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雪橇战法&nbsp三更求钻石(1 / 1)

皇宫,太极殿,众人纷纷盯着房玄龄,在房玄龄手中,拿着陛下给他的第二份奏折。

而就在刚刚陛下敕封罗章为县公,大都护府副都护,对此,朝臣们岂能同意。

而这第二份奏折,就代表着罗章为何能够敕封的原因,众人自然好奇不已。

别说店里的他人好奇,就是房玄龄自己也同样好奇不已。

打开奏折,房玄龄轻咳一声准备诵读,可刚准备开口,却像卡了壳一般,读不出来,目光死死的盯着奏折之上所写的东西,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脸色涨的通红,牙关紧咬,那目光中透露出骇人的光芒。

殿内众人看到房玄龄这幅模样有些摸不着头脑,更加好奇奏折上写的是什么了。

要知道房玄龄一直都是一位老好人,平日里与众人都是和和气气的,不像杜如晦那样说话很冲。

就是这样一个老好人,一份奏折居然能将他气成这样,可想而知奏折上写的东西非同小可。

众人那叫一个急啊,你房玄龄气归气,好歹读出来给大家听听啊,要气我们跟你一起气,你别不说话,一人生闷气啊。

有的心急之人不由的开口道:“房大人,这奏折之上写的到底是什么,您若是不想念可否将奏折给我等,我等来念如何?”

“就是,房大人,你这可不地道,一个人在那看,好歹让我们参详参详啊。”

“老房,到底是怎么了?看把你气的!”站在房玄龄身边的杜如晦小声的冲房玄龄说道。

房玄龄没说话,而是将奏折往杜如晦手里一拍,那意思就是,你想知道,自己看去。

而房玄龄自己则闭上了双目,一句话不说,不过从其眼皮不住的跳动来看,他依旧没有平息自己的怒火。

杜如晦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房玄龄会一言不发的将奏折给他,不过眼下他也没去在意,而是将奏折打开自己看去。

可这一看,杜如晦比房玄龄的脸色还要更红,呼吸更加的粗重,其目光像是要杀人一般,牙齿都快咬碎了。

唯一比房玄龄好的是,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好,好的很啊,当真是教子有方!”

虽说开口说话了,但其无厘头的话语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杜如晦说的话是何意,什么好的很,什么教子有方,这都什么跟什么?

“杜大人,你可否给我们解惑,这奏折写的是什么?”

“是啊,杜大人,房大人不说,您可否说说啊?”

“杜大人,什么是教子有方啊,您的话我们听不懂啊!”

“杜相,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你和房相都气成这样?”站在杜如晦身旁的河间郡王李孝恭,好奇的询问道,今日的事太令人好奇了,一个房相,一个杜相,在看完一本奏章后都气的不肯说话,这可是奇闻,这让一向不过问朝政的李孝恭都难免起了好奇心,开口询问了起来。

杜如晦如房玄龄一样,将手中的奏折往李孝恭的胸口啪的一拍,就不再言语。

不过杜如晦不像房玄龄那样闭目养气,他是睁着眼睛看向不远处站着的一个人,那目光恶狠狠的,也不知为何会如此。

众人见奏折到了李孝恭手里,不由的苦笑摇头,陛下让房玄龄读一读给大家解惑,可房玄龄看了奏折气的不成样子,将奏折给了杜如晦,原本以为杜如晦看了会说,可杜如晦比房玄龄还要气,现如今倒好,奏折又跑到李孝恭那里去了,这都叫什么事啊,难不成一份奏折要每个人过目一遍?

“河间郡王,你看了可别再不吭声啊!”

“郡王,赶紧看看,读给我们听吧!”

“就是,急死人了,赶紧读一遍吧!”

众人不敢催促房玄龄,杜如晦,不敢到了李孝恭手上,大家稍稍好点,敢于催促了,毕竟李孝恭比房玄龄更不爱参与朝政,平日也就挂着宗正寺卿的职位,皇室他管的了,外面的人他可没权利管,所以大家也不怎么太在意。

李孝恭龇着那一口大黄牙扫了众人一眼,笑呵呵的将奏折打开查看起来。

房玄龄,杜如晦好歹压住了自身的火气,可李孝恭不同,他乃是郡王,乃是皇亲国戚,他可不在乎什么。

在看了奏折上写的东西后,当即开骂道:“这他娘的有爹生没爹养的东西,居然干出吃里扒外的事情,不要给劳资遇到,给我遇到,我非扒了他皮不可,什么玩意!”

这一开骂,把众人给骂蒙了,这里可是太极殿,你河间郡王怎敢在这里出言不逊?

可众人看了陛下的脸色,似乎并没有怪河间郡王的样子,似乎还觉得河间郡王骂得好,骂得对,大家几乎要哭了,你们这一个个的都在打什么哑谜啊,二个不说,第三个更是直接开骂,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就连房玄龄,杜如晦都看向李孝恭,其目中带着赞同的意味,这就更令人弄不明白了。

“郡王,您别光骂啊,给我们读读上面写的是什么吧!”

“是啊,郡王,您赶紧给我们读一遍吧,别再传给别人了,这要是传下去,得什么时候啊!”

李孝恭回过神来,扫了众人一眼,最终目光定格在杜如晦所看之人身上。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房玄龄,杜如晦为什么不肯当众读出来了,心中暗骂这两只老狐狸,有顾虑却不肯说,这戏演的还真像回事。

别人怕他,可李孝恭不怕,再次打开奏折深吸口气念道:“臣,李靖有本启奏,据臣所查,程咬金等人之所以会遭遇突厥人的埋伏绝非偶然,而是我大军之中有人通风报信,致使原本可以大胜之仗变成危局。”

“什么?有人通风报信?这怎么可能!”

“难怪之前的奏折所说程咬金突袭突厥人大营反被突厥人偷袭,困守突厥人大营,搞了半天是这么回事!”

“谁啊,居然敢向突厥人通风报信,这种通敌卖国之人李靖怎么不将他的人头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