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击杀血魔(1 / 1)

第216章击杀血魔

看着面前不断求饶的血魔,苏城完全没有一点动摇,对方这样的行为,和鳄鱼的眼泪没什么区别。

他不相信人会轻易的改变,所以这么久以来,对待自己的敌人,更多的是毫不留情或者是用绝对的手段镇压,绝对不会给对方任何可能反抗的机会,眼前的血魔,老实说,刚刚苏醒,就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

如果在给他一些时间成长的话,苏城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解决对方,他目前为止,也没有什么手段可以克制住这种强大的生物,所以现在,在看到对方求饶之后,苏城依旧是毫不留情的几团吐息,朝着对方攻击过去。

看到这几道吐息之后,血魔连忙后撤,惊险无比的躲开了苏城的攻击,同时,他也明白了,不管自己怎么求饶,苏城都是不可能放过他的,因为,他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身后没有退路,在继续深入死亡峡谷的话,他也会非常的危险,现在只能是拼死一搏了。

想着,他的身体突然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看到方的样子,苏城接下来的攻击直接魂力拉满,最大程度的强化了自己的攻击,争取在对方要做什么之前,尽量的消耗对方的实力。

“轰!”

苏城的攻击重重的落在了血魔的身上,“滋滋”的蒸发声不断的从血魔的身上传来。

随后,血魔的身体突然爆开,分散成无数细小的血珠,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始逃命。苏城也是第一世间反应拉满,不断的朝着周围的血珠发动攻击,他的吐息,落在这些血珠的身上,瞬间就能将这些血珠给蒸发,不过几百年如此,对方爆开之后,散发出去的血珠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怕是有上完颗。

他一个没注意,还是漏掉了一些。

这是血魔的保命绝技,血魔解体大法,在用过这一招之后,他的身体会分散成无数的血珠,这些血珠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始逃命,只要有一个活下来了,那么他就可以重生。

不过这招看起来是无敌的保命绝技,但是实际上,也有非常巨大的缺陷,那就是每一个小血珠,在活下来之后,都只有魂师的实力,并且每一个都只保留了一点点记忆,想要重回巅峰的话,只有从头开始才行,除非是两个血珠偶然遇到了一起,他们就会互相融合,记忆重叠在一起,回忆起一些事情。

苏城刚刚才不过放跑十来个左右,实际上无伤大雅,就算是他们全部聚集到了一起,也想不起什么,实力也就那样而已。

而在解决对方之后,苏城发现,在原来血魔待的地方,有一个鲜红色的珠子,魂兽被击杀了都能掉落魂骨,这颗珠子,应该就是那个家伙被击杀之后掉落的物品。

走过去,弯腰将这颗珠子给捡了起来,在入手的瞬间,这颗珠子除了有些凉之外,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变。

是要注入什么魂力吗?

想着,苏城犹豫了一下,还是暂时的将这颗血珠给放到了自己的魂导器里面,现在时间还是比较紧迫的,没什么时候来研究这血珠,等以后有时间了,再来看这东西吧。

收好之后,他来到了之前的那个湖泊,现在,这面湖泊已经完全干涸了,苏城朝着底下看去,底下是无尽的深渊,苏城有种感觉,这深渊之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才对,苏城很想下去一探究竟,但是就算是以他的眼睛,竟然都看不出来这深渊之下,有什么东西。

但是下一秒,苏城还是选择跳了下去,既然这里连他都看不出来有什么,那就证明这里恐怕不是凡人可以用出来的手段。

他的眼睛,可以看穿这世间的一切虚幻,同时,也拥有极致的视力,理论上来说,只要中间没有任何遮挡物,他可以直接看到底,但是看不到底,那就是被幻术挡住了,而他的眼睛,又可以看穿一切世间的幻觉。

以上这些,都能够证明这里并不是人能够做出来的手脚,所以,这里真的很有可能是杀神留下来的墓地,想到这里,苏城有些兴奋,如果第一次就找到了,那自己的这个运气,还是比较好的。

伴随着跳进深渊,苏城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身体在高速下坠,不过这都是很正常的。

只是越下面,苏城就越能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吸力正在拉扯着自己,这股吸力并不是从下方传来的,而是从正前方传来的,他现在,一边下坠,一边朝着斜前方前进,这样继续下去,也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会是哪儿。只是他周围越来越黑,黑到苏城的眼睛,都看不到任何东西。

渐渐的,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苏城的眼睛里面,突然出现了一抹红光,随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等再次醒来之时,出现在面前的,是无尽的血红色,定睛一看,这不就是第一次在见到杀神之后的那个地方吗?唯一不同的是,现在杀神并不在眼前。

发现自己似乎是找对了地方,苏城朝着身后看了一眼,他的身后,有一扇紧闭着的大门,现在看来,这大门,就是他进来的地方了。

记住这个位置之后,他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

周围的环境和当初看的一模一样,完全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抵达这里之后,杀神第一考还没有完成,现在看来,还要在这个世界游历一番,才能够找到杀神的墓地。

因为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他现在第一次也只能够漫无目的的前进了。

走了不知道多久,苏城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这个世界,仿佛没有白天和黑夜一般,永远,就是这样一片血红,没有任何生物,有的,只是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以及空气中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一棵草都找不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