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消息传开&nbsp一更求钻石(1 / 1)

看着倒下的探子头头,王二大大的松了口气,刚刚他要是不开口,怕现在真的被丢下去喂鱼了。

而且他是第一个开口要交代的,怕是还会得到一些优待,比他们老大死鸭子嘴硬要好的多。

一个倒在地上,一个站在这里,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其余探子心中也是畏惧万分,再也没有人敢多说一句,他们虽然不交代,但也不会阻止别人了。

看着一帮探子被自己的手段所震慑,刘仁轨还是很满意的。

经历过洞庭湖的那场大战之后,他的心性也有所改变,变得更成熟,更稳健,且更杀伐果断!

若是换做以前,他可没有这般果决,说杀人就杀人,都不带眨眼的。

扫了一圈颤抖如小鸡崽子般的探子,刘仁轨轻哼一声道:“还有谁想阻拦的?”

没人说话,连抬头看刘仁轨的都没有,一个个低着头装鸵鸟。

“既然没人再反对,那你就继续说,是谁派你们来的,又有何目的!”刘仁轨冷着脸看向刚刚开口的王二道。

“我说,我说大人,是……是褚遂良,褚大人派我们来的,我们来的目的是……是将你们全部覆灭!”王二结结巴巴道。

“嗯?全部覆灭?就凭你们?”刘仁轨眉头一挑道。

“我们当然不行,可大人靠岸必定是要补给的,而褚大人给我们的指令就是在补给之物中下毒,等大人采购了我们所卖的食材,开船之后定会食用那些补给的食材,到时候必定全船中毒,最终……最终定会全军覆没!”王二老老实实的交代道。

“好,好啊,好你个褚遂良,好恶毒的计策啊,居然想到在补给里下毒,这要不是因为你们这些蠢货,蠢到家,想出往天上撒钱这昏招,怕还真让褚遂良得逞了!”说到这,即使是刘仁轨心性更加稳重,后背也全是冷汗。

谁能想到敌人会动用这些阴招,当真是防不胜防!

由此,刘仁轨对自家大人罗章更加的佩服了。

褚遂良都那么难对付了,更别说大人天天与老狐狸长孙无忌斗法了,那更难了,而大人还斗赢了,由此可见,大人更厉害!

扫了眼站在那里噤若寒蝉的探子们,挥了挥手吩咐道:“把这些人给我绑起来先丢到船舱里,等一会去往无名岛,把他们给丢上去,我说话算话,只要老实交代,我就不会杀你们!”

众探子一听刘仁轨饶了他们,先是松了口气,可在听到刘仁轨后面的话,一个个差点晕过去,把他们送去无名岛?那里有什么?啥也没有,简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说是饶了他们,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啊!

可就这样直接讨死,众探子也开不了口,能活着谁愿意死啊,想求求刘仁轨放过他们,可刘仁轨早在说完话后就离去了,根本不给他们求情的机会。

由于补给出了问题,战船又耽搁了不少时间重新补给,这次在刘仁轨的命令下,查验的更加仔细,好在没出什么问题,战船补给完就重新启航!

当然这里发生的事情也被刘仁轨飞鸽传书送回了长安。

虽说罗章已经出征,不能立刻收到消息,但长安却会把消息传给罗章的,只要罗章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就会给褚遂良好看,这已经不是他能够参与的事情,一切只要交给大人去办就行,而他只要更加小心一些就好。

长安,在刘仁轨启航一天半之后,褚遂良就接到了刺杀失败的消息。

至于过程也被详细的写入了其中,看到有人为了接近刘仁轨的战船而想到往天上撒钱吸引百姓捡钱这一昏招,气的差点吐血,见过笨的,没见过如此笨的,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有问题吗?

这要是还能给成功,那就有鬼了!

可如此一来,那些人定然被抓了起来,那岂不是说自己也将暴露了?

一想到自己暴露,被罗章知晓此事,褚遂良就浑身一个激灵。

哪里还能在府里呆的下去,马上备轿,向着长孙府而去,他要将这件事禀报给长孙大人,让他给自己想个好办法,更何况那计策是长孙无忌所出,他不过是执行人罢了,怎么说长孙大人也得给个交代!

褚遂良能够接到消息,长孙无忌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要知道当日出事的时候,码头上可是有着很多人!

那么多百姓看到,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住的,自然扩散开来。

而作为事情的发起人,长孙无忌又怎能不关心此事。

在看到消息上所说的事情之后,长孙无忌拍着桌子大骂道:“褚遂良误我!褚遂良误我啊!”

一旁管家从地上捡起消息的纸条看了一遍,心情跟长孙无忌差不多,居然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当真是笨的可以。

而褚遂良作为这件事的执行人,这些笨蛋是褚遂良找的,那自然是他的责任,也难怪家主会说褚遂良误事!

“家主,现如今此事已经出了,后面该怎么办?”管家陪着小心询问道!

“还能怎么办,即使罗章知晓又能如何?我还怕他不成!”长孙无忌拍着桌子道。

“家主,褚遂良,褚大人来访。”这时书房外,侍卫跑进来禀报道。

“他还有脸来找我?正好,来的正好!”长孙无忌气不打一处来。

皇宫,李君羡急急慌慌的跑到了御书房门口,却被门外的侍卫给拦了下来。

“给我让开,我有要事禀报,出了事,你们负责?”李君羡气哼哼道。

“大人,职责所在,请您别让我们为难!”侍卫躬身施礼道。

“算了,快禀报,我有要事要禀报陛下!”深吸口气,李君羡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知道刚刚自己有点太着急了。

“李大人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着急?”黄公公听到动静从御书房内走了出来,看向李君羡笑着道。

“黄公公你来的正好,我有要事要禀报陛下,您赶紧带我进去吧!”李君羡冲着黄公公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