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 / 2)

烟翠正忙着把路克买回来的东西放进冰箱和壁橱时,他又走进厨房,将毛巾抛在料理台上。她偷空瞄他一眼,见他的眼神相当怪异。他的怒气似乎已消,但脸上的表情比埃及象形文字还难解。

"我错怪你了,烟翠。"他温柔地说,"老查的确是有极为重要的事要告诉我,恐怕我们得改天再一起吃晚饭了。我送你回教堂去取你的车。"

他也不多作解释,只是静候她穿鞋,然后带她出了后门再上车。路上两人都不开口。烟翠觉得他变得遥远而不可亲近。等她进了自己车子,开上回家的路,而他则尾随在后。

基于私人的理由,路克不愿介绍她与老查认识。回顾她与路克的交往历程,发现他依然将她排除在自己的生活圈之外。而且他从未说过他爱她,如果她还相信自己有可能成为他的妻子,可真是在欺骗自己。

一抵达公寓,他们下了车一起走向前门。烟翠预先掏出大门钥匙要开门。长久的沉默令她痛苦,只想尽早离开他,而且别再见面……

"晚安!"她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然后小跑步奔向房内,幸亏她住的是一楼。令她惊讶的是,路克却抢在前头,出其不意地搂着她的腰,将她抱在半空中得以俯视他。他的臂力大得惊人。

烟翠慌张得扶住路克坚实臂膀以保持平衡。"阿路!你在干什么?放我下来,老查在等你……"

"老查说他误认为你是爱玲,真的吗?"烟翠觉得面颊发烫。"说啊!"他轻晃她的身躯,使她的一双鞋子落地。

"是不是这样无关紧要,拜托你放开我。"

他的表情神秘莫测:"除非你告诉我,否则不放你下来。"

"好嘛,没错,他提到她的名字。"

"所以你就跟一般人一样,顺理成章地推出错误的结论。现在你可以趁机问我有关爱玲的事了。"

"我可没兴趣问你这种事。"

"没兴趣才怪呢!"

"阿路!"她恼火地再度斥责。"放我下来。"

"休想!"

她心跳急促如惊弓之鸟。"我猜她是你入狱前认识的。"

他眼光狡黠:"没错。你还想知道有关她的什么事?"

烟翠试图挣脱他的臂弯,但徒劳无功:"听老查说话的口气,我想你和她非常亲密。"

"那你就想错了。"他抗议。"她就是我说的那位发生空难朋友的遗属,宣判的那一天她还到过法庭。自我出狱后,她就一直打电话找我,想见我。因为她对我很有意思,老查就以为我一定会占她便宜,他可大错特错。你相信我的话吗?"

"只有你和上帝才晓得!"她虽嘴硬,但态度已开始软化。

"你的用意是想向我表示:原本依赖我的女人,会因嫉妒而蒙蔽了对我的信任吗?"

"嫉妒?"

"如果我说对了……"

"我可没承认!"

"我无所谓,我可以整晚这样抱着你,欣赏你的美貌。"

烟翠立刻弃械投降:"好嘛,你要我承认什么?"

"照实说就可以啦。"

"如果你知道我跟你来往的同时,还另外有别的男人,你会作何感想?"

"你有吗?"

"阿路!"

"你看,你也希望我能信任你啊!"

"你当然很容易就能信任我,因为你知道我在哪里、在做什么、跟谁在一起,每一分每一刻,不论日夜的活动你都了如指掌。而我对你却近乎一无所知。"

"你是在暗示想进一步了解我吗?"

"如果我早些知道爱玲的事,现在就不会是在半空中了。"

"我明明记得跟你提过她了嘛!"

"可是你没说她叫爱玲,谁晓得她是你的第几号情人?"

"你当我是什么大众情人!一大票女人在我家进进出出吗?你也太会吃醋了!"

"用不着你损我,我的缺点自己清楚得很。"

他放下她,一手仍紧搂着她,使她靠在自己胸前,一手则拨开她脸上的乱发。他凑在她嘴前低声说:"我得走了,老查很没耐性的。如果我顺应你的恳求而吻你,恐怕今晚就别想回家了。"

"我恳求你?"烟翠反驳。他放开她后,她倒的确是依依不舍。

他在她额上轻轻一吻:"牧师,我跟你一样想多相处,好弥补一个礼拜的分离。但没办法,只有等到明天练球时了。"

次日下午,烟翠总算想起来老查就是路克的辩护律师──芮律师。路克一自纽约返回,他就以电话联络,可见这其间有重大关联。

烟翠忙完后回到办公室换下圣施,之后见麦德面带忧威地在门外等她。她把他请进门后笑了门。

"喂,怎么啦?干嘛沉着一张脸,还有两天球赛就要开始,我以为你会很高兴。"

"是凯西啦!他下午没来练球。阿路到他家去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才几分钟前我碰到凯西的隔壁邻居,他说他爸今天早上回来了。"

烟翠关心地看着麦德。"他有一年多没来看凯西了,我想凯西见到他会很开心的。"

"是啊!"麦德用拳击自己手掌。"问题是他每次回来才停留一天就走,让凯西自己去难过。他现在来搅和,凯西可没心情参加球赛了。"

烟翠私下同意他的说法。凯西和瑞吉是队中实力最强的两位球员,她无法想象少了他,球队如何支撑下去。但家人团聚也是相当重要的事,没人能就此事责怪凯西。

据她了解,凯西的父亲与母亲离婚后,就搬到华盛顿州。凯西尽量表现出不受父亲远离的影响。对于不负责任的父亲,他装作无所谓的样子。但烟翠深深体会到,他内心其实很渴望与父亲团聚。

"幸好阿路过去了。如果凯西有什么不爽,阿路正好是安慰他的最佳人选。"烟翠说。

麦德贼兮兮地盯着她:"你爱上他了,对吧?"

她对麦德撒不了谎:"对,而且很爱他。"

"你要嫁给他吗?"

"麦德!"

他耸肩:"我说错了吗?大家都打赌你们在年底前会结婚。"

烟翠低下头:"事情没像外人想象的那么简单。首先,男方尚未开口求婚。再者,阿路不是教友。"

他仰起头:"牧师非嫁教友不可吗?"

"对。但最困难的还是婚姻生活。两个完全不同思想背景的人要朝夕相处,不是容易的事。我是全力奉献给教区的牧师,要娶我的人得忍受这一点。"

"阿路应该办得到啦!"他露齿微笑。

她回他一个略有忧虑的笑容:"那是因为他刚从监狱出来,生活还没安定,需要先找个地方落脚,东山再起,他现在就是这样。"她满脑子浮现他与老查会面的影像。

"你认为再过几天他就会搬走吗?"他的语气中透露出紧张不安。

烟翠缓缓点头,再也无法欺骗自己:"我确定。"

"到时你怎么办?"麦德问。烟翠茫然不知如何回答。