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前路知己(1 / 1)

将军好凶猛 更俗 3991 字 3个月前

即便有一砣肥厚垫住,萧燕菡被徐怀一拳打得差点闭过气去,身子横飞出去,在半空中直觉胸骸欲裂、脂销肉裂,没有办法控制住身形,臀背摔在泥地上也是震得生疼。不待她再作挣扎,周景、韩奇便上前拽住她的臂膀,令她再无法挣扎半分,再拿绳索捆绑起来。

陈子箫及另外两名契丹武士也不再作无谓的挣扎,痛痛快快的将手负于背后,任人拿绳索过来五花大绑住。

陈子萧嘴里还被塞了一团破布,无法大声喊叫,眼睛也被黑巾蒙住,听到有两辆马车停靠在院子里,韩路荣、穆辛二人被塞到一辆马车里,他与萧燕菡随后则被推着钻进另一辆马车里,能感觉到徐怀与那个嘴突外凸、却又说不出有那么一丝熟悉感的中年人随后也坐进他们这辆马车里来。

萧燕菡被捆绑着,还不时挣扎一两下,呜呜大叫,直到被徐怀一脚毫无怜惜的踩住小腹,萧燕菡吃痛才消停。

陈子箫这时候能肯定,徐怀在对他们发动突袭时,已经派人将巷头巷尾封锁住,还隐约听到徐怀留下来人手收尾,将尸体及血迹消除掉。

陈子箫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意识到徐怀早就盯上了他们,甚至早就在左右有周密的部署,他竟然毫无觉察!

当然陈子箫也意识到徐怀并不想叫别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或者说徐怀并不想叫人知道他们是落在他的手里。

他要做什么?他想做什么?

陈子箫这时候不再去做无谓的挣扎,而是耐心听着马车的动静。

暮色将至,华灯未上,街头巷尾却已热闹起来,辨听车水马龙的杂响及街旁交谈、吆喝声,却是在往马步军院方向驶去——马车驶进一座大宅院,车辙始终轧的是泥地,能听到左右有甲片簇动的哗然声,像是潮水在夜色深处涌动。

这里是监军使院役卒的驻地?

徐怀将他们带到这里做什么?

马车最后停到兵营角落里独立的一栋木屋前,陈子箫与萧雨菡被带到木屋里,直到他们跟所坐的椅子捆绑到一起,蒙住眼睛的黑布才被揭去。

马步军院乃是关押审讯违禁乱法将卒的地方,临时隔出一半区域为作监军使院役卒的驻地,但格局未变。

为防止犯禁将卒逃走,外围修筑了两道夯土高墙,在两道高墙之间的夹巷里,修建哨房,供兵卒歇脚、值哨。

陈子箫看不到外面的情形,但很肯定他们就在高墙夹巷的哨房里。

外面的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还没有完全黑,墙壁上插有两支火把照明。

徐怀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陈子箫、萧雨菡的对面,见陈子箫要比想象中镇定许多,还有暇打量四壁,他便先将陈子箫丢一旁,盯住萧雨菡的脸看了一会儿。

俄而,徐怀走上前拿袖管用力将萧燕菡脸上的污垢擦出许多,露出白皙的底色,笑着跟徐武碛说道:

“都说萧林石年轻时是契丹少见的小白脸,我就想一母同胞的郡主没可能是个大黑妹嘛!我们候了这么多天,果真是逮到一条大鱼了!”

萧燕菡美眸瞪看过来,呜呜叫唤着。

“我可以将你们嘴里的布团取出来,但你们要保持安静——你们要是足够冷静,应该想到这里是什么地方,也应该知道你们大声嚷嚷,我可能就不得不将你们交出去。你们不会希望落到天雄军手里吧?”

徐怀伸手刚要将萧燕菡嘴里的布团拔出来,又不放心的转头朝陈子箫问道,

“我是不是将郡主的衣服都扒下来,才能确保她不会嚷嚷大叫吸引更多人过来围观?”

陈子箫努力将嘴里的布团吐出来,说道:“你没有将我们交给王番,更没有将我们交给葛伯奕,必然是有所求,我们不妨开诚布公的说出来……”

“你别表现得这么淡定啊!你不一脸震惊的先问我们怎么会识穿你的身份,郡主岂非更要怀疑,这一切都是你我合谋设下的陷阱?”徐怀笑道。

陈子箫见萧燕菡瞪眼看过来,一副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的样子,苦涩说道:“我自认为处处谨慎,断无露出马脚的可能,但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我甚至到这时才识得你假痴不癫的真面目,再蠢也知道铸锋堂必然隐藏着世人未能窥得的惊天秘密。我即便想问,你们会说吗?”

“有何不能说?我诚心将郡主与韩将军请过来交个朋友,想要做个前路知己,当然要以诚相待,”徐怀随手将萧雨菡嘴里的布团也拔出来,坐回到对面椅子上,跟徐武碛说道,“五叔,韩将军早年流窜到淮源镇来,与你就见过面,你露出真容,看韩将军还认不认得你……”

徐武碛将牙套取出来,揉了揉还有些不适应的颊骨,手举火把坐到侧面,笑着问陈子箫:“陈兄可还认得在下?”

“徐武碛?!”陈子箫看清楚徐武碛的脸,似有一道闪电劈入他的脑海,但就差那么一点,就能将困扰他多时的疑惑破开,瞠目结舌的在徐武碛、徐怀两人脸上打量,半晌都没有一个字吐出来。

“韩将军想到什么了?”徐怀问道。

“桐柏山匪乱后期,你在淮源镇打死徐恒、打伤徐武碛,便此举令郑恢对徐武富再无怀疑,遂拉董其锋与徐武富合谋,却毫无防备的踏入你们所设的陷阱,最终为你们伏杀——真是可怜啊,徐武富、郑恢、董其锋到死都没有想到徐武碛竟然从头到尾都是你们的人。但是,我就想不明白了,小小的玉皇岭,是什么叫徐武碛在徐武富身边如此隐忍,小小徐族之内,是什么叫你们费尽心机玩这一出反间计,最终将郑恢、董其锋他们也一把坑死?你们身上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惊天秘密才会如此吧,啊,”陈子箫陡然想到一种可能,难以置信的盯住徐怀打量,声音都微微颤抖起来,“你不是徐武宣的儿子,你是王孝成的儿子!”

徐怀忍不住打了一个响指,咂嘴说道:“你这么一个人物,契丹竟然将你扔到我们那个穷乡僻壤当一个细作,还一扔几年不管不问,合该被赤扈人打得七零八落,没有还手之力啊!我们现在应该够坦诚了吧,接下来是不是谈谈如何做朋友的事?”

徐怀见萧燕菡脸上挂着冷笑,一副认定他与陈子箫在表演的样子,将手里破布砸她脸上去,骂道:“胸大无脑的蠢货,你今天要能耐住性子不受激,不气急败坏去找陈子箫,我还真找不到将你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你!”萧燕菡长这么大就没有受过气,猛然要站起来扑咬徐怀,但身子被捆绑在椅子上,连同椅子一起摔倒在地。

“骂你蠢,你还不服气是不是?”

徐怀蹲下来,拍打着萧燕菡咬牙切齿的脸蛋,说道,

“陈子箫除了失策没有想到他的身份早被我们窥破外,其他猜得都大体没错,曹师利他人就在岢岚,很可能我今夜就要率队护送朱沆随曹师利前往朔州。调令随时就会下传过来,所以我只能将你们直接带到兵营说话。现在也没有时间跟你们打哑谜了。你们什么意图,我很清楚,不管你们在大越是否另有密间,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曹师雄、曹师利的南附,早已经在你们的预料之中——契丹衰败已不可遏制,上京、中京腹心之地早就处于赤扈人的兵锋威胁之下,即便有汉将心存异念,以萧林牙之能也无可奈何,出兵即便能剿灭朔州曹氏,也只会令西京道更风雨飘摇,破漏百出。而萧林牙在西京道主政多年,对大越庙堂诸公的秉性,特别是对蔡铤这人极为了解,知道蔡铤这些人工于巧计而怯于勇斗,见小利而忘生死,所以你们一定猜想到曹师雄、曹师利一旦南附,蔡铤必然希望将西京道守兵都吸引到应州,以便偏师能从岚州杀出,会同朔州降军奔袭防御空虚的大同城;而你们也一定会在大同摆下空城引诱偏师入彀。大同看似没有什么守兵,但实际还有七八万契丹及诸蕃青壮。契丹衰败,官府早就不得人心,特别是上京都有可能不保,人心都惶惶不安,正常情况下,大同即便有七八万契丹及诸蕃青壮,萧林石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将他们发动起来守城。所以你们才会不惜死间,也要在岢岚先挑起汉蕃激烈的矛盾,以便这些消息传回到大同,激起大同城里七八万契丹及诸蕃青壮的同仇敌忾之心……”

见萧燕菡怒眼朝陈子箫瞪眼,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徐怀气恼的在她脸上又抽了一巴掌,骂道:

“你这蠢货,又想到哪里去了?要是陈子箫出卖了你,你们今日的死间计有可能成功吗?你以为我费尽心机将你们捉过来,真是闲得慌——你这个傻娘们,裤裆里什么货色,都叫我看得一干二净,我需要再演戏去骗你什么?”

“呸,你才是蠢货,”萧燕菡将一口带血的唾沫吐徐怀脸上,咬牙问道,“你既然自诩知晓一切,为什么不将我们交出去换一世荣华富贵?”

“我真的很想将你这蠢娘们交给葛伯奕啊……”徐怀见萧燕菡总算能正常交流了,才将她从地上扶起来,说道。

“你能猜出一切,但葛伯奕不会信你——所以说,你心里很清楚,你即便将我们交出去,也不能阻止该发生的还会发生。”陈子箫却能迅速的想到关键处,说道。

“还是跟你说话省事,”徐怀站起来说道,“我刚才也说了,今夜就可能会有调令,着我护送朱沆随曹师利去朔州;而天雄军诸部也差不多会同一时间赶往朔州,与曹师雄、曹师利会合后奔袭大同——就算葛伯奕能待见我这种小角色,我将你们交出去,你们只要熬住两三天的刑讯,到时候天雄军都已经突袭到大同城下了,还能够改变什么?”

“你既然知道不能改变什么,又不想将我们交出去,你到底想干什么?”萧燕菡瞪眼问道。

“你别老瞪着眼睛,就你眼珠子大,了不起?”

徐怀伸手要去摁住萧燕菡的额头,在她张嘴咬来之前,猛然收回手,说道,

“我从头到尾都说交个朋友,以便大家前路能有知己,你个傻娘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听进去?”

“你想投附我们?那你快将我们放了,我定能保你一世荣华富贵、妻妾成群!”萧燕菡欣喜道,“你父亲为大越皇帝冤杀,我也一定会替你父亲洗清冤情!”

陈子箫手要不是被绑住,一定会拍到自己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