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你敢动我&nbsp三更求钻石(1 / 1)

听着四周的议论声,刚刚还很嚣张的公子哥顿时瞪大了双眼,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忙拉了拉楚王的衣袖,低声在其耳边道:“楚王,今天的事就算了吧,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可就不妙了!”

李祐眉头微皱,有些不高兴道:“走?为什么要走?他打了我的人,你却让我走,你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的人?再说,那小娘子我还没带走,怎么能走,今天不将那小娘子带走,我是不会走的,你赶紧给我去叫人,叫高手来,我就不信了,今天收拾不了这个小子!”

“这......楚王,我......我认识的人怕是没那个能力,要不我去找找别人试试?”公子哥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对于这个楚王他是真的没话说了,他都说道这个份上了,百姓的议论也总该听到了吧,可却依旧我行我素,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可你不怕,我怕啊,这位可是连魏王都斗不过的主,太子殿下都跟他较厚,更是陛下面前的红人,跟他斗,这不是找死吗?

“废物,连个高手都没有,快去,去找高手来,找不到,看我怎么收拾你!”楚王有些不悦道。

“想走?我让你走了吗?今天这里的一个都别想走,敢欺辱我夫人,你们以为跑的掉吗?”罗章耸了耸肩肩膀,大家子弟他打过,大家家主他也收拾过,还真没收拾过王爷呢,今天他就要开开荤,看看收拾了王爷是什么感觉。

“你......你想怎么样.....告诉你,这可是楚王......你要是敢动楚王,就算你是罗章陛下也不会饶了你的!”公子哥听到罗章不让他走,顿时也慌了,忙扯出楚王的大旗,想要让罗章知难而退,毕竟罗章再得宠,量他也没胆量来动楚王的。

公子哥料错了,罗章还真动了这个心思,只见他一步步的走向楚王,脸上面无表情,看公子哥等人就像是在看一群蝼蚁一般。

还不等公子哥再说什么,罗章一只手已经抓住其脖颈,将其提了起来,看都没看,就像丢一团垃圾一团,直接向一旁扔了过去。

咣当一声,公子哥直接摔在了一口水缸上,将水缸撞的四分五裂,而撞在水缸上的公子哥则是头破血流,抱头哀嚎。

见到罗章居然如此嚣张,连他这个王爷都不放在眼里,李祐终于害怕了。

四周的议论声他听到了,只不过他刚来长安,根本就没听过罗章的光荣事迹,对于那些百姓所说的事,根本就没去在意,谁知道这种事是真是假。

现在他信了,那些百姓说的怕都是真的,眼前之人真的是侯爷,怕魏王真的是如他所说,被他给弄去了封地。

想到自己刚来长安就又要回那鸟不拉屎的封地,楚王脸色就是一变,他不想回去,这辈子都不想回去,那封地哪有长安好,长安要什么有什么,比他那穷乡僻壤好多了。

“大侠,大人,我们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刚刚都是小王的错,小王在这给你赔不是了,有什么损失你尽管说,我赔你如何?”楚王转眼变了个笑脸,冲着罗章作揖道。

对于李祐的无耻,罗章算是见识到了,刚刚还一副穷凶极恶,仇恨满满的样子,转眼就能给你作揖赔不是,说的好听叫大丈夫能去,说的不好听叫无耻之尤,怕心里早就把他恨了一个洞,想着离开后再找他报复。

这种小伎俩,罗章见多了,哪里会上李祐的当,更没有原谅他的意思,站在李祐面前,罗章审视着李祐,在他看来,这李祐别说跟李承乾比了,就是李泰他都不及其万一,李世民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奇葩儿子,当真是龙生九子各不相同。

“好了,别在我们演戏了,跟我走一趟宗正寺吧,去了那里,你有何罪,宗正寺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罗章淡淡的说道,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宗正寺?我不去,我去那里做什么,我要回府,来人啊,回府!”李祐向后退了两步,吆喝着人想要离开这里,可现如今能够站着的一个都没有,他的吆喝也没人呼应。

罗章有些好笑的看着李祐,不由的摇摇头,手一伸就将李祐给抓住,任凭李祐如何甩拖,都甩不掉。

“你快放开,放开我,否则我就喊父皇把你给抓起来!!!”李祐叫嚣道。

罗章懒得搭理李祐,转头看向媚娘道:“你坐我马车先回家,等我回来再说!”

媚娘忙点点头,走上罗章停在一旁的马车,马车车夫也不敢怠慢,驾驭着马车就向府里而去,他要将这事去禀报给武大人,毕竟这可不是小事了。

见媚娘离开,罗章更没有顾忌了,拉着不情不愿的李祐上了他的马车,招呼车夫向宗正寺而去。

马车车夫哪里敢反对,生怕罗章将他也给丢出去,忙驾驭马车向着宗正寺奔去。

“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你敢这样对我,我父皇不会放过你的!!!”李祐一边喊着,一边挣扎着,然而都是徒劳,罗章的手就跟钳子一般,抓着他的手臂,使得他根本逃脱不掉。

这下李祐慌了神,宗正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处理皇室子弟的地方,罗章带他去那里显然是想高发他,这要是被高发了,那他还有好日子过,被父皇知道了,怕又是一顿训斥,说不定真的要被送回封地啊。

“那个,罗章是吧,我们有话好好说,你看,你别送我去宗正寺,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真的,只要我有随你挑,你喜欢女人?我府里有很多妙龄少女,随你选,要是不喜欢女人,我还有不少宝贝,你也可以随便挑,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去宗正寺!”李祐喋喋不休道。

“你能不能闭嘴,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下巴给卸下来,让你说不了话!”罗章虎着脸道。

这话一出,李祐不敢开口了,不过目中满是仇恨,也不知在想什么,对此,罗章根本就没去在意,要是换了几年后的李祐罗章怕是要掂量掂量,那时候的李祐已经长大,且在封地有了不小的势力,对他能够有所威胁,现在?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少年罢了。

一场热闹散尽,那些被打伤的护卫与公子哥也在相互的搀扶下爬了起来,看着渐行渐远的马车,公子哥脸色大变,忙上了自己的马车,催促车夫向着家族赶去,他要将这件事第一时间告诉家里的长辈,让长辈去通传皇宫里的阴妃,也就是李祐的生母,让阴妃去找陛下,求陛下放过李祐一马,否则这件事闹大了,李祐怕真的要被送回去了,宗正寺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可不讲什么情面的!

罗府,在媚娘回到家后,车夫就将之前发生的一幕告知了武绍斌,在知晓媚娘差点被人欺负之后,武绍斌那叫一个气啊,差点就提着刀冲去宗正寺把那个李祐给宰了,好在被陈魁峰给拦了下来。

而且这件事罗章已经插手,他要是在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对罗章也不好,不过从这件事之后,武绍斌决定了,不管媚娘去哪都得带着一队护卫出去,以防不测,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还不得心疼死,好在这次遇到了罗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公子哥的家族为张家,家主张亮,郑国公,现为长史,这次楚王从封地来此,都是他派着自己的子弟招待的,阴妃的祖上曾与其有旧,两家一向交好,关系一直不错。

在得知楚王被罗章给抓去了宗正寺,张亮也坐不住了,赶忙乘坐马车也赶往宗正寺,想要劝和一下,罗章可是个难缠的主,楚王怎么招惹他了,真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