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这一年最后的一点事(上)(1 / 1)

375、这一年最后的一点事(上)

实际上,在议长选举演讲的时候,面对奥恩-弗里-塔的背叛,环派议员分崩离析,而那时候弗兰西斯-安德伍德站出来和帕尔帕廷进行了一场精彩的辩论,并且及时示意蒂姆议员尽快退出竞选,避免了他的贪腐黑料被曝出导致更大的丑闻。

再加上弗兰西斯的妻子,克莱尔-安德伍德创立的外环星球互助基金一直在不断的运作,而且越来越大,帮助许多外环的落后星球解决了最急迫的问题。

这个从他们一开始就进行的布局现在终于开始收获极大的回报,一些外环星区和原环派的议员开始向弗兰西斯靠拢,开始初步形成一股政治集团。

而在倒向弗兰西斯的这部分议员当中,又以艾因勒-蒂姆为首。

虽然蒂姆在之前议长选举当中因为奥恩-弗里-塔的倒戈而手足无措,而且还被人找到了贪污受贿的黑料,但总的来说他依然还是一个老资格的,拥有很高声望的政治家,他的表态,也为弗兰西斯拉拢了不少议员的支持。

在之后的一次会议上,弗兰西斯-安德伍德公开向帕尔帕廷议长叫板,质问他在当选之前承诺的施政方针现在在哪里?为什么现在共和国的政策上并没有让外环星区得到好处?既然没有得到实惠,又为什么还要坚持上任议长菲尼斯-瓦洛伦要在外环自由贸易区征税的政策?

弗兰西斯-安德伍德从一开始就确定了一个既定的剧情走向——帕尔帕廷会在政策上将外环星区渐渐推开,从而给分离主义运动的生存空出足够的空间。

有了这个前提,弗兰西斯就利用这一点不断的攻击帕尔帕廷,而且因为他知道了结果,所以他每一个攻击帕尔帕廷的理由都有理有据,而且似乎真的是朝着他判断的方向行进。

这样就让帕尔帕廷很难堪了,虽然他也想分裂银河共和国,但这件事绝对不能由他自己来做,但如果要阻止弗兰西斯,却又间接在阻止自己未来的行动方针。

因此他对弗兰西斯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偏偏弗兰西斯看起来也已经是豁出去了,屡屡在公共场合出现,甚至公开宣称自己不带保镖,要暗杀的请赶紧!

对于一个政治家来说,这基本上就是在搏命了。

弗兰西斯确实是在搏命,但是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足够的好处,而且他也明白,自己这个行为只是暂时的,吸引火力的那个,很快就会到来。

……

“愚蠢的家伙!你几乎毁掉了一切!!我为你铺垫好了所有,但是你居然被区区纳布星球击败!!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没用的东西!”达斯-西迪厄斯在通讯当中怒斥。

纽特-冈雷浑身缩成一团,浑身发抖畏畏缩缩,好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西迪厄斯大人,我们也是第一次这样大规模使用机器人军团……事实证明机器人控制舰的方式并不好。我马上就安排对下属的b-1战斗机器人进行程序升级。”

“这是机器人控制舰的问题么?真正的问题是你根本没有这个胆量!每次你只需要往前一步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你总是会往后退两步!你最好告诉我,像你这样的一个懦夫,以后对我还有什么价值?”西迪厄斯低吼道。

纽特-冈雷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哀求道:“请再给我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吧,大人。我,我一定会证明我的价值的!还有……现在贸易联盟已经举步维艰,请大人救救我,再这样下去,我这个总督也当不成了……”

西迪厄斯斗篷下面的嘴脸露出一个扭曲的表情,“是的,救你,我当然会救你。因为你也就剩下听话这一个优点了……”

他顿了顿,然后说道:“现在的情况确实很严重,如果你能以胜利者的身份结束纳布之战还好说,但你失败了。共和国议长帕尔帕廷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想要证明自己比菲尼斯-瓦洛伦更加优秀,而你们贸易联盟,自然就撞在枪口上。所以……要想活下去,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什么办法?”纽特-冈雷赶紧询问。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达斯-西迪厄斯狞笑着切断了通讯,却什么都没有回答。

纽特-冈雷瘫坐在地上,过了良久才用颤抖的手拿起通讯器,在上面的列表上找了许久,这才在一个人上定格。

第四集团董事,格罗丝-谢尔比亚。

通讯被接通,格罗丝安静地听完纽特-冈雷心中的担忧,淡淡的说道:“你觉得共和国有能力威胁到你吗?”

“怎么没有!共和国议会要取消我们的贸易特权!这会让我们损失惨重!”纽特-冈雷大声说道。

格罗丝冷冷一笑,“共和国连他们自己都顾不过来了,取不取消你们的贸易特权有区别么?想想马拉斯塔尔星球的争端上,共和国的下场吧。”

纽特-冈雷闭嘴了,脸上冷汗直流。因为他想起来,在马拉斯塔尔峡湾之战里面,共和国的地方防御舰队被企业联盟组织的联合舰队吊起来打,最后是绝地武士直接出手才扭转的局势。

而这时候格罗丝跟他说这事儿,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你是说……”纽特-冈雷想起,第四集团也是参加了那场战斗的。

“哼!罚款反正我是不交的,防卫舰队也不可能解散,战舰我也照卖不误。共和国能把我怎么样?反正我的战舰从来都没想过走官方渠道,共和国的订单全都被夸特动力船坞和伦迪利星际动力公司,还有科雷利亚工程公司垄断了,我一个走黑市的,还需要看他共和国的脸色?”格罗丝冷哼一声。

“但是……”纽特-冈雷很想说我们贸易联盟跟你们一个新兴企业又不一样,但是转念一想,好像他们的处境还真没啥不同的,于是把下半句话噎了回去。

“还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去找黎明星球的议员弗兰西斯-安德伍德。另外,明天我们集团下属希格拉航空航天集团的启示录级轻巡洋舰正式开始首飞,首飞仪式你想参加么?”格罗丝看起来很轻松,似乎完全没有把共和国的处罚放在眼里,她立刻就把话题转向别处了。

“启示录级?是那种300多米长的轻巡洋舰么?是是是……我一定去,一定去。请帮我们预留50艘启示录级的产能,我明天就来下订单,多谢。”纽特-冈雷还有些懵逼,但还是明白很多事情的,比如说经过这次纳布之战,他也明白了护航战舰的重要性。

而且他也更加明白,在现在这个档口,拥有完整的战舰从设计到建造能力的第四集团,哪怕体量比他们贸易联盟小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但依然是掌握了最核心技术的强大集团!

在面临共和国的处罚和打压的情况下,第四集团居然摇身一变变成了贸易联盟需要抱的大腿了!

“弗兰西斯-安德伍德议员么……”纽特-冈雷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最近议会当中的风向他是知道的,也明白弗兰西斯-安德伍德这个名字背后的含义。

但是,事已至此,他已经无路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