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密谍司要人&nbsp四更求钻石~~(1 / 1)

罗府,后院的茶室之中,罗章与袁天罡相对而坐,罗章笑而不语,袁天罡惊奇万分。

在听到袁天罡的问询之后,罗章信口胡诌道:“我师父道号蓬莱真人,这推背图是他在几十年就已经知晓的东西,记得师父曾说过,他去寻智仁法师,却因事情耽搁而与智仁法师失之交臂,再之后就得知智仁法师仙逝,阴差阳错之下无缘一见,直到十年前,才打听出推背图被传给了你,只是师父当时要远行,这才把这件事告知于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找机会弥补他的遗憾,一观推背图,所以我这才知晓推背图就在你的手中!”

罗章的话语让袁天罡愣在了那里,脑海里一直想着蓬莱真人,蓬莱真人,可无论他搜刮脑中的人物都没有一个能跟罗章说的对得上号。

难道罗章的师父是隐士高人?

见袁天罡沉默不语,罗章再次开口道:“不知袁大人能否将推背图与我一观,了却师父的遗憾?”

“啊,你说什么?你要一观推背图?这.....这不行,肯定不行,推背图乃是我道教至宝,能看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就算我同意,教里的那些人也不会同意的,我劝你还是别想了!你师父这个愿望怕是不能达成了!”袁天罡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直接拒绝道。

虽说早有预料,但听到袁天罡说不行的话语,罗章还是有些失望的,推背图啊,后世都遗失了,后有的都是别人编撰的,根本不是原版,要是能得见推背图原版,怕是后世那些人怕是要嫉妒的发狂吧。

当然,罗章也是好奇这本奇书真的可以推算人的过去未来吗?

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弄来研究研究,自己这穿越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有机会再回去,大唐虽好,但哪能跟后世相比呢。

“当真是遗憾啊,师傅在蓬莱仙岛要是得知这个消息,怕也会很失望吧!”罗章摇头叹息道。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师父在蓬莱仙岛?你不会是骗我的吧?”袁天罡瞪大了双眼,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罗章。

“啊,我说什么了?我什么都没说,袁大人就当没听见,不能看就不能看吧。”

“对了,袁大人,刚刚你说祁连山之事,到底是何事?”罗章的话说一半留一半,又转移话题,这把袁天罡憋的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

罗章啊罗章,不带你这么玩人的吧,蓬莱仙岛啊,你叫我当没听见?这怎么可能?

可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好逼着人家吧,这件事还是得回去跟那些老家伙们商议商议,不就是看推背图吗,有着蓬莱仙岛的诱惑,他不信那些老家伙不动心,不把推背图给罗章看,相比起蓬莱仙岛,推背图又算的了什么。

见罗章转移话题,袁天罡想了下道:“罗县伯是不是有笔财富在祁连山中?”

“明人不说暗话,我的确有笔财富在祁连山里,不知袁大人如何得知的?”罗章反问道。

“那就没错了,你的人是不是在押运的时候被长孙家给发现了?”袁天罡再次问询道。

“长孙家?你什么意思?”罗章眉头微皱道。

“我与徒儿从祁连山回来的途中遇到过你的人,当时他正被长孙家的人追杀,在遇见我之后,让我给你带个口信,让你千万被去救他,他可以自己回来!而当时他带着的就有很多财宝,按我想来,应该是你的财宝引起长孙家的截杀吧。”袁天罡没有任何隐瞒,将事情给说了出来。

“你是说他让你带口信,让我别去救他?”罗章赫然站起了身,脸色阴沉的可怕。

能让武绍斌说出这样的话,可想而知当时有多么凶险,而追杀他的人定然也是高手,武绍斌怕是想到,即使自己派人去救他,也是徒劳,所以才让袁天罡带口信,叫自己别去了。

大舅哥啊大舅哥,你怎么这么傻,你说不去救你我就能袖手旁观了?要是那样,我与禽兽又何异?

到时候我又如何与媚娘解释?

“口信我已经带到,原本我是想用这口信跟你换一样东西,不过没想到你也是道门子弟,东西就算了。”

“有句话我不得不说,你那手下说的没错,你还是别去救他了,追他的可是个高手,要不是我隐匿行踪的本事不错,怕都会被他发现,所以这件事你还是听他的吧!”

说完,袁天罡就起身走出了茶室,招呼了一声门口站着的李淳风火急火燎的离开了罗府。

笑话,得知了蓬莱仙岛的消息,他哪里还能坐的住,至于刚刚的那个消息,就当是跟罗章结个善缘,下次说话也有了一些交情,不至于大家见面关系太疏远。

罗章此时哪里还有心跟袁天罡客套,脑海里想的都是武绍斌的话语,心急如焚也不为过。

恰巧这时,陈魁峰回来了,见到罗章在茶室里来回走着,忙上前道:“大人,卑职按照大人吩咐一直等在祁连山外却没发现武大人的丝毫踪迹,大人,能不能让我进山去看看?”

“不行,绝对不行,刚刚我得知消息,绍斌的确是被人追杀了,且听那消息,追杀绍斌的还是个高手,你们是真元境二层,那人最少得真元境四层以上,你就算是去也无济于事!”罗章停住脚步拒绝道。

“什么?真元境四层之人在追杀武大人?这可如何是好?大人,你就让我进去帮忙吧,说不定我进去会有所帮助的!”陈魁峰一听罗章所说,也有些焦急起来。

“给我闭嘴,跟你怎么说就听着,你要是敢去,我现在就去找你夫人,将事情告诉她,看她给不给你去,都说了,你去了没用,反而是添乱,而从我得到的消息来看,武绍斌的情况还好,就算是被追杀,但也没受什么伤,暂时还是安全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救他,而不是盲目的跑进去,你懂我的意思吗?”罗章呵斥着陈魁峰道。

“是,大人,卑职莽撞了,一切听大人安排!”陈魁峰点了点头道。

罗章与陈魁峰说完再次在茶室里来回走着,嘴里一直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说不定他会有办法!”罗章拍了拍额头,停住脚步道。

“大人,有办法了?您说的是谁?”陈魁峰一直等着,听到罗章的话语,顿时眼前一亮。

“还能有谁,李君羡啊,他可是密谍司统领,要说密谍司的水也是很深的,里面也是有着不少高手的,能请到同样的高手,只有密谍司了。”

“走,我们去找李君羡!”

说着,罗章大踏步的离开了茶室,骑上御赐宝马,直奔密谍司而去。

密谍司内,李君羡正在审阅着公文,当得知罗章来找他,李君羡就是一个头两个大,每次罗章来找他,都没有什么好事,他有种直觉,这次怕也是如此。

果然,当看到罗章火急火燎来到他屋子的时候,李君羡就知道,罗章又遇上麻烦事,想找他帮忙了。

“说吧,又遇到什么事解决不了了?”李君羡放下公文,直截了当道。

“哈哈哈,我就知道李大人是最通情达理的,李大人猜的没错,我来找你的确是有件麻烦事!”罗章也没遮遮掩掩,直接开口道。

“什么事?”李君羡没有回绝,而是再次问道。

“我要跟李大人借人!”罗章沉声道。

“借人?你要跟我借什么人?”李君羡有些疑惑道。

“当然是高手,我要借几名真元境的高手,最少也得真元境三层以上的高手!”罗章张口直接说道。

“什么?你要借真元境三层以上的高手,还要几个?你当真元境是大白菜呢?还几个?还三层以上?你是不是喝多了,跑我这说胡话呢?”李君羡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