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人不见了&nbsp四更求钻石(1 / 1)

高句骊人之所以会呆在这地底监牢里,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想被太多人知晓他们来这里与突厥王商议这件事,虽说突厥人里不会有大唐的探子,可谁能保证百分百没有呢?

就像这里关押着的就有不少被突厥王玩腻的唐人女子,说不定就是唐人的探子。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让突厥王安排他们住在了这里。

而王城突遭唐军的袭击,突厥王都自顾不暇,走的时候哪里还能想得起地底的这些高句骊人。

高句骊人虽然也听到了上面的动静,但因为身在地下,响动并没有上面的大,再说他们在最深处,平时这里的守卫都不敢靠近,他们就更不知晓上面的情况了,直到罗章他们到来才发现了情况不对。

看着面前的几名高句骊人,罗章本能的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看孙思邈与老毒物戒备的样子,就知道这些高句骊人并不简单。

这是他们身为高手的嗅觉,即使没有交手,也能通过气息来判断对方的实力。

当然,具体如何还是要交手之后才知道。

“罗章,你向后退点,这些人你不一定能打的过!”孙思邈手一张,冲着罗章说道。

就在孙思邈话音刚落之下,怒火中烧的高句骊人就向着罗章三人冲了过来,不过却被孙思邈与老毒物给挡了下来。

罗章也顺势向后退去,并没有加入这场战斗。

站在后方,罗章就发现这些高句骊人的实力的确不俗,最弱的都有真元境六层,最高的那个居然有着真元境八层的实力,这样的实力若是对付罗章简直就跟玩一样,即使罗章将所有作弊的食物都吃下去,再拿着寒银枪动用罗家枪法,怕也不是这样的高手一合之敌。

毕竟罗章本身的境界只有真元境三层,他能对付六层就不错了,若是被别人知晓已经会被视作妖孽了,一般能够越阶一层就已经难能可贵了,更何况是三层这么变态。

当然,若是罗章的境界提升到真元境五层,加上他的辅助食物,或许能与这真元境八层的高句骊人有的一拼,现在,还是老实点听孙爷爷的话,在边上看着吧。

孙思邈与老毒物的实力罗章可是知晓的,真元境顶峰,两名真元境顶峰对付眼前这一群高句骊人,就如同那高手对付罗章一样,简直就是砍瓜切菜一般,没多会,地上就躺着一片哀嚎之人。

若是走进细看就能发现,这些人的四肢全都被两人给卸下,且脸色还隐隐有发紫的征兆,不用问,这定是无意中,中了老毒物的毒了。

“好了,都解决了,没想到这地底居然还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好在我们跟着,否则你罗章一人下来怕就要遭到他们的毒手了!”老毒物拍了拍手道。

人是控制了起来,可他们说的话根本听不懂,无奈之下,罗章只得回去喊了些手下将这些人全部捆绑好,带到安全的地方,等他忙完再来审问这些高句骊人。

等罗章再次返回孙思邈他们所在地的时候却发现孙思邈正疯了般的在地底牢狱中找寻着,老毒物同样也在找着,只是二人找了半天却毫无发现。

“怎么可能,那人不是说她被关在这里的吗?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她不在这里?”孙思邈白色的头发都根根矗立了起来,显然是怒极了。

罗章还是第一次见到孙思邈发火的样子,隐隐都有点畏惧。

一旁老毒物倒是没什么感觉,在巡视了四周一眼之后道:“是不是这里不止一处地底监牢?我们先找个人问问不就知道了,你发那么大脾气做什么,瞧把你孙儿吓的,脸都有点白了!”、

似乎是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孙思邈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将心中的怒气给压了下来,看了眼罗章道:“罗章啊,你孙爷爷刚刚只是气急了,你可别介意啊!”

对于孙思邈如此,罗章也能理解,若是武媚娘或者高阳被人抓了,他也会急疯掉的。

“孙爷爷,没事,毒老说的对,这里没有我们在去别的地方找,说不定这里不止一个地底牢狱呢!”罗章也出言宽慰道。

孙思邈默默的点点头,罗章能够从其眼神中看到一丝焦急,不过人没找到也没法子,急是没用的。

三人再次返回地面,此时城中已经乱作了一团,到处都是烧杀抢掠的唐军。

在战争面前,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只有胜利者才是谱写历史的人,这里今夜发生的一切,在历史上是绝不会这样写,而是会被描述成唐军攻城秋毫无犯。

当然,这与罗章可没什么关系,这里的人都是突厥人,本身罗章就不喜,再说,他阻止也阻止不了,只会被人说多管闲事。

叫来自己的士卒,罗章让他们去找寻一些王宫里的奴隶。

也只有王宫里的这些奴隶才最了解王宫里的情况,问他们准没错。

没多会,士卒们就带来了十几名被他们抓起来的奴隶,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瑟瑟发抖的奴隶,罗章淡淡道:“只要回答我的问题者,我就可给他自由!”

罗章的话音刚落就有几人举起了手,大呼道:“我知道,我知道!”

看着举手的几人,罗章挥了挥手,让手下将那些没有举手的带走,显然,那些人并不能听懂他说的话,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看来你们都能听懂我说话,我不管你们曾经是不是唐人,或者是被抓来这里的唐人所生,只要回答我的话,我可免除你们奴隶的身份!”罗章扫视了面前几人一眼道。

听到罗章的话,几人呼吸都急促起来,脱离奴隶的身份,这是他们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没想到眼前的这名将,军,居然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得抓住。

而在同一时间,几人就保持开了距离,相互敌视了起来,毕竟机会难得,谁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而其他人自然被他们视为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