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难掩爱意(1 / 2)

第210章难掩爱意

等夏肆再从浴室出来时,身上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她拢着交领系带的衣服,湿漉漉的头发贴在额头,黑与白的极致对比,使得她多了清冷感。

她淡淡的站在浴室旁,掀着眼帘看着顾九行。

顾九行神情很是痛苦,走到夏肆的身边,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身侧,想动手抱她,又极为害怕担忧似的收了回去。

他眉眼处透着一股难过,目光里全是夏肆,干哑的声音不负方才的清冽,带着浓烈祈求的意味,“夏肆,你抱抱我。”

夏肆没有动静,双手拢在胸口,就那么冷冷淡淡的看他,顾九行的心都快碎了,他又往前走了一步,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无助与委屈,“夏肆……你抱抱我啊。”

以往若是听到顾九行这般说话,夏肆早早便把他抱住按在怀中狠亲上去,但现在,夏肆却半点动作都没有。

顾九行心中那股恐慌感便更甚了,他很是不安,便飞速的抱住了她,慌乱的抓住她的手往自己腰间放,另一只手又把她往怀里按,仿佛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受到她真真切切的在自己身边。

可这一次,顾九行却感觉自己抱着的不是夏肆,而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她没有回抱自己,也没有任何要说话的意思。

顾九行快被她的冷酷折磨疯了,低头寻着她的唇便要亲上去,想得到她的回应,哪怕只有一个字也好。

而夏肆,却在这个时候按住了他,把他按在了床上。

顾九行飞快的要解开她系着的上衣绳子,却又被她给抓住了手。

“夏肆……”顾九行低声哀求般的喊她。

夏肆看着他乱动的手,最后也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根领带,把他两只手给全部绑在了身后,又顺便,把他给翻了一个身。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夏肆在他极力忍耐的时候,停了下来,不紧不慢的问,“为什么不信我?”

“我对你那么好。”夏肆捏着他的脸,眉头紧紧的锁着,好像是在想一个万分想不通的世界难题,“可你为什么就看不到呢?”

顾九行满头都是汗,被折磨得身上多了几分脆弱凋零之感,他通红着脸摇头。

“真不说?”夏肆按住了他的唇,狠狠地一用力,顾九行疼得眉头皱起。

“这岛上只有你我,你还怕什么呢?”夏肆又很是怜惜的揉了揉被她按狠的地方。

顾九行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恨不得把她揉入骨血,可她的手还被控制着,完全动不了。

夏肆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要是不想说,那这几天只能委屈你这么待着了。”

“夏肆……不要。”顾九行摇了摇头。

“你不说,我怎么能放你走呢?”夏肆略有些无辜的看着他,那眼底透着的些微病态,不比顾九行的偏执可怕。

“废了那么大的劲儿把我弄到这,我不得陪你好好玩?”夏肆俯身,在他耳边细语,话落后,又低头亲了亲他的耳朵,舌尖在上面轻触而过,带起一股电流,直流向他的心田。

顾九行扭头看向她,只瞧见她眼底流露出的情绪。

他浑身一麻,整个人都软了下去。

夏肆要比顾九行更狠一点,她把顾九行绑在那之后,便在整栋房子里转了一圈,最后只在这房子里发现了一个还没有用过的卫星手机。

这卫星手机只能打电话,小岛上恐怕连个网都没有。

夏肆早就料到了,顾九行只想和她在一起,他对网络没有依赖,所以就算不用网也无所谓。

累了将近三四个小时,夏肆饿,顾九行也很饿,而房子里的两只猫也很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