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欲擒故纵&nbsp三更求钻石(1 / 1)

密谍司,供奉殿,三名供奉听到罗章要走,却又看到罗章手中的东青斑,三人眼前就是一亮,这东西他们这些日子可是吃了不少,修为那是蹭蹭蹭的往上涨啊,绝对的好东西啊,只是这东西虽好,但就是太少了,这十几二十天,他们就快要把鱼给吃完了。

见罗章居然还有这东青斑,他们怎么能放罗章离开。

“罗小友且慢,我们怎么可能不欢迎你嘛,老道士就是这个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发老者开口劝慰道。

“恩,老道士嘴真臭!”一直没说话的中年壮汉居然也开口道。

被二人数落,老道士却不敢反驳,这要是反驳,罗章真的走了那鱼可就没了,到时候怪谁?自然是怪他啊!

“罗章,我刚刚只是开玩笑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顺嘴一说,你也别跟我计较了!”老道士咳嗽了一声,同样劝慰起来。

罗章心中偷笑,这些老家伙明明是看中了他手中的东青斑,还在这里装的跟什么一样,真是虚伪啊。

“哦,原来是一场误会,那我就不走了!”罗章停下脚步,再次转过身。

这一幕看的一旁的李君羡那是目瞪口呆,换做是他,可不敢这样对供奉们说话,可罗章却很随意,就像拉家常一般,这让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感觉自己这辈子算是活到狗身上了,看看人家罗章,境界没他高,活的比他潇洒,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啊!

“哎,这就对了嘛,有什么我们好好说嘛,你既然来看我们,那这个是带给我们的?”白发老者咽了口口水,嘿嘿笑道。

罗章心中鄙夷,一帮子老东西有好处就扑上来,没好处就不想搭理他,真是现实!

不过罗章也不想跟他们拉什么关系,给东西可以,但要帮他忙才行。

“是啊,我这不是来看各位最后一次吗,以后小的怕是来不来了啊,唉!”罗章拎着鱼在那晃荡道,就是不把鱼给几人。

三人心中暗骂罗章小狐狸,不过听到罗章的话却也有些好奇,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以后不能来了?难道说又有人要对付这小子?

老道士看向白发老者一眼,那意思很明白,我就说这小子怎么会这么好心,拎着三条鱼跑来,原来是有求于他们啊。

白发老者也点点头,表示赞同,同样看出罗章今日所来有事相求。

“好了,小子,你也别在我们这里演了,有什么就说,我们能帮你的一定帮,但不能帮的你就别奢望了!”老道士直言道。

罗章等的就是这句话,忙将三条鱼放到老道士三人面前的桌上道:“这事对三位来说绝对是小事一桩,事情是这样的,我得到消息,因为我售卖的青稞酒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有些人就想对我不利,我的实力我了解,面对那些要对付我的人根本抗衡不了,这不是来找三位供奉帮忙嘛,对了,我那还有不少青稞酒,一会就让我手下搬来给你们三位尝尝!”

“青稞酒?这我倒是听说过,听说是一种醇厚绵长的酒,是酒中珍品,只是你卖酒怎么会得罪人?难道说他们想抢你的酒?”老道士皱眉道。

“还是马供奉厉害,这一猜就猜对了,没错,那些人的确是看中了我这青稞酒的配方,想要强行索要,我却没给,所以他们怀恨在心,想要对付我,让我交出配方,您说这不是无法无天嘛,我老老实实做生意,招谁惹谁了,这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居然想在大唐地界抢我的东西,这些番邦之人胆子也太大了,必须惩戒一番才行!”罗章忽悠道,并没有将对陛下说的事情说出来,那可是机密之事,这些人虽然是皇室供奉,但有些东西还是不让他们知道的好。

“什么?居然有这种事?那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前些日子杀了一些东瀛人,这些番邦之人居然还不知道收敛,看来是我们对他们太宽容了!”白发老者第一个跳了出来,气愤的说道。

中年壮汉同样一脸怒容,显然也是很生气。

只有老道士沉吟不语,并没有开口,而是摸着胡须看着罗章,似乎在判断罗章这话的真实性。

“你今日来就是想让我们帮你对付那些番邦之人?这怕是不行,我们不可能对他们下手,这样会引起几国的不满,陛下也不会同意的,这件事怕是无法帮你了!”老道士说着就将面前的三条鱼往罗章面前推了推道,虽然心中不舍,但他可不能因为外物而惹麻烦。

被老道士这样一说,白发老者也反应了过来,念念不舍的看了眼桌上的三条鱼,抿了抿嘴没说话。

“马供奉,我想你想差了,我可没说让你们直接出手对付那些番邦之人,而是在他们对我出手之时,你们对付他们,这样就没问题了吧?”罗章玩味的笑道,心中对于这老道士嗤之以鼻,想要东西,还不想担责任,老狐狸,绝对的老狐狸!

“恩,你此话当真?”马老道眼前一亮道。

“自然是当真,我接到消息,明日这些番邦之人就会对我出手,到时候几位只要在他们出手之时帮我一把就可以了!”罗章说着再次将那三条鱼往老道士几人面前推了推道。

“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啊!”白发老者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

“就是,早这样说不就得了,我还以为你让我们去他们的驿馆呢。”老道士冲着罗章翻了个白眼,丝毫没有顾及的将鱼给收了下来,看的罗章直翻白眼,心中暗骂,是你们自己没问清楚好吧。

“那就打扰几位供奉了,明日我会派人来通知几位供奉,到时候你们跟我的护卫呆在一起就好!”罗章冲着几人拱了拱手,这才转身离去。

离开宫殿,李君羡忙拉住罗章道:“你刚刚对几位供奉说的都是真的?”

罗章甩开李君羡,没好气道:“不是真的,难道是假的啊,我有那么无聊拿着那么珍贵的东西来送人?”

李君羡想想也是,那鱼他吃过,吃了一条就突破到了真元境三层,那绝对是好东西,有这东西谁不藏着掖着,怎么会无缘无故送人!

“那要不要我也派些人马帮忙,我不要多……咳咳,给我半条鱼就行!”李君羡搓着手,冲着罗章笑呵呵道,那模样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你派人?你的人都有你境界一样高那就可以,问题是你有吗?对付我的可都是真元境高手,你的人去了怕也是送死,我觉得吧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看着你的密谍司吧。”罗章调侃道。

“那我去,我去帮忙,你给我弄半条鱼咋样?”李君羡不死心道。

“这样……行吧,等事情解决,我给你弄半条鱼来。”罗章点点头同意道。

多个人多一份力,他也不知对付他的人实力怎样,有多少人,万一人手过多,实力又强,说不定李君羡就能帮上忙。

解决了这事,罗章也算放下了心事,虽说系统还在刷屏,那些人根本没停下,但罗章已经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回到家,修炼完就洗洗睡了。

第二天一早,罗章穿戴整齐去早朝,路上遇到了不少同僚,一帮子人有说有笑,这些人官职与他差不多,但爵位可不能比,与罗章说话的时候都十分的恭维,这令罗章很是舒坦,这就是地位带来的好处,哥们的官还不够高,等劳资成一品大员的时候,绝对要第一个去早朝,接受这些人的恭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