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 / 2)

上教堂前,烟翠悉心地打理服装及发型。她穿了件路克没见过的粉红套装,窄幅褶裙搭配着她的浑圆躯体;秀发经过仔细梳整后,显得亮丽有弹性。

她希望能就此留给路克难忘的印象。她决定遵照保禄的劝告,同玛各周旋到底。不仅如此,她还要让路克深深爱上她,甚至排除万难与她携手共度人生。

她哼着不知名的曲调踏进浴室,并熟练地上妆。喷上香水后,再戴上一串珍珠项练,这是保禄送她的圣诞礼物。项练的颜色与服装及唇膏的颜色相得益彰。

她终于满意自己的外表,觉得兴奋激动,六点三十分时出门前往教堂。路克知道她在礼拜天早晨会比其他人早到教堂,她希望他会在那里等候她。但不见他的BMW停在车场时,一股沮丧感顿时充塞心房,她强自安慰说时候尚早。

"烟翠!"九点刚过,多莉一进办公室,见到站在档案柜前的烟翠即惊呼。"哇!你是怎么啦!打扮得这么漂亮、动人!"

烟翠大笑着拥抱她:"多亏你这么说,否则我就得回家,从头再来一遍了。"

多莉审视她。"我想你在审判时就爱上了他。"

烟翠微笑着,眼神满是喜悦:"我也这么想。"

短暂沉默后,多莉缓缓说:"几天前的晚上找你后,我还害怕你今天不会来了,真是如此我也不怪你。"

烟翠深吸一口气说。"几天前是这样没错,但是今天的世界完全不同了。"

"是因为何路克的关系吗?"

"对。还有保禄说玛各是个病态的女人,没人会把她的话当真。"

多莉点头:"我赞同他的话。"

开着的门上响起敲击声,两人回头望。"牧师在吗?"自治会主席聂和站在门口,深为烟翠的外貌改变而倾倒。显然外貌改变造成预期之外的震撼效果,他清清喉咙几次。"教区自治会在今天的主日礼拜后召开。"

主日礼拜完毕后,烟翠准时赴会。她先紧张地深呼吸,再踏进礼堂后的大会议室。她尽量保持稳健步伐及坚定意志。

没多久她就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寻常。她扫视了现场的十多位成员,赫然发现路克在座。

经过一周的离别,乍见那张英俊脸孔,她欣喜地回应他的凝望,无视其他人的存在。他穿了一套灰色的正式礼服。烟翠只要看着他,就觉全身发热。

聂和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她就近找了张椅子坐下,正好在路克对面。小可安慰的是:从她坐的位置看不到史玛各含恨的脸孔。

"梅牧师到了,会议开始。"聂和似乎深感为难,因为他不时地清喉咙。烟翠体谅他的处境。他不是生性强悍的人,才一接任主席就碰到这种棘手的事,也真苦了他。

"教会总部前几天打电话给我,说我们的会员写信给他们,说是发生了……问题。他们把信转给我。根据自治会条例规定:教区民众于自身事务有承担之义务,包括募款及社会服务。所以我召开会议,目的是让人表达不满的情绪──"他接着就匆匆结尾。"我相信沟通之后,双方都能满意。"

保禄对烟翠使眼色。她觉得窝心,还得低下头以免露出笑容。情势正如保禄预料的,并没有如何地糟糕,纯粹是史玛各小题大作。

"我接到由史玛各提案及几位会员连署的请愿案,锺太太也是连署人之一。他们反对有前科纪录的何路克担任排球队教练,他们不同意让年轻人和犯过罪的人混在一起。他们觉得他不是青少年的好榜样,要求革除他的职务。"

聂和停止说话,直望着玛各:"我说得完整吗?"

这时保禄满脸微笑地站起来。"玛各,你难道忘了,这个会议是公开进行,欢迎大家参加的。我了解请愿书的内容后,就请了何先生出席。我们从未采用过密谋策略。你对一个人提出了严厉指控,这个人就有十足的权利知道他的立足点。"

烟翠巴不得能搂住保禄脖子亲吻他。

"这件事的情况复杂,跟以往的案例完全不一样。"玛各大声说,"我们谈的是一个盗用二百万美元的自私自利的人,他不是我们愿意交往的人。"

烟翠再也无法保持沉默,她举手请求发言,获得聂和许可后站起来。她可以看见路克的警戒神色,知道他不希望她扯上这件事。但他无私的维护之情更增强她仗义执言的决心。

"何先生在开庭审理前就变卖财产,偿还了他吞没的款项,所以他才不必服满五年刑期就出狱,这可是有案可查的事。"

她暂停喘口气:"不用我提醒,各位也明白这儿不是法庭。何先生已经接受过审判并且坐完牢。我猜各位也知道,我就是何先生案子的陪审员之一。"

大家点头。

"宣判前,法庭问他可有话想说。"她望着路克,他如看着陌生人似地看她。"何先生语调平静地说他是冤枉的,总有一天他会为自己洗刷罪名。"

在场会员响起一片惊叹声,她却只在意路克的反应。

"去年九月,我代替保禄到红崖监狱布道,就知道那里真是人间地狱。何先生可以告诉你们详细情形。不论别人当他是清白或有罪,他也已经付出了惨痛代价。"

"现在我问各位,我们都是凡人,怎么有权利再度将他定罪呢?就算要定罪,那罪名是什么?要我列举罪名吗?好!首先,他不该出狱不到一个礼拜,就到我们教区来寻求担任义工的机会。第二,他不该整顿排球队,使我们有夺魁希望。"

"他唯一缺席的时候,是因为工作上有事耽搁,那次他驾机紧急迫降还差点丧命,然后在森林中走了二十公里路去求救。"

大家都惊骇莫名并深表同情。

她环视四周:"他不该跟一直都需要坚强援手的凯西作朋友。我想想看还有什么……他不该捐献家具给需要的教友,他更不应该自掏腰包,带孩子们去经历了本教区有史以来最刺激的户外活动。有多少人能像他这样在六个月以来,下班后的大部份时间都投注在教区活动上?"

现场一时议论纷纷,烟翠必须提高音量。"我以助理牧师的身份提议,由大家表决何先生的去留问题。我还要提醒大家,这件请愿案有侮蔑当事人的嫌疑。宪法保障何先生有权控告对方诽谤。"

烟翠坐下,竟觉筋疲力竭。史玛各夺门而出,烟翠先是目瞪口呆,继而怜悯起史玛各来了。她发现锺太太并未跟着退席。

"还……还有没有哪位要发言?"聂和结结巴巴地,显然是被烟翠的话深深感动。没有人表示要发言。"赞成由何先生继续担任排球队教练的人,请举手。"

表决结果令烟翠欢喜得竟至硬咽。

"反对的请举手。"

"老天,你得了吧!聂和。"锺太太怨怪他。烟翠见了觉得滑稽,忍不住笑起来。就在这时,所有出席者──包括锺太太在内──都站起来与路克握手并拍他肩膀,表达对他的支持。自路克的反应来研判,他被大家浓烈的友谊深深感动。

保禄走到她身边,紧握住她的手。"烟翠啊,烟翠,你今天表现太出色了。我高兴得这把老骨头都快散了。"

她立刻皱起眉头。"你身体还好吧?保禄。"

他大笑着摇头。"好得不得了。你如果不当牧师,准是块律师的好材料。"

"你如果不当我的带头牧师,准是块心理医生的好材料。"

他眼睛湿润,拍拍她手:"我们是对好拍档,对吗?"

"是最佳拍档!"她语音发颤,"保禄,我担心玛各。"

"你正说出了我想说的话,我今天会到她家去找她谈一谈。"

"我也想这么做,但知道她不会欢迎我的。这几天之内我会写封信给她,明知她可能会把信撕掉,我还是要试试看。但愿玛各没事。还有,保禄……再一次衷心谢谢你。"

保禄离开后,她本想找路克说话,但他正跟别人交谈。一时不知如何打发时间,她准备先溜出办公室拿外套和皮包。

才刚跨出会议室一步,有人就自背后抓住她的手臂。她的心狂跳不已。

"别急着走呀!"路克低声说,"我看你得把今晚的团聚取消,我要你陪我。"

他说出了她巴不得听到的话。她抬起羞红的面庞端详他的脸孔,看看分别一周后他可有改变。他当然察觉出她情绪激昂,没有什么事瞒得过他的。"早上做礼拜时我就宣布团聚延到下礼拜,所以我和以一直陪着你。我要去拿皮包。"

由于并未料想她会顺从,所以路克使劲抓住她手臂。等到发现她毫不抵抗,他才松手陪她走回办公室。

他放开手让她拉出底层抽屉,取出皮包。之后她站直身体,注视他面孔。自进了办公室后,两人都不说话,她突然警觉到这股沉默来得不寻常。

基于没来由的冲动,她先表白:"真高兴能再见到你,阿路。"

他说了些她不甚明白的话,还伸手拨弄自己头发。气氛紧崩得令人难受。"可以走了吗?"他递给她外套,口气生硬地问。

"可以啦!"她回答的声音近乎耳语。

"走吧!"他说话的音量几乎有气无力。

跟他走向她汽车时,冷风吹乱她的头发。她忘了路克的汽车座椅较低,坐妥后,窄裙缩至膝盖以上,她害羞得满脸通红。他目不转睛盯着她的修长双腿,发觉她正努力拉扯裙摆以遮住膝盖,才帮她关上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