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狸猫换太子&nbsp三更求钻石(1 / 1)

没再理会皇家码头这边的热闹景象,罗章带着武绍斌与十八骑向着长安城最近的一座矿场而去。

自从收回来这些矿场之后,罗章还一次都没有来看过,虽然从赵天虎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一切正常,但罗章不看看总是不放心的,毕竟这可是长孙家的命脉,他可不信长孙无忌会那么老实的将这些矿场交出来。

不是不相信赵天虎,而是赵天虎毕竟太忙,他不可能一家家矿场过来查看,正好今日他无事,过来看看情况,到底有没有什么隐患。

这可都是财源,是可以传给下一代的财源,就像那些封地一样,就算家族败落,有着这些矿场,他的子孙后代就饿不死。

第一处矿场距离码头并不远,只有三十多里罢了,罗章只花了小半个时辰就赶到了。

来到矿场近前,罗章不由的皱眉不已,相比起后世的现代化矿场,古代的矿场简直太落后了,全靠人用斧头凿,然后人用背篓将矿石给背出来。

在罗章面前就是一个个骨瘦如柴的矿工们如蚂蚁一般背着一筐筐的矿石从地底走出来,向着一旁的一个库房走去,在那里卸下矿石再返回。

而罗章皱眉不是因为古代采矿的落后,而是在矿工沿途有着一个个拿着鞭子凶神恶煞的人,不停的催促着矿工干活,若是脚步慢了,就会遭到他们的一顿皮鞭,打的那些矿工倒地哀嚎不已。

“这些人应该不是我们的人吧?”罗章转头看向武绍斌道,毕竟这里的接收武绍斌也有派人配合赵天虎的,光靠赵天虎的那帮子手下可掌控不了矿场。

武绍斌同样皱眉不已,这些人他同样不认识,他也没想到在矿场会看到这样的一幕,心中也有些不爽,毕竟这里是有着太派来的人接管的,而眼前并没有看到他的人,这令武绍斌感到很疑惑。

“你先在这里等我,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武绍斌说完驾马就向矿场而去。

矿场这边,早就有人注意到了罗章一行人的动静,见有人前来,矿场内的人忙迎了上去,一脸凶神恶煞道:“什么人?这里是长孙家的矿场,速速离去,否则对你不客气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这里明明是罗家的矿场,什么时候是长孙家的矿场了?”武绍斌脸色有些难看道。

“罗家?哪个罗家,我不认识,这里一直都是长孙家的矿场,你要是再不离去,小心我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来人恶狠狠的说道。

“恩?你的鞭子?你大可试试看!”武绍斌冷笑道。

“呦,还来了个硬茬子,看来是有些皮痒痒了,看大爷今天不好好收拾你!”说着来人扬起鞭子就冲武绍斌抽了过去。

武绍斌看着来人的鞭子,身体动都没动,这是伸出手,一把就抓过那抽来的鞭子,手微微一用力,鞭子另一头的来人就被武绍斌给扯下马来。

这还仅仅是开始,在将来人扯下马后,武绍斌手臂一动,又将来人给提了起来,翻身下马,一脚将来人给踹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哀嚎不已。

见到这里出事了,那些维持秩序的人纷纷向着这边冲了过来,每个都恶狠狠的,在他们看来,居然有人胆敢在这里撒野,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知道这里是长孙家的矿场吗?

“帮你们队长把那些杂鱼收拾了吧,我没时间在这里跟他们耗着!”罗章眉头紧皱道。

“是,家主!”十八骑躬身领命,架着马就冲了出去。

仅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前还恶狠狠想要教训武绍斌的矿场之人就东倒西歪的躺了一片。

这时从不远处的一间屋舍内走出一膀大腰圆的大汉,看到眼前的景象脸色黑如锅底,他在这矿场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人胆敢来这里挑衅,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这要是别长孙家的人知晓定会以为他办事不利,这怎么能行!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来我矿场捣乱?要是不给个说法,长孙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大汉冲着罗章等人嚷嚷道。

“哼!长孙家的矿场?这里已经是我的矿场,谁告诉你是长孙家的矿场了?”罗章下了马,大踏步的向着那人走去。

听到罗章的话,大汉脸色微变,他早就得到消息,这里的矿属已经被划归到罗章的名下,之前武绍斌派来的人也的确跟他交接了,他也的确离开了,可在一日之后,他又带着人回来了,将这里给夺了过来,而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罗府的人根本就不知情。

加上赵天虎又太忙,以为这里已经收了回来,每日之派人来收取矿石送到长安城那几家合开的生铁铺,其他的并没有去多管,谁想到,这里早就换了人,要不是罗章今日来这里,这件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发现。

关键是,若是长孙无忌想要捣鬼,给那几家新开的生铁铺送去一些劣质的矿石,到时候萧家,独孤家,宇文家所开的生铁铺就会遭遇长孙家炼铁铺遭遇过的事情。

“好一招釜底抽薪,好一招暗度陈仓,长孙无忌不愧是长孙无忌,居然跟劳资玩这一手,真当劳资好欺负吗?”罗章狠狠的瞪了大汉一眼,不用他招呼,十八骑就一拥而上,将大汉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你们做什么,我是长孙家的人,你们敢动我,不怕被报复吗?”大汉挣扎着说道。

“报复?长孙无忌会为了你个小咯罗报复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罗章不屑的说道。

“你到底是谁?我可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何要如此做?”大汉不死心道。

“我?我就是这矿场的主人,罗章!你说我是谁?”罗章冷哼道。

“啊......”大汉被罗章的话吓了一跳,没想到正主居然会来矿场,这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正主来了,他的下场可以预见,罗章并没有杀他,而是让十八骑把他的武功给废了,直接丢进了矿洞里,让他采矿,至于那些帮凶,也一并丢进了矿洞,这种人就该有如此下场。

“这里给我好好查一遍,不但是这里,还有其他矿场,那里怕是与这里的情况一样,不能有任何纰漏,但凡是被长孙无忌替换掉的人,全部给我好好收拾,真是欺人太甚!”罗章转头冲着武绍斌吩咐道。

“放心,我这就去办这件事,绝不会出错!”武绍斌脸上也无光,毕竟他也是接管人之一,居然出现这样的事,而且他派来的人在这里并没有找到,可想而知那些人的下场,怕是早就埋进了矿渣里了。

罗章又看了一圈,对武绍斌说了一些该注意的地方,重点是矿场新派来的人一定不能再压榨矿工,要提高这些人的待遇,且矿坑要进行加固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武绍斌对于罗章所说自无不匀,全都记了下来。

罗章也没想过责备赵天虎,实在是他要管的事情太多,根本无暇他顾。

这让罗章苦于没人可用,之前还有个杜金可以帮他分担一些,可谁知道杜金居然是个反骨仔,在他被关期间居然投靠了别人,这样的人又怎么能用,自然被他给一脚踹开。

现如今能令他相信,能力又出众的实在是没有,这件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罗章的巡视并没有结束,在这里的事情交给武绍斌后,罗章带着十八骑向着长孙家交给他的那处特殊矿场而去,那矿场是新开辟出来的,里面的矿石据说连长孙家大长老都不认识,对此,罗章是十分的有兴趣,不知到底是什么矿,若是他认识的那几种之一,那他可就赚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