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对刘仁愿的安排&nbsp一更求钻石(1 / 1)

大唐烧烤铺三楼包厢,罗章的专用包厢,罗章端坐其中吃着烧烤,喝着茅台,那滋味别提多享受了。

而在他一旁,魏王李泰也不甘示弱的吃着喝着,速度一点不比罗章慢多少,那满嘴的油,怕是外人都不敢相认,这就是魏王?估计人家会以为这是哪里来的饿死鬼。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当罗章舔着肚子,打着包隔后,这才开始说正事。

二人坐在另一边专门开辟出来的茶室,喝着大红袍,刮着肚子里的油脂,聊着天。

“你说窦家真的倒了?”罗章的消息令刚刚吃完还有些慵懒的李泰顿时坐直了身子,精神振奋道。

“否则我喊你来做什么?单纯为了吃东西?”罗章喝了口大红袍笑着道。

“你说怎么做,我都听你的!”魏王舔着嘴唇道。

自从与罗章合伙做生意后,他就赚的盆满钵满,不管是这大唐烧烤铺,还是那皇家家私店,生意都好到爆,每个月的分红都有十几万两银子,比他做任何生意都要赚钱,现如今他再也不会因为没钱而发愁,没看那肚子越来越大,就跟怀胎十月一般嘛,这都是闲出来,吃出来的。

听了魏王的话,罗章想了想下道:“我是这样考虑的,你出面将那燕来楼盘下来,我这边出钱,你也知道,我要去盘店怕没那么容易,窦家就是栽在我手上,人家恨我入骨,肯定不会卖我,你去就不同了,有着你的身份,我的钱,拿下燕来楼就没问题了,至于用多少钱,你就不用担心了,不用你出一两,等店盘下来我们再算分成的事,你觉得怎样?”

“爽快,我就喜欢你这样爽快的样子,成,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保准把燕来楼给盘下来,这地方可是个聚宝盆,可不容错过,先不跟你说了,我得乘着消息还没传开先去燕来楼!”魏王拍了拍圆滚滚的肚皮站起了身。

罗章直接将桌上的一个盒子递给了魏王道:“这里面是一千两金子,多退少补吧,要是不够再派人来取!”

“哈哈哈,不错,真不错,和你做生意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魏王拍了拍手中的盒子大笑着下了楼。

看着魏王坐着轿子,前呼后拥离开的身影,罗章缓缓的开口道:“除了燕来楼,其他窦家的铺子,你现在就去联系,找人帮忙盘下来,记住,给我狠狠的压价,那些铺子可不是燕来楼,多收购一些,对我们没坏处!”

“好嘞,小哥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站在罗章身后的赵天虎喜笑颜开道,这笔可是大买卖,要是能收购了窦家的铺子,那他们的店面就可以铺开了,到时候长安城可就不是十家烧烤铺,几家皇家家私店,而是开满长安城啦,到时候谁还会不知道大唐烧烤铺,皇家家私店?

“店里的银子要是不够就派人去罗府取!”罗章叮嘱道。

“好的小哥,您就安心瞧好吧!”赵天虎自信满满道。

交代完毕罗章离开了大唐烧烤铺,直接回了家,虽说在朝会的时候睡了一觉,但罗章还是有些困,反正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先回家睡一觉再说。

可刚到家就听下人跟他禀报,家里有人等他,是从洛阳来的。

罗章一听就知道是谁了,嘴角挂起一个弧度来到了厅堂。

果然跟他料想的一样,厅堂里坐着的不是刘仁愿又是谁。

只不过此时的刘仁愿穿着不再是文官的衣服,而是一身甲胄,显得英武了很多。

见罗章来了,刘仁愿忙站起身躬身拜倒道:“属下刘仁愿,拜见都卫大人!”

罗章忙上前搀扶起刘仁愿,拍了拍其肩头道:“不错,不错,穿上这一身才配的上你,你文官衣服早就该丢了!”

“刘仁愿多谢大人栽培,愿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着刘仁愿又要单膝下跪,却被罗章给拉住了。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动不动就跪,这习惯得改,你得记得,你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而不是一个磕头虫,懂吗?”罗章虎着脸,显得有些不悦道。

“这……卑职遵命!”刘仁愿苦笑摇头答应了下来。

“这就对了嘛,记住,以后啊,你可是要成为统帅的男人,千万别看低了自己,我看中的人可没有孬种,知道了吗?”罗章再次拍了拍刘仁愿的肩头道。

被罗章这一说,刘仁愿就感觉自己全身热血沸腾,那感激之意就别提了,心中暗暗发誓要好好的跟随罗章左右。

这要是程咬金在这,又该大骂罗章妖孽,小小年纪就会笼络人心了。

原本的刘仁愿不过是洛阳城内的粮仓主事,也就小小的八品官。

不过罗章跟程咬金打了个招呼,又与洛阳城守裴通,通了个气,裴通感激罗章帮了他的大忙,把窦静给揪出来,自然乐意帮罗章的忙。

如此,罗章顺利的把刘仁愿从洛阳城给弄了出来,直接安排到了他所在的左吾卫大营里当一名校尉,罗章现在是都卫,刚好,刘仁愿挂在了罗章名下,官职也从八品坐火箭般的提到了七品,按规矩左吾卫校尉应该是从六品,不过刘仁愿之前的官职太低,能一下提到七品,这还是程咬金看在罗章的面子上才办的,换做其他人,他连搭理都不搭理。

所以刘仁愿一安顿好就直接来拜谢罗章了,毕竟没有罗章,他如何从文职转为武职,更是提了整整一品的官职。

由于中午吃多了,且刘仁愿也吃过了,罗章也没招待他吃饭,只是与他喝喝茶聊聊天。

当然聊的最多的就是北伐突厥人。

“现在左吾卫,我的那一卫人马,我是没时间去管束,你虽为校尉,我命你暂代都卫之职,帮我去训练,管束这一卫人马,别到时候去了北方给我丢脸。”罗章嘱咐着刘仁愿道。

罗章这个左吾卫都卫可不是虚职,而是实质,在左吾卫可是有着他一卫人马,只不过平时他都特别忙,哪有空去管那一卫人,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程咬金去管,他也就是个打酱油的。

不过现在罗章有人了,有了刘仁愿去帮他管束,罗章就可高枕无忧了,等那一卫人训练出来,那可就是他的人马了。

“是,大人,卑职定当竭尽全力去训练大人那一卫人马!”刘仁愿躬身领命道。

“记住,要是有人敢不听你的,你就给我抽他丫的,出了事我负责!”罗章吩咐道。

刘仁愿眨了眨眼,只能默默的点头答应,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家这位大人是一点不懂带兵之道,却弄了个都卫的身份,实在是令人哭笑不得,不过刘仁愿之前说的也不是虚言,他定要帮罗章带好这一卫人马。

罗章刚刚聊天可是跟他说了,再过几个月,等入冬之后,大军就要开拔,前往北方,与突厥人大战了,调他来左吾卫除了让他训练士卒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提携他,毕竟他若留在洛阳城,做的再多再好也就是个粮仓管事,可上了北方战场就不同了,那里只要你有本事,就是个产生奇迹的地方,就算一天官升三级都不是难事,战场上靠的是军功。

这也是他感激罗章的第二个原因。

罗章说实话也没想那么多,单纯的就是爱惜人才,不想刘仁愿埋没,当然,没有罗章,刘仁愿之后也会有机遇,但那和罗章可没关系了。

在叮嘱了刘仁愿一番之后,这才让其离开。

至于罗章,困得不行的他,直接回了屋舍呼呼大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