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始乱终弃&nbsp三更求钻石(1 / 1)

在所有人都因为长孙冲的事而忙碌的时候,罗章则悠闲自在的在自家的书房中练着字,自从来到大唐那么久,他还真没怎么练过毛笔字,他的毛笔字写的很一般,加上平日也忙,哪里来的时间去练字,不过今天是个好日子,他兴致很不错,随手就练起了毛笔字来。

而在罗章身后,李义府恭敬的站在那,向罗章禀报着长安城的大小事情,当然着重说了长孙冲事情。

等李义府说完,罗章也停下了笔转头看向李义府开口询问道:“牵涉长孙冲这件事的人都封口了吧?你没参与吧?”

“都封口了,那几个女子已经经过密谍司的询问,并没有出现什么差池,我已经让人给了她们丰厚的报酬,足够她们下半辈子所用,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会安排她们去江南生活,不会再出现在长安城里!而这件事从始至终,我并没有出面,全是吩咐手下的手下去办的,就算找到那些人也不可能查到我的身上,大人你就放心吧!”李义府恭敬的说道。

“恩,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你既然当了长安县令就要好好表现,做出一番成绩来,到了这一步,我即使想帮你运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也得有成绩才行,你懂我的意思吗?”罗章叮嘱着李义府道。

对于李义府,罗章一直都是防备着的,谁叫历史把这人写的那么坏,罗章也是有心里阴影,所以即使用他,也要在他的掌控之下才行。

就比如这长安县令之职,罗章就能掌控的住,可让他再往上,罗章就不一定能把控的住了,就算是罗章有能力帮助李义府更上一层楼,他也不会那么做,怎么的也要他自己升官了再说,否则自己不过是五品官,自己的人却比他官还高,这肯定说不过去,到时候李义府肯定会反水,这可不是他想要的。

听到罗章的叮嘱,李义府全身一震,忙躬身施礼道:“是,大人,卑职谨记于心!”

“恩,你先回去吧,这些日子没什么大事就别来找我了,免得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你现在也是县令了,不再是以前的师爷了!”罗章拍了拍李义府的肩头道。

送走了李义府,罗章看向窗外,想象着长孙冲一丝不挂在在长安大街上奔跑,就忍不住自己的笑意,这招虽然阴损,但却是最直接的方式。

不是不承认自己是太监吗?那劳资就让你自己给自己来个大曝光,这次看你还怎么解释这件事,那么多人看见了,怕这事明天就能传遍整个长安城了吧。

想到长孙冲,思绪中不由的出现了一道倩影,要不是为了这道倩影,罗章也不会出此下策,实在是这办法有些太损了,可不这样做,其他办法一时也想不出来,只能出此下策了。

“唉,红颜祸水啊!”罗章无奈的摇了摇头道。

“怎么在这唉声叹气的?”高阳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走到罗章的案几边,将果盘放下道。

“对付长孙冲的办法有些阴损啊,我怕损阴德啊!”罗章苦笑道。

“什么损阴德,对付长孙冲这种人就该这样,他这是活该,自己是太监还想娶我长乐姐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高阳愤愤不平道。

“好了,你有孕在身,不能动气,小心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罗章小心的扶着高阳坐下道。

“还算你有些良心,知道本宫怀着孩子,你啊,没事要注意身子,别天天不要命的耕耘,媚娘现在也有些过了,一点都不在意你的身子,晚上我得好好跟她说道说道!”高阳拍了把罗章肆无忌惮的手道。

听到高阳说媚娘,罗章心中更是苦笑不已,没办法,媚娘想要孩子啊,自然要缠着他耕耘,再加上高阳怀着孩子,他不找媚娘找谁?难道去找胡鸾瑶那女人?

罗章想到胡鸾瑶,高阳不知怎的也提起了胡鸾瑶。

“对了,那个关在地底的女人你怎么处置?就这样一直关着吗?”高阳话锋一转道。

这让罗章愣了愣,不知高阳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暂时只能关着,这女人以后进攻高句骊时有大用,现在关着磨磨她的性子,省的以后跟我使小心思,坑我!”罗章没有丝毫犹豫的回道。

“哼,还算你老实,你找媚娘没事,要是敢对那狐狸精动歪心思,小心我给你咔嚓掉,让你变成第二个长孙冲!”高阳冲着罗章做了个剪刀手道。

“我说你今日来我这不会就只是说这些吧,这可不是你的性子,到底什么事,说吧!”罗章看向高阳的剪刀手笑着说道,实在是高阳今日有些不对劲,往日直来直去的高阳居然开始拐着弯说话了,自然是有什么事要说。

“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长乐姐姐的事,眼下长孙冲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你考虑何时娶我姐姐?”高阳恢复本性,直言道。

对于高阳的小心思,罗章一清二楚,只是罗章并没有说破罢了。

娶长乐罗章自然不反对,那样一朵青莲,罗章说不动心那都是骗人的,可想娶,和娶到手那是两回事,他已经娶了高阳,再想娶长乐难如登天,首先要过的就是陛下那一关,也是最难的一关。

在罗章想来,他若是敢提这件事,怕李世民第一时间就会把他丢下去打一百棍再说,人贵在知足,娶一个公主还不够,还想娶第二个?他这样可就有些贪婪了,李世民不打他,打谁?

见罗章不说话,高阳有些不高兴道:“你该不是跟我姐姐说着玩的吧?你要是敢始乱终弃,我就.....我就打你孩子!”

高阳说着做出一副要打自己肚子的动作,吓的罗章赶忙抓住她的手道:“你瞎说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说了就会做到!但这件事可不是我想娶就能娶的,你父皇什么性子难道你不知?要是我敢提出此事,怕屁股就要被陛下打开花!你要真想你夫君躺在床上,那我现在就去找陛下!”

高阳想了想父皇的做派,的确如罗章所说,罗章若真的提出娶长乐,怕父皇第一时间就会把罗章的屁股给打开花。

“那这可怎么办啊?难道说长乐姐姐就这样一辈子?”高阳有些烦躁道。

“这事先别急了,我们从长计议,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养胎,其他的事你就别多管了!”罗章抚摸了一下那根本不存在的肚子道。

在罗章与高阳二人为长乐之事发愁的时候,皇宫,同样有两拨人马也为长乐的事情来到了御书房门外。

魏王在见到长孙无忌之后眉头微皱,心中对于这个舅舅那是一百个厌恶,怎奈人家是母亲的大哥,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该有的礼数是不能少了。

长孙无忌见到魏王,心中叹息了一声,他自然知道魏王为何来此,之前魏王请求陛下取消婚约的事,他就知晓,现如今冲儿出了这事,魏王又怎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在见到魏王的第一时间,他就知道冲儿与长乐的婚约告吹了!

对于这样婚事他是极其看重的,这可是拉进与皇家极其重要的机会,怎奈冲儿不争气,做出这样伤风败俗之事,婚约能成就有鬼了,他来此本想努力一下,现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既然婚约没了,他就要为长孙家争取其他的利益,最起码要为冲儿谋求一个好的去处,这长安城是待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