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罗章糊涂了吗(1 / 1)

太极殿中,众官员鱼贯而入,罗章走在后面,想着刚刚程咬金他们所说的话,不由得感到疑惑。

按说冯盎就算有反心,也不该是这时候反,现在反根本就不合时宜,换做任何人都会选在大唐军兵远征高句丽的时候在发动叛乱,那样唐军就手尾不能顾!

现在反,反而给陛下有反应的机会了。

再说按照历史,冯盎最后是妥协的,并没有谋反才对,这又是出的什么鬼?

等陛下到来,众人恭迎坐下之后,程咬金第一个站出启奏道:“陛下,冯盎谋反,臣请一直大军将其剿灭,以振大唐之威,看谁还敢谋反!”

“陛下,臣也愿往,保证比程咬金的速度还快!”尉迟敬德不甘示弱的站出道。

“陛下,臣也可以为国分忧……”

“陛下……”

看着一名名站出请战的众将,罗章摸了摸头,这些人也太积极了吧,远征高句丽都没这么积极啊,这有点不正常啊!

李世民没说话,而是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定格在了罗章身上道:“罗章,你说说此事该如何处理?”

罗章愣了愣,随即走出躬身道:“陛下,真对情况了解不多,不好往下判断,不如问问房大人,杜大人?”

房玄龄与杜如晦对望一眼,随后又看向罗章,目中满是深意,看的罗章感觉莫名奇妙!

“陛下,臣认为不宜动兵,冯盎谋反这事还不能确定,此事还需再三确认为好!”房玄龄出班道。

“怎么不确定?甲士都枕戈待旦,准备入蜀,想要攻打蜀中,若是我们迟疑,蜀中必遭劫难,谁付的起这个责任?”程咬金大声嚷嚷道。

“就是,谍报都送来了,这冯盎肯定是反了,若不反,他这时候调集那么多大军做什么?”尉迟敬德跟着道。

“冯盎调集大军虽有反常,但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的事情!我们不如先问询一番,听听他的解释再做定论不迟,否则这还没弄清楚情况就贸然出兵,那冯盎怕不得不反了!”杜如晦站出道。

听到几人的对话,罗章这才了解了事情的一些始末,搞了半天还不确定人家冯盎造反啊,这帮子老家伙急急燥燥的做什么?难道怕没仗打吗?

罗章心中想着,目光看向程咬金等人,实在是对他们有些无语。

“陛下不可啊,若派人问询,再回来禀报,这一来一回,可就给了冯盎太多时间去准备了啊,陛下!”程咬金大声说道。

不等陛下开口,罗章站出道:“陛下,臣有话说!”

众人微微一愣,刚刚问罗章,罗章说不知道情况,这一会就有话说了?

众朝臣纷纷看向罗章,李世民也看向罗章,想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

罗章咳嗽一声继续道:“臣觉得冯盎不会反!”

罗章此话一出,顿时,整个朝堂都喧哗起来。

“罗章这是在说什么?他怎么站在文官那一头?”

“不知道啊,他好端端的怎么说冯盎不会反?这造反都明摆着了,怎么不是?”

“罗章这是糊涂了吗?不帮着我们说话,还出言反对,真是看错他了!”

“罗章居然出言反对?这可真有意思!”

议论声不绝于耳,文官弄不明白罗章什么意思,武官则责怪罗章不帮他们。

“够了,听听罗章怎么说!”李世民眉头微皱呵斥道。

这一声呵斥,顿时太极殿内安静了下来。

虽说不说话了,但目光却依旧紧紧盯着罗章等待他下面的解释。

罗章见安静了下来,看了眼程咬金,微微摇头道:“陛下,冯盎若反也不会挑选这个时候,若我反,定会在我们出兵高句丽的时候造反,这时候造反实在是不明智,此唯一。”

“第二,臣以为冯盎这次不宣而调集大军定然是有其原因,至于什么原因,就要派人前去打探了!”

“正如房大人,杜大人所说,在没弄清楚原委的情况下,贸贸然出兵,冯盎即使不想反,也会被我们逼反了,一旦我们派兵围剿冯盎,就会大大拖延我军远征高句丽的步伐,给与高句丽喘息之机,到时候,高句丽兵强马壮,我们在想攻下他,可就难上加难了。”

“所以,对冯盎是万万不能轻易动兵的!”

罗章条理清晰,言辞恳切的说道。

这话一出,朝堂上再次低声议论了起来。

“我觉得罗章说的有几分道理啊!”

“对,这冯盎暂时不能动啊!”

“一切还需稳定为主啊,不可战!”

“不查清冯盎真正意图,还是不出兵的好啊!”

众文官纷纷赞同罗章的话语。

而武官们则沉默了下来,的确,罗章这话有着很长远的道理,一旦对冯盎动兵,那对高句丽的战争就会拖延,这与国策是背道而驰的。

果然,在听到罗章的话后,李世民的嘴角就带着一抹笑意道:“罗章所言甚合朕心,暂时先派人前往冯盎处,查明其调兵原委再做打算!”

李世民的命令一下,刚刚还叫嚷着要攻打冯盎的众将们纷纷闭口不言,而文官们却得意洋洋起来,能打压武将们一头,对他们来说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等下了早朝,程咬金等人就拖着罗章去了燕来楼。

罗章苦笑摇头,不得不跟他们而去,这要是不去,罗章估计这帮子老家伙会把他给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