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 回到宇宁(1 / 2)

虽然孟小鱼惹了风寒,但她的脚程并不慢,除了偶尔停下让马休息,基本都在赶路。

次日晚上,他们一行人便来到了中盛城,宇宁王和管愈被伏击的城市。

孟小鱼买了香烛纸钱,半夜三更来到埋葬了那些被定为谋反的宇宁军士的坟墓前,偷偷摸摸做了一番祭奠。这些军士都是因皇权争斗而无辜牺牲的,死后却被无端安上了谋反的罪名,就连祭奠,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进行。

这是个极大的坟墓,据说里面埋了五六百名军士,都是在宇宁王遇难时被杀死的。坟墓上面只有一个很大的土堆,连碑文都没有一块。

孟小鱼想,过不了多久,这个土堆便会沉陷,变为一块平地。很多年后,说不定会有人在这里种树或建房子。随着时光的流逝,谁也不知道这地下还埋着累累白骨,他们又是为何而死。

她找来一块大石头放到坟墓前,拿起褐樟的剑,在石头上刻了首诗——

胜败兵家事不期,

含冤沉雪蚀忠魂;

天地自有正气在,

披肝沥胆护乾坤。

她看着自己一笔一划刻上去的字,跪坐在地上良久,直到天边亮起了鱼肚白。

褐樟看着瘦小病弱的孟小鱼,仍是不放心,坐到她身后,伸手为她运功驱寒。

孟小鱼感觉精神好了不少,便让褐樟停了手,幽幽问道:“褐樟,你觉得公子会被埋在此处吗?”

“小的不知。”

孟小鱼叹道:“我在此处待了如此久,如若他真被埋在此处,为何不让我感知到他?”

褐樟无语凝噎。

孟小鱼看了看紧挨着宇宁军士坟墓的另一个差不多大的坟墓。那里面埋着被宇宁军士杀死的官兵,听说也有五六百人。

这个坟墓唯一的不同点是前面有一块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埋在坟墓里的军士的名字。

孟小鱼举着火把照了照石碑上的名字:阿林,阿七,巴子,二麻子,赵五,张卫,阿七,王阿三,六愣子,阿莫……仅十个名字里她就看到了两个“阿七”。

她不禁泛起一抹嘲弄的苦笑,将剩下的香火纸钱全部烧在了这个坟墓前。

宇宁军士也好,朝廷官兵也罢,他们都是尚赫人,生前各为其主,死后但愿他们在阎王殿内相逢一笑泯恩仇,来生投生在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

当第一抹晨曦照射大地之时,孟小鱼跳上马,勒紧缰绳,带着护卫们朝着宇宁方向疾驰而去。

他们就这样骑着马,日行夜宿,朝着宇宁郡疾驰。

晚上住进客栈后,褐樟会吩咐护卫们给孟小鱼煎药,自己再为她运功驱寒。孟小鱼每晚只让他运功约莫一盏茶工夫,然后自己跟着他学习内力调息法,开始自己为自己驱寒。

几日下来,她的风寒之症日渐好转,人也精神了不少。

孟小鱼并不知道,褐樟是管愈手下武功最高、内力最强的护卫。他卯足劲源源不断地给她运功驱寒,一盏茶工夫所消耗的内力得静心调息两日才能补充回来。可如今他们每日急着赶路,褐樟每日也就能找些零碎时间调息一下,故而内力消耗是非常大的。

又过了几日,孟小鱼的风寒竟奇迹般地好了,她也不知道是被陆掌故给的药治好的,还是褐樟运功加上她自己的内力调息起了作用。不过她还是会容易疲乏,每日赶完一天路她便筋疲力尽,总要褐樟先给她运功,她才有力气自己调息内力。

中盛城过后,他们又一路奔波了二十日,沿途还换了几次马,终于回到了宇宁。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一行人便趁夜直接去查看宇宁王府。

一弯孤月悬在被烧得焦黑的枯树后,清冷的月光洒在一堆堆被大火肆虐过的断壁残垣上,昔日高贵祥和的王府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满目苍夷。

南方的春天来得特别早,即使是半夜也没有一丝寒意,可孟小鱼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感觉到阵阵寒意从心底升腾而起,逐渐传遍四肢百骸,冷得她有些发抖。

她和护卫们都曾在这个王府里住过,这里曾经留有他们许许多多的回忆。而今,他们一个个在苍凉如水的月光下看着这一切,无不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