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孙仁师回归&nbsp二更求钻石(1 / 2)

听到罗章的话,老毒物笑骂道:“你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多,天天就会算计人,我怕哪天都被你给卖了,放心,长孙家那里的东西我可不会忘,要是找不出,我也会出手,看他们还敢拿我的话当耳旁风!”

老毒物的话让罗章就很安心,他很想看看长孙家找不到东西,在老毒物面前哀求下跪的情景,那时候他一定要在旁边看着,看他们的嘴脸,这样才是打击敌人最好的方式。

一顿酒宴在罗章解了孙思邈心事之后终于开怀畅饮起来,最终就是两个老家伙逞能喝的有点多,被下人抬着下去。

李君羡也想多喝点,可有两尊大神在,他收敛了很多,好在罗章也不是小气人,在其走的时候给他带了二瓶二锅头,至于茅台,那是别想了,有二锅头已经不错了。

与二瓶二锅头一起带走的还有二十多条东青斑,这是罗章欠那些供奉的,一直都没给,而那些供奉也不知怎么的,都没和罗章要。

但罗章可不是欠东西不给的人,说不定以后还要人家帮忙,这东西是少不了的。

带着满满的东西,李君羡笑着离开了罗府。

送走李君羡罗章总算松了口气,不过想到长孙无忌居然想灭了他的皇家海军,罗章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眼下,他还没时间去收拾长孙无忌,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眼看着就要去北方了,他的铁疙瘩数量还是不够,左右无事,罗章再次钻进了地底打造他的铁疙瘩去了。

当然,一番享受是少不了的,这也是罗章喝了酒下去的一个原因之一。

第二天一早,当罗章神清气爽的从地底出来时,就见到两个老家伙蹲在地下密室的入口处紧紧盯着他。

“我就说这小子会在这里吧,你还不信,我的孙子什么脾性我能不知?”孙思邈看向一旁的老毒物,傲然道。

“没出息的东西,你昨夜是不是没干好事?”老毒物没好气道。

其话音刚落,胡鸾瑶就从地底走了出来,见到入口那么多人,她也有些害羞,冲罗章欠了欠身子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嗯?还是处子之身?你小子搞什么鬼?居然没有拿下?是不是不行啊,你要是不行跟你毒爷爷说,我那里可是有着不少大补之物,绝对能让你重整雄风!”老毒物玩味的打量着罗章。

对于这两个老不羞,罗章是彻底无语,一大早什么不干,就为了在这里堵他,这简直无聊透顶!要不是打不过二人,罗章真想暴揍二人一顿。

没理睬二人,罗章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换上朝服上朝去了。

早朝依旧平淡无味,罗章也没太在意,而是想着后面的布置,等他走后这里该怎么安排,毕竟这一去日子可不短。

与罗章一样魂飞天外的还有长孙无忌,虽说已经与褚遂良等人安排好与冯盎联系剿灭罗章皇家海军的事。

但这事他并没有过多的去管,大多是褚遂良等人出谋划策,他最终同意罢了。

他这些日子的心思完全放在家族里,自从与罗章争斗以来,长孙家实在是损失惨重。

长老死伤殆尽,家族里的财富更是缩水严重。

这些还不算什么,家族的生意在他昏迷期间遭到了极大的打击。

炼铁铺的生意只相当于他没昏迷前的一半,每天损失的银钱最少也有几十万,这让他恨不得把罗章给撕成碎片,当然还有罗章的帮凶,萧家,独孤家,宇文家。

而他损失另一半的生意就是被这些人给瓜分走了。

长安城内,这段日子已经开设了不少生铁铺,而这些铺子幕后的东家就是萧家,独孤家,宇文家三家。

至于罗章并没有参合进去,但他却是源头,所有售卖的生铁,其矿石都是罗章在提供。

更为讽刺的是,那些矿石原本是他长孙家的矿场,为了救他,大长老将长安周边十座矿场给送了罗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