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窦静被抓的连锁反应&nbsp二更求钻石(1 / 1)

长安大街上,身在囚车中的窦静被人砸的满头是包,此时他心中那叫一个怒啊,恨不得掐死罗章,可更多的则是恐惧。

他深深的明白,这事若是没有太多的人知道也就罢了,刑不上大夫可不是说说的,到时候陛下不一定会将他如何,顶多罢官罢了,可现在罗章却将事情公之于众,这下即使陛下想要给他开恩,饶他一命,怕也没有机会了。

这可是犯了众怒,若是陛下不给百姓一个交代,百姓可不会这样善罢甘休的。

眼下他只能寄希望长孙无忌出手帮他了,否则窦家就完了!

然而令窦静没想到的是窦家即使有长孙无忌帮忙,也完了。

在对窦静发泄了一通怒火之后,不知谁带的头,一帮子百姓就冲向了窦家,将窦家给砸了个稀巴烂,甚至一把火将窦家付之一炬,虽然城防司及时赶到将火扑灭,抓获了不少人,但已经于事无补,窦家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

长孙家,在罗章进城的第一时间,长孙无忌就得到了消息,在得知窦静居然被罗章给抓了,甚至还套上囚服关在囚车里游街,长孙无忌的脸色就是一变,他虽不知这中间出了什么事,但罗章敢这样做,而程咬金却没有反对,很显然是窦静所做的事暴露了。

在一番思虑之后,长孙无忌对自己之前的决定感到很满意,要不是他提前的一番安排,怕现在也要措手不及。

只是长孙无忌想不明白这中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窦静为何会被抓,又为何会被罗章游街。

至于营救窦静,长孙无忌根本想都没想,窦家的事情他也是那天在朝堂上才知道的。

窦家要将粮草卖给高句骊人,这中间想要运走是很麻烦的,一路上有着层层关卡,想要将那么多的粮草运出去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这要很多人大开方便之门,而长孙家的某些人在其中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为崔金河开了绿灯,使得洛阳的粮草平安无事的运去了高句骊,否则光一个窦家根本就办不成这种事的,当然,这其中收到的好处也不少,否则长孙家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根本不会做这样的事。

对此,长孙无忌也很震怒,但事情已经发生,只能想办法弥补,这也是他在朝堂上帮助窦静的原因,不过现在出事了,那些个贪得无厌的家伙自然被长孙无忌给处理掉了,不是他不念情分,而是整个家族不能因为一两颗老鼠屎把整个家族给拖累,杀伐果断长孙无忌是从来不缺的。

不仅仅是长孙家吃惊万分,消息传播的很快,柴家,柴令武在听到罗章居然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将嫌犯给抓获,不由得吃惊不已,而更令他想不到的是,罗章抓获的人居然是窦家家主窦静,要知道窦静可是堂堂二品大员啊,罗章怎敢抓他?就算有证据那也不能游街啊,他就不怕陛下生气?他对罗章不得不佩服,换做是他就没有这样的气魄,当然这是柴令武还没得知窦静所做的事,要是知晓其将洛阳的粮草贩卖给高句丽人就不会这样想了。

武家,武元庆两兄弟得到消息后可是把罗章敬为天人,猛!实在太彪悍了,惹不起,惹不起!

房俊这段日子由于手臂骨折,所以很是老实,再也没有出去鬼混,这让房玄龄老怀大慰,为自己选择房俊与罗章的事不管不问而深感明智,否则自己这个二儿子怎么会如此老实?

在得到罗章将窦静给关在囚车里游街的消息后,房俊与其母房夫人那是一个脸色苍白,庆幸罗章没有这样对待他们,否则那是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的事情。

独孤家,独孤矛站在庭院里修剪着花草,他早已退下,家族里的事情也不再多问,但外界有什么风吹草动是逃不过他独孤家的耳目的,第一时间,独孤矛就得到了消息,在得到消息的那一刻,独孤矛正在修剪他最心爱的盆景,然而在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手一抖,好好的盆景树枝就被他手中的剪子给咔嚓掉了,回过神来的独孤矛不由得大骂罗章是个坏胚子,惹得在其身后的独孤鸿哭笑不得。

阎家,阎立本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就来找他大哥阎立德了也不知二人商议的什么,在阎立本离开后,阎立德就下令,阎家所有人千万别招惹罗章,否则出事,家族不会出手,这人阎家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整个阎家可都是知道罗章是阎家的仇敌,怎么现在一下风向就变了?不过家主都这样说了,他们也只得照办,否则出了事,家族不出手,他们可没能量去得罪罗章。

宇文信,李君羡在得到消息后更是无语的直摇头,这种事也就罗章能干得出来,换做谁都不敢做这事啊。

当身在皇城的李世民第二次得到这消息后,也是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他也是深深的佩服自己这个毛脚女婿了,当真是胆大包天,根本不去考虑影响,然而他也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洛阳,弘农粮草的丢失可是让他大为光火,罗章这样做也算是给他出了一口恶气,他身为帝王,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

李世民此时还不知晓抓窦静游街仅仅是冰山一角,不知其在得知窦家被怒火中烧的百姓冲击打砸烧毁后又会是怎样的心情。

此时的李君羡与宇文信的心情是满脸愁苦,窦家被打砸烧成废墟,他们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的人,可知道是一回事,怎么解决又是另一回事了,从他们发现的迹象以及询问抓捕后的百姓来看,这件事可不单单是百姓打砸抢烧那么简单,里面隐隐透着一股阴谋的味道,虽然心中有些猜测,但却没有丝毫证据。

二人看着废墟一般都窦家,相互对视了一眼,拨马就向皇宫而去,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解决的了,必须向陛下禀报才可。

而这时,窦静与崔金河已经被关押在了密谍司的大牢里,虽说不是李君羡安排的,但罗章手中有着陛下的圣旨,密谍司的人哪敢不听他的。

嘱咐密谍司的人严加看管之后,罗章就与程咬金向着皇宫复命去了,窦静最终如何处置还是需要陛下来决定的,罗章即使再大胆也不敢将窦静给宰了的,说把他宰了只是吓唬他罢了。

至于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陈魁峰则在进城之后就消失无踪,也不知去做什么了,程咬金虽然发现,但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皇宫,今日很是热闹,在李君羡与宇文信到来之后,罗章与程咬金就联营而来,四人碰头,李君羡与宇文信看着罗章那是满嘴苦笑,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好。

四人打过招呼就站在御书房的门口等待陛下的召唤。

当黄公公走出之后带着四人进入御书房的时候,四人的心情也是各异的。

端坐在龙椅上的李世民见到进来的李君羡与宇文信,心中有些狐疑,罗章来是复命,他们来是做什么?

“陛下,臣罗章已将洛阳,弘农粮草丢失嫌犯窦静,窦建,崔金河给抓捕归案,现已关押在密谍司大牢之内!”罗章当先站出禀报道。

“嗯?这件案子你确定与窦静有关?还有那崔金河又是何人?”李世民很是疑惑道。

没有先开口的李君羡与宇文信对于罗章所说也同样疑惑,他们虽然知晓这件事,但其中的细节是毫不知情的,来御书房也只是想问窦家被烧一事怎么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