁解除,怕是凶手已经落网,至于背后之人是谁,到时候看谁倒霉就知道了。

有了李世民的加入,中院的酒宴自然拘谨了很多,也没了之前的喧闹,不过程咬金,尉迟敬德这些武夫却是我行我素,该吃吃,该喝喝。

甚至来了兴致,两人还在中院的中间摔起跤来,惹的陛下龙颜大悦,他就喜欢臣子跟他无拘无束的,哪像魏征那些老古董,闷都要把他给闷死了。

文官们见此不乐意了,你们这帮子武人动手动脚都能博得龙颜大悦,我们怎么能被比下去,一个个吟诗作对起来,那朗朗上口的诗句,倒是为这场婚宴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李世民左看看又看看,最终目光定格在了罗章身上,要是他没记错,罗章的诗歌可是写的极好,之前的不说,就那一首秦时明月汉时关,写的他是热血沸腾,心中激荡,真有种提枪上马冲出关外与突厥人厮杀一番的冲动。

这场婚宴本就是罗章的,少了他怎么行。

想到这,李世民笑着冲罗章道:“罗章,你今日大婚,不作首诗词怎么行,你哪首秦时明月汉时关可是让在座的很多人都竖大拇指的!”

李世民这话一说,很多人的脸色都微微一变,瞪大了双眼,这首诗在六部流传很广,每个读过这首诗的人都是赞叹不已,可是谁做的却不得而知,也唯有几个大佬知道,今日陛下说这样的话,难道说那首诗是罗章所做?

这.....这踏马是什么妖孽,文武状元就算了,你丫的诗词歌赋也那么好,你还让不让我们文人活啊,多少给条活路吧。

罗章陡然被李世民点名也是一愣,让他作诗?我说岳父大人啊,你要不要这样折磨我啊,让我作诗,那岂不是又让我去盗版人家的?

这让罗章很是挠头,他作诗,他会做个屁的诗,要不是历史学的好,记得很多人的诗词歌赋,他科考的时候怕就要坐蜡,眼下还要他作诗,罗章自然苦恼不已。

不过陛下开了金口,你若是不做那岂不是不给自己这位岳父大人面子。

站起身,罗章端着酒杯缓步走着,这下全场都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罗章,想看看罗章能做出什么诗词来,毕竟那首秦时明月汉时关可是让他们发人深省的。

在罗章走出了七步之后,这才顿住了脚步,抬起头看向魏征与岑文本这二位朝中大佬,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开口吟道:“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中书,魏国公,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吟完这首李白的《将进酒》罗章心中暗暗对着几十年后的李白告了声罪过罪过,实在是没辙,只能拿李白的诗来抵挡抵挡了,当然,他也做了小小的修改,把李白诗中的人物给替换成了魏征与岑文本,这样也就贴合实际了。

罗章可不知道,他这一首诗吟完给所有人多大的震撼,整个酒宴本就已经很安静,只有少数几人小声交谈,可在一首诗后,酒宴几乎能做到针落有声的地步,一个个都瞪大了双眼看向罗章,仿佛见了鬼一般,感到不可思议,即使是李世民也是一副吃惊的模样,这种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可是不多见的。

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掌,紧随其后更多人跟着鼓起了掌,最后所有人都鼓起了掌,实在是罗章这首诗写的太好了。

这里不但有文官,就连武官们也凑起了热闹,跟着鼓掌吆喝起来,虽然他们听不懂罗章作的是啥玩意,但连文官都感到赞叹,觉得好,那就是作的好,作的好自然要鼓掌,当然,这份殊荣也就罗章能够获得,在武官们看来,罗章算是他们一方的人,自己武官中能出一个让文官都赞叹的能人,那是他们武官的荣耀,自然得支持,这要是换做别人那是想都别想。

李世民也是点点头拍着手道:“好,好一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好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魏国公,岑中书,罗章可是劝你们将进酒,莫停杯呢,你们还不饮用一杯?”李世民调侃道,显得心情极好。

魏征与岑文本对视一眼,都苦笑不已,他们没想到罗章作诗就作诗吧,还把他们二人给捎上,不过不得不说,以他们挑剔的眼光也挑不出这首诗丝毫毛病,这诗的确是写的好,当饮一杯。

想到这,魏征与岑文本端起酒杯冲着陛下示意了一下,转头又冲着罗章示意了一下,这是对他这首诗的肯定,随后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就听魏征道:“好诗,好酒,罗章,一会我走的时候你可得给我带点走,是你劝我多喝几杯的,可不能小气了。”

这话一出引的众人大跌眼镜,实在是这话要是岑文本说倒没什么,可说这话的是魏征,要知道他可是最铁面无私的,很多人送给他东西都被他丢出了大门外,今日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魏征居然主动跟人要东西,这消息要是传出去怕要跌落一地的眼睛。

罗章也是大跌眼镜,没想到魏征这老货居然借驴下坡,跟他要起了酒,真当劳资这酒是大白菜啊,还给你多带点,多带点那得多少积分?多少银子?

不过这只是心中的捧腹,人家堂堂国公跟你要点酒那是给面子,你不给,那就是不给面子了,该给还是得给,再说能让魏征跟他讨要酒,这是殊为难得的。

想到这,罗章笑呵呵的拱手道:“好,等魏公离去的时候,在下定会备上一份水酒给魏公带上!”

“哈哈哈,好,你不错!”魏征笑着夸赞了一声。

这话不单单是令在场一众人差点一头栽倒,就连李世民看向罗章的目光都有些怪异,被魏征说不错的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吧,他没找你茬,没怼你就不错了,说人好?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今日他们算是见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也有些见怪不怪了。

一顿酒宴吃的那是宾主尽欢,等宴席散了的时候,罗章也按照之前说的,给魏征备了一份二锅头给他带走了,当然,只给了魏征两葫芦,不是罗章小气,实在是今天积分用的有点多,让他肉疼,二葫芦已经不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