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孙思邈忌惮的人&nbsp四更求钻石(1 / 1)

罗府,会客厅内,对于长孙府大长老的来意,罗章自然知之甚详,可他懒得搭理,想请孙思邈去给长孙无忌治病?那是在做梦!

长孙无忌身上的问题本就是孙思邈做的手脚,自己做的手脚再自己再去治愈?别说孙思邈了,罗章都不会做这种无厘头的事,这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找事做。

而听到罗章所言,又见罗章要走,大长老顿时急了,忙拦着罗章道:“罗候,你有什么要求或条件提就是了,我也没说这事不付出代价,只要能治愈家主的腿,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任何代价?我让你把炼铁铺给我,你也愿意?别说笑了大长老,我们都恨不得对方死了才好,所以这事没得谈!”罗章闪过大长老再次向前走去。

“罗候,何必这样绝情,只是让孙神医看看,若是能治一切好商量啊!”大长老怨毒的看着罗章道。

“绝情?我刚刚说了,我跟你可没交情?能帮你把长孙无忌救醒已经是我给你天大的恩赐了,你以为十座矿场就能让我喊孙爷爷出手?即使你把长孙家送我,我都不会出手,要不是陛下让我手下留情,我根本就不会去管,长孙无忌醒不了,我才高兴呢,现在你还想得寸进尺,想让我请孙爷爷出手?做梦吧!”罗章毫不留情的拒绝道。

“你!!!好,好,好,既然你不同意那咋们就走着瞧!”大长老也没再忍耐,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还在这死皮赖脸岂不是丢人,他就不信了,除了一个孙思邈就没人能够治好家主的双腿了。

看着大长老离去的背影,罗章冷笑不已,想让孙思邈出手,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孙思邈已经说过了,他对长孙无忌动的手脚,除了他,这世上没几人能够治得好,所以大长老即使去找别的医者治,怕也是徒劳无功。

至于长孙无忌,就一辈子坐轮椅吧,想要重新站起来,想都别想。

走出罗府大门的大长老,恨恨的看了眼罗府,轻哼一声转身就上了自己的马车,扬长而去,不过他并没有回长孙府,而是向着城中的一些名医医馆而去,家主的腿不能不治,既然孙思邈这边的路走不通,他也不会放弃。

对此罗章若是知晓怕要笑掉大牙,然后对他说一句,找吧,找吧,就算请了全长安的名医也没用。

在送走了大长老之后,罗章再次回转孙思邈那里,等罗章来到中院做叫花鸡的地方时,不由的目瞪口呆,只见地上一地的鸡骨头,土坑内的土疙瘩也一个不剩,更为让罗章无语的是,石桌旁坐着三个摸着肚子,翻着白眼直哼哼的人。

“我说你们至于吗?至于吗?我就离开一会,你们就把叫花鸡全给吃完了?我又不抢你们的,你们这么做干什么?看看你们,把自己撑的道都走不动了吧?真是不知怎么说你们了!”罗章没好气的冲三人道。

“罗章,这两个坏小子哪来的,赶紧把他们轰走,抢我的叫花鸡,真是坏透了,那叫花鸡是你给我弄的,鸡也是我的醉鸡,他们吃那么多,太坏了,就会欺负老人家!”孙思邈气呼呼道。

罗章无语的摇摇头道:“行了,您老人家也别装了,想再吃就说,我又不是不给你弄,等明天有时间,我再弄一些给你就是!”

“哈哈哈,这可是你说的啊,你要是不弄,可别怪我去抓你!”孙思邈大笑着说道,他说了那么多为的就是这个,听到罗章答应了,自然不再说什么。

“刚刚那大长老来找你是不是为了长孙无忌的事?”说笑一番之后,孙思邈看向罗章开口道。

“自然,您老把他弄残废了,他可不是要想办法站起来,本想来找你帮忙,被我给拒绝了,我答应陛下放他一马,让他苏醒,可没答应陛下让他完好无损,呆在轮椅上就是他这辈子最好的归宿了,不过孙爷爷,你的医术的确精湛,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点,我都没看出来您是怎么做的!”罗章拍着马屁说道。

“少来,你要是看出来,岂不是说你的医术比我还高?你要是连这个都会,我怕是要怀疑你是不是什么老怪物返老还童了!”孙思邈上下打量罗章一番道。

可这话听在罗章耳中那是吓了一跳,差点就开口问孙思邈怎么知道的,好在最终忍了下来。

“长孙无忌之所以站不起来那是因为我把他的一处穴道用真气给封堵了起来,只要实力不超过我的,就休想冲破我的真气,让他重新站起来!当然这事也不是绝对的,说不定机缘巧合也能冲破,或者……那不可能,那老毒物可没那么好心!”孙思邈缓缓解释道。

“恩?孙爷爷,你说的老毒物是谁啊?听您说过好几次了,在祁连山内就告诫过我们,现在又提到他,难道他能够破了你的真气封堵?”罗章好奇的问道。

“那老毒物自然可以,要说我最佩服的他当属第一人,这老毒物什么东西不玩,居然玩毒,就是我碰上他也是很头疼的,以他用毒的造诣,想要破解我的真气封堵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这老家伙喜怒无常,想请他帮忙无异于痴人说梦,若真被长孙家请到,那不是福,而是祸,这老东西怕能把长孙家祸害的鸡犬不留!”

“当然,他们就算想找这老毒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老家伙行踪比我还缥缈,也不知整体在忙什么!”孙思邈颇为不服气道。

罗章听出来了,这被孙思邈称作老毒物的家伙怕真有几分本事,孙思邈虽然嘴上数落着此人,但不难看出对这老毒物的推崇备至与赞叹,显然这也是个惊才艳艳的人物。

“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奇人,当真不能小看天下英雄啊!”罗章颇为感叹道。

“嗯,你能这样想就很不错,可你才多大,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跟个七老八十的老大爷一样,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个老家伙钻进了罗章的身子里面,替代了他!”孙思邈疑惑的看着罗章道。

“孙爷爷你就会拿我开涮,我怎么可能是老家伙?我要是老家伙又怎会那么冲动?”罗章哭笑不得道。

“行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我要先回屋休息会,岁数大了,生病不行咯!”孙思邈锤着自己的腰起身说道!

“孙爷爷,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这世上真的还有人能够解开你的破解你的真气?”罗章下次询问道。

“你刚刚还说不能小窥天下英雄,光我知道的就有”

“医术比我高?那怎么可能,我跟他可是不同道的人,他钻研的是毒术,一身毒术怕整个大唐都没人能出其右,我所说他能够治长孙无忌也是靠毒物,用以毒攻毒的法子,也只有他这法子可以化解我的手段,不过想请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孙思邈端起桌上的酒杯喝了口道。

罗章点点头,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不管什么老毒物,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只要不招惹这种人就是。

罗章不想招惹,但有人却招惹上了,在去往一家医馆求医之时,大长老的马车撞翻了一名喝多了的醉鬼,将其撞的人仰马翻。

本以为此人会不行了,或者伤的不轻,可在大长老停下马车让人查看的时候,这醉鬼居然若无其事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向大长老的马车目光带着一丝寒光。

“看什么看,走路不会到边上,撞死你都活该!臭酒鬼!”大长老的车夫见醉鬼看来,也恶狠狠的看了过去道。

醉鬼也没说话,只是抖了抖身子,顿时,一只只小虫就被他从身上抖落了下去。

见到这一幕,围观的众人脸色就是一变,纷纷向两旁跑去,这什么人啊,身上抖一抖都能有那么多的虱子,这得多久没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