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被耍了&nbsp四更求钻石(1 / 1)

皇宫御书房,在听到供奉老者的话语后,李世民震怒异常,桌子拍的砰砰响!

御书房内的侍卫,太监宫女,以及黄公公等人都静若寒蝉,陛下发怒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可想而知李世民的怒火有多吓人。

良久,李世民才压下心中的怒火看向老者道:“那褚遂良所藏证据现在何处?”

老者脸色一苦道:“陛下赎罪,臣无能,让那些贼人带着证据跑了,现如今正在追查,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查到这伙人的踪迹!”

“跑了?那说那么多有何用?就凭褚遂良随便说说就能治长孙无忌的罪?当真是可笑!”李世民气哼哼道,显然对老者等人的办事不利感到不满意!

“李君羡!”李世民呼喝着,然而这次李君羡却没像以往那样第一时间出现。

“陛下,李君羡身受重伤了”黄公公在一旁提醒道。

李世民这才反应过来,实在是习惯如此,一时间李君羡不在,他也没有改过来。

“李君羡现如今怎样?”李世民询问道。

“禀陛下,李君羡依旧有性命之忧,太医说伤到心肺,失血过多!这能不能醒来就看他自己了!”老者躬身道。

“敢伤真的密谍司统领,还敢抢夺证据,当真是好胆!”李世民咬牙切齿道。

虽然李世民没有指名道姓,但其话语里所说的人不用问都知道是长孙无忌!

要是可以,李世民自然想将长孙无忌捉拿下狱,可若是没有证据如此做必将遭受长孙无忌所代表道关中门阀们的抵制与反抗。

眼下北伐在即,国朝是绝不能动荡的,一旦国朝不稳,对北伐将是极其不利的,若是北伐战败,那么其后果将是第二个渭水之盟!

那屈辱的一幕令李世民现在想想都感到耻辱,他曾发誓绝不会让此事再次重演,而不重演就要将突厥人给收拾了,如此北方才能安定,他才能腾出手来去做其他的事情,否则北方的牵扯,让他做喊你多事情都力不从心!

“让太医尽一切可能医治,若是李君羡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也不用再治病了,都给李君羡陪葬去吧!”李世民冷冷道。

黄公公应诺,忙下去吩咐太医做事去了。

“说说吧,你觉得那些人是不是长孙家的?”见黄公公离去,李世民看向台阶下的供奉老者道。

“有七成的可能就是长孙家之人,但还有三成则是墨子之人,毕竟之前长孙家曾联系墨子之人办事,而李君羡也查到了墨子的老巢,只不过人去楼空,应该是提前得到了消息离开了!”老者分析道。

“你暂时带领皇家供奉调查此事,务必将那些杀手给我揪出来,这些人不除始终是个隐患,况且长孙无忌的证据还在他们手中,必须要得到!”李世民下令道。

“是,陛下!”老者忙应诺道。

长孙府,大长老带着一帮供奉终于回到了府邸,这次出去总算有惊无险,不但将证据给拿到了手,还将密谍司的李君羡给重伤,可谓是大快人心。

长孙府的厅堂内,当长孙无忌得知此消息后不由得仰天大笑道:“天不亡我,必有福泽,看来我也是有大气运之人啊!”

“家主定能登顶宝座,还天下一个太平!”管家拍着马屁道。

长孙无忌心情不错,看向大长老道:“那些证据没有缺漏吧?”

“都在这呢!家主请看!”说着长孙大长老将一个布包放在了茶几上。

长孙无忌将其打开,里面堆放着一叠类似信件的东西。

打开其中一封,长孙无忌脸色就有些微变,随之不停的打开信件查看,可越看他脸色就越差,到了最后居然拍起桌子大骂道:“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家主,您这是怎么了?”大长老有些不解其意道。

“怎么了?你们被人耍了!这里面什么都没有,根本就不是什么证据!而是一堆废纸!”长孙无忌怒道。

“什么?什么都没有?这怎么可能,为了这东西我们可是与李君羡,还有皇室供奉大打出手啊,要是没有东西,那岂不是说李君羡演的太像了?”大长老脸色微变道。

不死心的他拿起一封信函看了起来,果真如家主所说,这些信函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这家主,不应该啊,李君羡拼死拼活,不可能只为了一堆白纸啊,他可是差点死在我们的刀下啊,若是为了这些,他不可能这般拼命啊!”大长老不解道。

“很明显,我们都被褚遂良给耍了,他不但耍了我们,还耍了密谍司!”长孙无忌一脸冰冷道。

“家主,这可如何是好?现如今东西被我抢了,虽不知是我们,可我们却什么都没得到,但那些人可不这样认为,必定如疯狗般追咬我们,一个不慎就万劫不复啊!”大长老担忧道。

“告诉内应,严密打探褚遂良的消息,一旦密谍司再次行动就是真的证据出现之时,这次绝不能失败!”长孙无忌吩咐道。

“是,家主,我这就去下令!”大长老急匆匆道走了,长孙无忌的脸色却阴晴不定,原本以为解决了麻烦,没想到褚遂良还留了一手,把他们所有人都给耍了,当真是可以!

现如今怕都以为证据给他拿走了,要是真拿走也就罢了,可他拿到的都是废纸,根本什么都没有,这如何能不令他生气!

“褚遂良啊,褚遂良,你跟了我这些年果然学到了些东西,真够可以的,不过你以为这事能躲过去,那你就太天真了,他们护不住你,你就等着被我碎尸万段吧!”长孙无忌手掌一拍,面前的茶盏当即被我其拍的变成了粉末!

密谍司,在被救回来之后,李君羡就被安置在密谍司的一间房舍之中,太医已经看过,对于其伤势束手无策,实在是李君羡伤的太重。

就算是有陛下旨意,他们也是无可奈何,眼下李君羡只有靠他自己,若是挺不过去,一切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